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好玩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紅街市

发布日期:2020-12-21 17:22


菜市場張羅著人們的每日所需,紅街市屹立小城 80 多年,它的存在與澳門市民生活早已密不可分, 成為幾代人共同的城市印記。家庭蔬果生鮮的日常採購、鄰里留步的交談,抹掉零頭、多送把蔥、塞個蒜頭……不經意間記載著市民與商販間的點滴情誼。這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地方,只有稍有些顯眼的紅色外墻,這裡沒有金碧輝煌的大廳、沒有光怪陸離的夜景、更沒有一夜暴富的傳奇,這裡有的只是最市井的生活、最平凡的堅守和最百態的民生。紅街市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古跡,它記載著過去,演繹著現在。

一個城市不光要有高樓大廈,也要有充滿煙火氣的老街小巷,這才是最貼地的生活。這期「文化角落」,筆者來到紅街市採訪了數位在此耕耘多年的商販,從他們的角度看紅街市的變遷,帶你近距離感受澳門人的生活氣息。



張生生果欄

在高士德馬路轉入紅街市生果街,第一間店就是張生的生果欄,張生表示:「老婆在這裡開店有幾十年啦,之前我是做地盤,退休後過來幫手都有5年。」每天早上4點就要去拿貨,通常都要晚上9點才能下班,心疼老婆的張生主動承擔起攬客的工作。早市8點到11點是一天中果欄最忙碌的時間段,一站就是一天,「你坐住客人經過都唔會幫襯你,就唔係一個招待客人嘅姿態啊。」在寒風中依舊站得筆直,有客人過來馬上主動遞出塑料袋,「10 元 3 個的富士蘋果、23 元一盒的進口藍莓……」產品的價錢和產地張生都熟記於心,還會主動幫客人挑選個大品優的水果。親切的待人態度、明碼實價的經營,正是「俘虜」街坊心的最大競爭力。

幾十年如一日的擺攤,始終敵不過疫情衝擊,張生直言:「疫情影響好大,你睇睇紅街市幾時有咁冷清過?營業額比往年減少了一半有多!」雖然早前粵澳已經通關,但對街市的人流和營業額始終沒有太大幫助。即將迎來新的一年,張生的願望也很簡單,只希望疫情盡快過去,紅街市可以恢復往日的生氣,他笑言:「講多無謂,搵錢最實際!」



黃太蔬菜舖

穿著時髦,笑容盈盈的蔬菜攤店主黃太,已經是紅街市裡面的老面孔啦。「我結婚之前係做針織的,結婚後接下公公的蔬菜攤,一做就是37年啦,我最大的孩子都已經36歲,就是靠這個小檔口養大幾個小朋友。」

紅街市作為社區市場一直以來都服務著在這裡辛苦耕耘的幾代人,而這些忙碌的身影也成就了紅街市的興盛。但見證著紅街市變遷的黃太卻說到:「回歸前生意很不錯,回歸之後紅街市經過一系列整頓和裝修,生意更旺,比回歸前要多了三成。但宜家生意越嚟越難做!」

而對傳統市場產生衝擊的主要原因,還是超級市場的成行成市。居民區周邊配套設施完善,市民下樓就有超市、食肆,進入街市消費的市民已經少了很多。隨著市民消費觀念改變的還有對傳統習俗的傳承,黃太感嘆道:「以前過年過節,買拜神菜、做開年儀式時候都賣得很多,現在老一輩人少了,而年輕人沒有這種傳統習俗意識,就連煮飯的人都少了自然賣得就少了。」

每天5點10分起床,吃點早餐就去菜欄拿貨,7點半回到檔口開檔直到晚上7點45分,雷打不動的37年早已成為習慣。當問到在街市這麼多年有沒有厭倦,黃太笑笑說:「有厭倦啊,但是一方面年紀已經比較大,守住檔口不求大富大貴,還有街坊幫襯就已經知足啦。」從針織女工到蔬菜攤主,黃太身上的自強不息精神也是不少老一輩婦女的縮影,這一種吃苦耐勞的堅持精神,在年輕人的身上已經少見。



梁生魚欄

筆者在紅街市兜了一圈,發現這間魚欄前面特別多客人,而且價格也比其他檔口要便宜。魚欄店老闆梁生向我們講解到,他以前也是賣魚的,30年前才搬到紅街市和老婆「拍住上」。除了經營魚欄,梁生還做海產運輸,每天的都堅持身體力行到內地拿貨。全程一手包辦沒有中間商賺差價,海產新鮮有保證,價格也便宜,自然就收穫一批批忠實擁躉!

當問及對傳統市場最大影響的超級市場,梁生自信篤定地說到:「買海鮮,梗係去街市啦,超級市場點都唔夠新鮮㗎,呢個職能係超市無法取代嘅。」不同於其他商舖,疫情對於梁生的魚欄來說,可謂因禍得福,「疫情之後半年生意反而多咗!食肆唔開門,粵澳唔通關,市民只能過來買海鮮回家煮飯。通關之後,澳門市民傾向於過去內地買餸,又淡翻啲囉。」不過一向樂觀的梁生也補充說到:「冇問題嘅,競爭幾時都大,生意一直都難做,就看你點樣拿貨、賣貨,產品先係最大競爭力。」

每天3點半到6點半迎來魚欄一天中最為繁忙的時段,梁生兩公婆可謂忙到「踢曬腳」。梁太攬客,梁生埋頭處理海產,刮鱗、開肚、清理、斬件,處理一條魚不過兩分鐘,一氣呵成的動作都是三十多年功力凝聚而成。一個檔口、兩公婆、三餐、四季......在紅街市忙碌半輩子的梁生願望也非常簡單:「新嘅一年就希望紅街市可以整多啲停車位,方便我哋商戶亦都方便顧客啊嘛!」



熙記雜貨舖

堆成小山丘的瑤柱、整齊懸掛泛著油香的臘味、封存著大海氣息的鮑參翅肚......每次走進雜貨舖都恍如誤入藏寶閣,琳瑯滿目的南北貨簡直讓一個外行人昏了頭。歷經兩代的「熙記雜貨舖」已經有52年歷史,從爸爸手中接過「熙記雜貨舖」金漆招牌的黃生,30年來也一直在跟海味打交道,從容地擺貨、稱重、封盒,無論是遼參還是烏參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當問到什麼時候最好市?黃生笑言:「宜家囉!從秋涼開始到新年都非常好生意。」得益於粵式傳統「秋風起食臘味」,以及逢年過節送海味的習俗,熙記雜貨店在疫情後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今年遊客少咗,但我多數都係做老顧客生意,其他澳門市民都好喜歡過來買海味送國內嘅親戚朋友。本地消費都足夠了,你冇理由入冬唔食臘味㗎,傳統嚟㗎嘛。」

作為紅街市的「常駐嘉賓」,街市的變化黃生都看在眼裡,「好咗好多!以前好多人偷嘢㗎,宜家每個角落都裝曬閉路電視,你做咩都睇到曬。而且一日洗兩次街市,乾淨‘企理’曬啦!」現在的生活節奏黃生已感滿足,「開舖就比較困身,每日要有12個鐘頭在店,但都有1-2個鐘頭可以休息,偶爾得閒仲會同屋企人去下旅遊,OK㗎啦~」日復一日有序地整理貨品,黃生堅守店舖數十年從未言苦,只願為自己的小家庭撐起一片天地。



牛雜粥

冬日暖陽下,牛雜的香氣依舊誘人,伴隨著咔擦咔擦的剪刀聲。老闆的聲音從人群中此起彼伏:「牛雜大份好嘅!加唔加粥啊?多啲牛筋係咪,要唔要蔥啊?」一個板車小檔口,裡裡外外圍滿人群,不禁讓人想要撥開人群窺探一番。

色澤豐盈的湯汁,牛腸、牛筋、牛脆骨等食物浸潤其中,最為地道的澳門風味,恰是人間煙火氣。店主陳生向我們介紹到,以前是伯父在開店,自姐弟倆接手已經有30多年。別看攤位都是下午一點才開店,但準備工作是從早上就已經開始。7點去拿貨回來就開始洗牛雜,將牛雜清洗乾淨可是一個精細活,少點耐心都不行,待熬製完成都已過飯點。當問到幾時最多人流,陳生笑了兩聲,指向排隊的人群,「幾時都咁多人!不過呢都係感謝街坊支持,宜家紅街市整理市容之後,唔準擺設座椅,個個嚟食嘢都要企住,街坊有意見都冇辦法啦。」但整頓的好處也有所凸顯,據陳生透露自回歸後,紅街市良好的形象也吸引不少遊客前來打卡。特別是近年來生意好轉更為明顯,為他小小的牛雜檔增加了兩成遊客收益。

上到頭髮發白的伯伯,下到放學歸家的小童,鍋中翻滾的牛雜聚集了周邊人氣,更把你我之間的拉得更近。無論你是達官貴人,還是市井百姓,來到這裡都要站著進食,形成了紅街市一道獨特的風景線。陳生在招呼客人的途中還熟記每一個老客的口味,「靚女好耐冇見啦喔,細份少牛肺係咪啊?」閒話家常的態度親密如鄰居,怪不得陳生說做了幾十年完全沒有厭倦的感覺,更笑說道:「我做嘅就係興趣,搵食就係咁㗎,見到唔少老顧客都一直過來食,我都好開心!」



日暮黃昏,滿場吆喝聲的紅街市又迎來一天中最後的忙碌。一聲聲「靚女買咩啊?」「啲肉好靚㗎,新鮮到貨」,喚醒我們對日常生活的希冀。堅守著攤檔前的店主們,他們的心聲和願望很簡單,但卻是平凡中讓人動容的點點星光。

然而在面臨各種消費習慣轉變下的挑戰,前有24小時開放的連鎖超級市場奮起直追,包裝精美的產品、加開生鮮專區、大量訂貨降低產品單價等行徑都在方便市民,但無疑也在衝擊著街市的生存環境。另外便捷的外賣服務以及隨處可見的食肆,也讓小家庭開火煮飯的次數逐漸遞減。

但傳統街市仍有其存在的重要性,它拉近了我們與生活的距離。親手感受蔬果的重量與色澤,學習老闆傳授的挑選秘方。更能親眼看到豬隻、全雞、鮮魚在攤位上完整呈現,感受生命的組成。街市食物所維繫的,不單單是一日三餐的飽腹感,更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消息傳遞和市井文化的傳承。

澳門紅街市始建於1936年,八十多年間一直擔負起滿足人們的生活需求。人們在此買賣、交流,它接納著來自各方的產品和人,展現著當地古往今來的市井變遷,看似雜亂無章的街市,其實正是融匯百方的城市印記。澳門的煙火氣,在紅街市得到煥發和傳承,它不一定是我們惟一的首選,但我們都不能沒了它。
浏览次数:2766
文章来源:廣野
作者:网站编辑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