新聞快訊 經濟解讀

【轉】美國首位女財長面臨的挑戰

发布日期:2021-03-08 21:41
      2021年1月26日,珍妮特·耶倫宣誓就任美國財政部長,她是該部231年曆史上的首位女財長,同時成為美國首位擔任過聯邦儲備銀行主席、財政部長、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三大要職的人。    
      2020年12月1日,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公佈執政後的經濟團隊名單,美聯儲前主席耶倫被提名為財政部長。

從人妻到“鴿派”貨幣政策主腦
      2014年1月31日,百年美聯儲歷史性地迎來首位女掌門,耶倫接替伯南克成為該行第15位主席。在耶倫出任美聯儲主席之前,其在美國金融圈內已受到廣泛認可,但國際社會對她瞭解並不多,她的丈夫喬治·阿克洛夫(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更有名氣。阿克洛夫對市場的“不對稱資訊研究”在經濟學史上具有里程碑式意義。他創造的“檸檬市場”(the lemons market,“檸檬”在美國俚語中意指“次品”)研究模型顯示,當產品賣方對產品品質比買方擁有更多資訊時,低質產品會將高質商品從市場上驅逐出去,從而使得市場上的平均產品品質持續下降。另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希勒的名著《動物精神》一書闡述了人類心理是如何推動經濟發展並對全球資本主義產生影響的,合著者便是阿克洛夫。該書在解釋“複利”概念時,就以“本書作者之一的妻子”為例,講述她是如何通過積攢和理財獲得不錯收益的,這位“妻子”便是耶倫。如今,人們提到阿克洛夫的時候,通常都要加一句——“他是耶倫的丈夫”。
      耶倫與美聯儲素來有緣。耶倫首次加入美聯儲是在1977年,擔任經濟專家。1994年,48歲的耶倫成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委員。在接下來的20年時間裏,她在與政策相關的職業道路上越走越矯健。不過,在那段歲月裏,耶倫的專業性和身上的“鴿派”標籤經常在白宮政客面前碰釘子,常有高層官員“忘記”邀請她參加重要決策會議。耶倫成為美聯儲主席也幾經波折,其最大對手是著名經濟學家勞倫斯·薩默斯,後者出眾的才氣和獨斷專行、不因循守舊的作風令時任總統奧巴馬既愛又恨。最終,奧巴馬選擇了耶倫擔任美聯儲主席,但她在國會參議院提名表決中僅獲得了56張贊成票(另有26票反對),是該院相關提名表決史上最不順利的一次,不少共和黨議員批評其回購美國國債的計畫會引發資產泡沫風險並催生通脹。

面臨艱難抉擇的美國財政部
      世易時移,耶倫來到了財政部。耶倫在美國貨幣政策機構任職多年,長期以來毫不掩飾對美國財政政策的不滿。耶倫出任美聯儲主席時曾表示,美國經濟受到了財政政策的“拖累”。在耶倫領導下,美聯儲一直在竭力幫助白宮抵消稅收和支出政策對經濟的影響,以及政策不確定性對消費者和企業信心的打擊。
      早在格林斯潘(1987至2006年任美聯儲主席,任期跨越六屆美國總統)時代,耶倫就以“堅貞不屈”支持貨幣寬鬆政策而著稱。1996年6月,資歷尚淺的耶倫直接找到格林斯潘,明確反對他把降低通脹率、實現物價穩定當作美聯儲首要政策目標,強調保持一定的通脹率“對經濟更好”。隨後,耶倫發表論文闡述適度通脹可以壓低衰退的頻率和力度,她的這一理論奠定了如今美聯儲把核心通脹率設在2%的基礎。2010年2月,耶倫在被提名出任聯儲副主席之前,曾對媒體直言不諱地說:“只要能提高就業率,即使把利率降到負,我也會投贊成票。”
      耶倫堅定支持伯南克(2006至2014年任美聯儲主席)把利率降至創紀錄低位並推出量化寬鬆措施的政策,這一政策幫助美國擺脫了2008年金融和經濟危機的影響。耶倫掌管美聯儲後,該行只進行過一次加息,被市場認為過於“鴿派”。2020年初,受新冠疫情影響,一場新的經濟危機又在美國醞釀,股市發生巨大震盪,在3月連續四次發生熔斷,美聯儲和財政部再次“重拳出擊”,通過連續降息刺激股市回穩。耶倫多次發表講話,對疫情期間推行貨幣寬鬆政策表示認同,呼籲財政政策配合。拜登提名耶倫出任財長之後,她在參議院審批聽證會上應詢表示:“不論是當選總統還是我本人,在提出新的救助方案時,都不是沒有考慮到國家的債務負擔。但在當前時點,在利率處於歷史低位之際,我們能做的最明智之事就是採取大動作。”
      在近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裏,耶倫都在發出警告:華爾街正在將危險數量的債務堆砌在較高風險美國企業的資產負債表上。她一次又一次地亮明此觀點,在2018年卸任美聯儲主席後還在不同場合的演講和訪談中加以重申。然而正統的平衡預算觀念已被美國新政府放棄,當耶倫坐到財長位置上時,就會繼續推行財政發力的刺激政策。這時,當過克林頓政府財長卻沒能在奧巴馬時期成為美聯儲主席的薩默斯利用《華盛頓郵報》發聲了:“如果宏觀經濟刺激的規模接近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水準,而不是正常的衰退水準,就有可能引發我們這一代人從未見過的通脹壓力。”對此,耶倫在2021年2月7日接受CNN採訪時稱,儘管通脹是需要考慮的風險,但拜登政府的擔憂並不大,即便這種“危險”成為現實,美國也有對付風險的“工具”。
      但事實還是令人擔憂。最近,美國10年期損益平衡通脹率一度升至2.21%,比2018年創下的2.2078%高點還要高,達到2014年以來最高水準。從美國國債市場的反應明顯可以看出,對通脹的預期正在升溫。而且,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為應對疫情實施的財政“大放水”讓美國的失業人口從救濟和股市中“賺了很多錢”。在2020年這個特殊年份,以美國為主導,全球股市市值逆勢上揚,上演了一出“創造價值能力降低、財富卻大幅增長”的荒誕戲。
      據估算,2021財年前三個月,美國財政赤字將繼續增加,疊加2020財年的巨額赤字包袱(3.13萬億美元),與此同時規模約2.8萬億美元的槓桿貸款和垃圾債券市場火爆發展,大量公司正利用寬鬆的融資和監管環境在本已沉重的負債表上增添更多債務,美國的財政狀況會進一步惡化。為了長期鎖定低利率和財政融資,美財政部只能加大國債推廣。該部多年來一直在考慮發行超長期債券,但由於華爾街的抗拒一直沒有推出。在參院為耶倫的財長任命舉辦的聽證會上,有議員問她對發行包括50年期國債在內的更長期債券持何態度,耶倫回答:“通過發行長期債券來為債務融資是有好處的,我非常樂於關注,並研究這種期限的債券對於市場的影響。”

“演化了50年的危機”
      1月26日就任財長當天,耶倫致信財政部8萬多名公務員說:“大家都擔心經歷K型復蘇,其實早在疫情之前,我們就已生活在K型經濟之中了——富有的人越來越富,弱勢人群則越來越被忽視。”在這封信裏,她還說,美國面臨一場“已經演化了50年的經濟危機”。所謂“K型經濟”,指的是財富分化和社會割裂加劇,一部分人“上樓梯”,另一部分人“下樓梯”,如同一個大寫的“K”字。
      耶倫出生於紐約一個工薪階層家庭,求學期間師從後來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詹姆斯·托賓,後長期研究失業問題,重視在美創造就業崗位,傾向於維持低利率以緩解就業問題,在財長任上也會把發揮財政政策作用解決就業問題當作目標。然而,當今世界勞動生產率和潛在增長率的下滑讓人手足無措,資本收益高於勞動收益的現象會不斷加劇,一個新的“檸檬市場”正在美國形成,並非耶倫的理論和願景所能解決。
      
      (本文轉自世界知識公眾號,作者系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一帶一路”研究院研究員萬喆)
浏览次数:2181
文章来源:
作者:吴尔珊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