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用鏡頭刻畫澳門印記——陳顯耀

發佈日期:2020-12-14 17:12
瀏覽次數:2084
分享到:


澳門,一個陸地面積只有32.9平方公里,約等於0.8個上海浦東機場的小城。一邊是賭場,極盡奢華充斥著刺激和冒險;另一邊是老城,時光荏苒中折射出內心的寧靜。400多年的顛沛流離和回歸21載的穩步向前,融合中西方文化、冒險與寧靜於一身,讓這座奇妙小城有著說不完的故事。

澳門,無論是建築文化、歷史底蘊、人文風情還是潮流動向,都為藝術家們提供著多樣的創作靈感。而在1999年移居至澳門的陳顯耀先生,在小城居住的21個年頭裡,堅持用鏡頭記錄澳門的人情脈絡和城市變遷。一拍就是二十多年,拍到變成澳門人,也將澳門不加修飾最原始的風貌串聯成澳門印記。他的鏡頭下,澳門是喧鬧、沉靜、新潮、悠久.....但無論哪一面都讓人感受到澳門的魅力。

讓我們透過攝影師陳顯耀老師的鏡頭看回歸後的澳門,感受澳門仍舊保有的溫潤敦厚的初心,聽聽陳顯耀與澳門碰撞的小城故事。

(以下為陳顯耀老師自述)


遇上攝影

澳門這座中西文化薈萃的小城,有太多具地域特色的攝影元素值得去發掘。 ——陳顯耀



我當年並未想過要來澳門發展,機緣巧合之下在1990年取得澳門身份證,之後我就回到中山工作,閒暇之餘買了台相機到各地去旅遊拍攝,後來漸漸迷上攝影,於是干脆開了一家照片沖印店,一來自己喜歡攝影,二來小小的沖印店確實是一個大大的平台,讓我有機會看到更多優秀的攝影作品,認識更多的攝影愛好者,不僅令我的攝影知識和技巧在短時間內得到快速提升,還幫助我迅速打入專業攝影圈。
而當初我決定來澳門發展,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澳門回歸,意識到城市必將迎來大變,能夠提供大量的攝影素材,這好比往一個小小的容器中,倒入大量的化學物質,必定會產生劇烈反應。於是在1999年,我隻身來到澳門,初來乍到又無親無故,只好扛上相機每天到澳門街頭攝影采風,結果越拍越發現,澳門這座中西文化薈萃的小城,有太多具地域特色的攝影元素值得去發掘。

由於作品在國內及澳門都有獲獎,也能帶來一定收入,於是我乾脆買了一輛破舊的二手車,將澳門的名勝古跡和大街小巷都走一遍,以外來人的視角,去拍攝不一樣的澳門。澳門是一個小城,取材較方便,而且年輕時做粗重活的經歷,練就了我不怕苦不怕累的韌勁,一直支撐著我走過20多年的攝影生涯。後來有機會與政府部門和教育機構合作,負責拍攝記錄澳門的城市發展變遷,此時攝影對我來說,已經既是興趣也是工作,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澳門之美

澳門回歸祖國21年變化太大了,有時候將20多年前的澳門照片拿出來,跟現在一對比,就有種平地起高樓的感覺。發展外向型經濟、發展旅遊業對澳門來說都是好的,但發展與保育之間需要平衡,不然交通出行、自然環境、城市景觀等等都會受到一定影響,發展太快還容易導致澳門容易自己的獨特性。

澳門的獨特性的美更多地側重在文化內涵方面,在於四百多年來華人和葡人共同生活所累積起來的豐厚文化遺產。很多歷史建築或事物在社會發展的滾滾洪流中慢慢消失,這是我不願看到的,所以我儘量用鏡頭將它們記錄下來,更會採用不同角度和表現形式。這些都是澳門特有的歷史印記,對社會發展並非一無是處,主要看你如何去利用和呈現。例如,有人曾提出將有殖民地色彩的雕塑和街道名稱部分拆除或換掉,我認為正正需要繼續保留,一方面是其獨特歷史價值,另一方面是可以用來教育澳門年輕人,當年積貧積弱的中國屈辱史,提醒大家必須發奮圖強,為國家的繁榮昌盛貢獻力量。

澳門還有一種美是你只要生活在這裡就能感受得到,那就是濃濃的人情味。所以我除拍建築、拍大型工程項目、拍社會變遷之外、還會拍很多人物攝影。我喜歡深入市民的生活之中,去捕捉他們的日常瞬間,例如宗教儀式、工作學習、閒暇消遣等等。但我拍這些人物不是隨便抓拍,而是一種藝術表現,一種建基於熟悉澳門本地風土人情的視覺化創作,目的是反映最真實的生活狀態和社會變遷。所以我很多人物攝影的主角其實就是街坊鄰居,作品的內容也往往是他們真實又獨特生活常態。

例如,我之前有一幅作品是拍攝一位街坊,她本身是有宗教信仰的,當天下午她在一家茶餐廳喝下午茶,我就透過餐廳的玻璃拍下她雙手合十打招呼的照片,雖然她還沒有言語,但透過她親切的眼神和穿過玻璃灑落在她身上的陽光,你能感受到一種溫暖和寧靜。



攝影的理解

攝影最直接的功能就是記錄,所以對於常規但重要的節點事件,我會堅持每年都進行拍攝,記錄其變化。對於突發事件或特殊事件,就會關注其中的細節。兩者互為補充,幫助讀者瞭解照片所處時期的真實境況,以減少代際間認知的缺失,我並不是危言聳聽或誇張失實。就像2002年轟動一時的SARS(非典疫情),別說年輕人,就算經歷過這件事的中年人,腦海中的印象也相當模糊了吧。所以今年是我人生之中最忙碌的一年,年初爆發新冠疫情之後,我堅持每日都走到街上拍攝記錄,而且是有系統性地拍攝記錄,街道、賭場、機場、碼頭、通關口岸,這些地方與平常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情景相比,有著巨大落差,能夠很直觀地反映出疫情對澳門社會的衝擊。

另外,我還拍攝了大量體現澳門煙火氣的人物的照片:如店舖東主、街上行人、長者小孩,通通都可以是作品的主角,畢竟疫情影響最大的是人,通過對比他們現在和以往的不同之處,以攝影作品引起讀者對生命的思考。畢竟我一直認為攝影除了記錄更需要引起反思,無論是對社會的反思還是對生命的反思,甚至有時候要帶包含批判的意識,當然前提是作品要表達出作者對人或事的判斷,而不是惡意攻擊。

還有就是構思,對於攝影來說器材、技術、構圖每一樣都固然重要,畢竟細節決定成敗。但攝影創作存在很多偶然性和突發性,如果遇到你非常想保留的一刻,就無須考慮太多。我相信機會往往青睞有準備的人,所以構思是最重要,在平時就構思好你想要什麼類型的作品,想要透過作品表達什麼,而這又涉及到作者對事物的觀察和判斷。



攝影的初心

攝影創作是高度自由的,你可以天馬行空隨意發揮,但我更追求一種藝術與記錄的平衡。可能是工作的原因,近十年與各個部門合作拍攝城市變遷資料的經驗,令我在創作紀實攝影作品時,都十分注重簡練和精確。例如:我有一張幾十年前雜貨店的照片,店內的牆上掛滿了密密麻麻的價目表,部分生活必需品還寫著時價,這真實地反映了當時澳門的生活水平和經貿環境,與現在各行各業都開始流行的掃碼購物一對比,你就能感受到在社會發展下澳門經濟民生產生巨大的變化。

而隨著經濟民生發展,拍攝設備也更完善,能夠選擇更高超的技巧和多樣的呈現方式,卻也容易讓人迷失攝影的初心。2004年我開始接觸航拍,當時還是坐直升機到高空俯拍,對技術要求很高,也很累及危險,但非常值得。因為可以拍到很多特別視覺的城市景觀,西灣大橋、澳門蛋、蓮花口岸這些澳門人再熟悉不過的地標性建築,我都有它們剛剛興建完畢時的航拍照片,這些建築當時周圍幾乎空無一物,與現在高樓林立,大廈環繞相比,能夠給人一種十分強烈的視覺衝擊和歷史回憶。

對於有意投身攝影行業的年輕人,我想說幾句真心話。首先攝影是很辛苦的行業,無論是想從事藝術攝影還是商業攝影,都要有吃盡苦頭的心理準備,畢竟扛著幾十斤的攝影器材跑來跑去及沒有成果並不好受。其次攝影是一個需要認真規劃的系統工程。無論是以前與政府部門合作,還是現在學術機構作影像的整理研究,我都會注重攝影作品的長遠規劃和科學管理,甚至將這兩點變成一種生活習慣。這樣做的好處一是可以明確每個階段的發展目標,二是攝影資料實在太多,只有分門別類地清晰整理好,才能更好地總結和提高。
很多剛入行的新人都會追求一些唯美奪目的作品,以此來謀生或參賽打響知名度,這個階段我也經歷過。但我更希望年輕人要秉持攝影的初心,能夠拋棄那些表面技巧,以及勇於脫離傳統主流,用自己對事物的觀察和判斷,創作一些與澳門社會有關聯的作品,從而揭示其本質,引起公眾的反思和共鳴。

在小城生活了二十多年,從膠片影像到數碼時代,一張張照片見證和記錄了澳門回歸後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現在的我還會每天關注時事新聞和城市規劃政策,務求在第一時間記錄下最能反應社會變遷的影像資料。我大量的影像資料是來自於社會,將來有機會亦要回饋社會這是我對我手頭上的影像資料將來的安排。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影響更多的人,將澳門的小城故事繼續記錄下去。

如今,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加速融合,澳門及其文化的發展又將邁進一個新的階段,不再局限於僅僅30多萬平方米的土地。那些飽含澳門色彩的人和事,已逐步走進灣區走進更廣袤的時代舞台。那裡有更精彩的故事在發生,有更多元的文化在碰撞,也有更具時代感的澳門印記在誕生,值得去追尋、記錄、刻畫。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