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老当舖的前世今生——德成按

發佈日期:2020-10-19 10:30
瀏覽次數:1901
分享到:


典當業是人類最古老的行業之一,其堪稱為現代金融業的鼻祖,更是今日抵押銀行的前身。根據史料記載,澳門的當舖早在清朝就已出現,當時佔領澳門的葡萄牙人,把澳門發展成為東南亞的中轉港。大量華人湧入澳門謀生,隨之把內地的典當業,帶進了古澳城。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是典當行業在澳門迅速發展的時期,由於抗日戰爭爆發,香港和內地許多民眾為了躲避戰火來到澳門。短時間內造成這座彈丸小城物資供應短缺,百物騰貴,不少人只能到當舖抵押物件以解燃眉之急。澳門典當業,就在這種混沌的環境中,迎來了黃金時代,甚至一度出現「當舖多過米舖」的盛況!

澳門典當業在全盛時期可以分為「當、按、押」三種,其中以「當」的經營資金及規模最大,「按」則次之,「押」的資金最小。而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後,澳門博彩業興盛,押價高、週期短的「押」店雖然利息高,但最受賭客青睞。而仍以貧苦大眾為主要客源的「按」店生意逐漸息微,直到1993年經營約80年的「德成按」結業,澳門典當業「按」的時代宣告結束。

作為最後一間以「按」經營的當舖,「德成按」見證了澳門舊時代的風雲變遷,也是澳門典當時代的縮影!



{ 無規矩不成行 }

開設於民國六年(1917年)的「德成按」為澳門富商高可寧所擁有,曾經是澳門最大的當舖。整個德成按由4棟建築物組合而成,分別是「當樓、貨樓、銀號、商舖」。它以富衡銀號為中心,三層高的當樓則建在街角,後面為高達22米形狀似碉樓的七層貨樓。貨樓的墻壁由花崗岩、鋼板和青磚砌成,堅若金湯。在沒有精密科技監控的舊時代,當舖只能靠兩名看更不眠不休地徹夜看守。貨樓和當舖之間更有著一條長長的窄道,又名「冷巷」,能起到防火的作用。所以在當時不只是窮人會來「德成按」應付一時之需,有錢人家的貴重物品也會放到這裡保管,當舖則根據物品價值收取適當保存費用,具備現代銀行保險箱的職能!而商舖最大的效用就是出售斷當的貨物,因為按照當時的規矩,貨物不能在當舖裡直接出售。

俗話說無規矩不成行,江湖行走的典當行,要想在賭場門口撈錢,除上述對每個建築具備著各自職能有所講究之外,還有不少約定俗成的規矩。



意頭

大家都知道廣府人最鍾意講「意頭」,特別在銀號、賭場這種場所,名字不怕俗,就怕不中聽。就如必勝、百利、全發、榮興,聽上去越富貴越好,賭輸的擡眼看到吉利看到希望;賭贏的也可以過來買走一兩件斷當物品,討個好意頭。當客在完成典當之後,往往會由開在旁邊的側面出去,正門進偏門出,取走偏財運之意。

櫃檯

當舖的櫃檯都會建得特別高,當客只能在超過1.8米高的櫃檯上交易。據說這樣的功能有二,其一是防盜,掌櫃居高臨下一眼關七,提防有人伺機行事;其二是營造氣勢,讓當客地位顯得渺小,不敢向他討價還價。



朝奉

因為當舖的櫃檯高,來當物的人要將物品高舉,就如「上朝奉聖」,因而在當舖中負責鑒別當物和估價的掌櫃被叫做「朝奉」,俗稱為「二叔公」。而且對於當舖而言,名聲非常重要,如果賣出假貨,當舖便要關門大吉。所以沒有十幾年經驗可當不了朝奉,一個昂貴的當品,至少需要經過兩三個朝奉過目才能收下。



遮羞板

我們都知道澳門地方小,更是個「熟人社會」,當舖也非常人性化地熟知這一點,於是在大門與櫃檯之間設有一塊「遮羞板」。一來可以防止熟人看到有損客人顏面,二來也可以防止歹徒看到貴重物品起壞心。

眾多規矩成就了當舖的威望,也讓處境困窘的人獲得暫喘口氣的空間。在清朝末期,賭風四起,澳門因其特殊的地理優勢成為賭客的烏托邦,受益的除了賭場當然還有建在隔壁的當舖,典當業和博彩業成為當時相生相利的經典代表。



{ 百年當舖的今日 }

典當業在澳門是傳統行業,更曾經與博彩業同為本地行業巨頭。看回今昔,博彩業仍為澳門最為重要的經濟支柱,而典當業卻已然沒落,退出了經濟舞台,這是為什麼呢?

原來在以前,澳門只有一家大西洋銀行,這也造就具備銀行功能的典當舖能夠在澳門開枝散葉。直到1970年,澳葡政府開始允許澳門創立銀行制度,多間大西洋銀行的設立為澳門迎來了金融服務業的飛速發展,更帶來免抵押貸款和信用卡。遇到一時的資金困難,只需一張銀行卡就能夠透支現金,比起走進當舖摘金卸銀,要體面得多,當舖不再是困難人士的惟一退路。

遇到現代化的競爭對手,在澳門活躍了400多年的典當業,即使是財大氣粗的「德成按」,支撐到上世紀90年代也難逃結業的命運。

現如今走在澳門街頭,尤其是娛樂場和大型酒店附近,仍然有掛著大牌匾寫著「押」字的當舖。但那充滿現代感的霓虹燈,金燦燦的手錶和項鏈,少了以前銀票、畫押的歷史感,反而徒增了銅臭味。

幸運的是,「德成按」作為現存結構較為完整的當舖建築,澳門特區政府為保存澳門特有的歷史文化,對「德成按」進行了維修整理,將其設立為「典當業展示館」。這才得以讓「德成按」免於陷入現代化拆遷的浪潮中,而當樓部分的富衡銀號,則改建成「文化會館」。

展示館於2003年3月21日揭幕,成為本澳首個政府與民間合作的行業博物館。更請來包括著名作家金庸在內的名人為其剪彩,成為現在我們看到的「大紅燈籠高高掛」的「文化會館」和「典當業展示館」。在2004年9月,更榮獲「2004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文化遺產保護獎」的嘉許獎。

典當活動歷史悠久,迄今為止,典當已經歷了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這三種社會形態,可見典當無疑是一種具有很強生命力的社會經濟活動。典當的存在和發展與人類社會經濟生活有著密切的聯繫,決不是某種人為的因素或社會中的政治力量所能輕易否定或消滅的。古老的典當業是現代金融業的鼻祖,典當制度更是人類文明的一個組成部分。

儘管隨著時代的更迭,曾為人所熟識的典當行業,已成為舊式行業,因社會發展與需求而轉型。行業的興衰與變遷,反映著澳門不同年代經濟、民生的變化,承載著澳門人的集體回憶。

典當行業400多年的演變中,濃縮了多少窮途末路的生機、解決燃眉之急的歡喜、底層百姓的無可奈何......這些久遠的故事被歲月所打磨,逐漸沉澱於澳門小城,成為澳門人文文化的一部分。正是有著各種複雜且耐人尋味的故事,才成就了獨一無二的澳門。而在博彩的巨大光芒和喧囂之外,「德成按」承載著澳門無可複製的城市底蘊,收藏著星鬥市民的人情冷暖。

走進「德成按」,總會讓人產生一種時光錯亂的感覺,昏黃的燈光下瀰漫出舊時代的味道,再望向車水馬龍、摩肩擦踵的新馬路。時過境遷,「德成按」就如飽經滄桑的智慧老人,屹立於此,在歷史的大潮中,笑看澳門風雲。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