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財經 行业观察

“三孩政策”攪熱母嬰市場 料規模逾7萬億

发布日期:2021-06-10 00:13
 
澳商綜合報道 近日,#三孩生育政策來了#登頂熱搜,一時間,不想生、養不起、生不起、沒有對象等言論接踵而至。不管普通民衆對生三孩的態度如何,資本市場倒是先來了一場狂歡。消息發佈儅日,相關概念股尾盤集體飆升。其中,A股二胎板塊上漲1.57%,港股二胎板塊則上漲了5.15%。此外,“三孩政策”的落地也再次攪熱了母嬰市場,機構預測,到2024年,母嬰產業市場規模將達76,299億元(人民幣,下同)。
少子化催生“三孩政策”落地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去年我國的出生人口數量為1,200萬人,比2019年少出生了265萬人,為該數據統計以來最低值。”澤平宏觀“預計,到2030年,人口出生將進一步下降到1,000萬以下。
近日,國家統計局發佈了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關鍵數據。結果顯示,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02萬人,佔18.70%(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19,064萬人,佔13.50%)。老齡化達13.5%。據”澤平宏觀“分析,我國今年左右將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2033年左右進入超級老齡化社會。
一方面是人口出生率在快速下降,另一方面是中國老齡化日趨嚴重。這將會使得人口紅利大幅降低。”澤平宏觀“認為,中國未富先老問題突出,美日韓老年人口比重達13.5%時人均GDP均在2.5萬美元以上,而中國僅1萬餘美元。人口老齡化使得社保收支矛盾日益凸顯,養老金缺口將日益增加。從人口總量看,中國人口達14.1億人,但即將陷入負增長。預測,中國人口將在“十四五”時期陷入負增長,2050年左右開始將急劇萎縮,2100年佔全球比例將從當前的約18%降至7%。人口紅利是維持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因此“三孩政策”落地是中國經濟持續高速發展的一種戰略佈局。相信這一政策的出台加上配套措施的刺激,少子問題會得到緩解,未來,涉母嬰産業會有一個新的發展勢頭。
投資這加緊搶灘母嬰市場
“三孩政策”對於母嬰產業來說無疑是重大利好。多位分析師表示,新生嬰兒的增量將使整個母嬰產業鏈需求量大幅提升,帶來相關產業的投資機會。
企查查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共有236.5萬家母嬰相關企業,包括母嬰用品、服務和護理等。今年前5個月,我國母嬰相關企業註冊量為52.8萬家,同比增長了110.4%。從目前的趨勢來看,今年母嬰相關企業的註冊量有望突破百萬家。
“三孩政策”出台,無疑將帶動更多投資者加緊搶灘母嬰市場,新品牌和各個細分賽道也將迎來更大增長。艾媒數據數據顯示,以95後為代表的新生代逐步成為媽媽群體的主流,她們在育兒觀念、育兒行為、消費觀念以及消費行為方面出現了新的特徵,這將加速推進母嬰市場升級變革。
母嬰市場規模將近5萬億元
近年來,中國母嬰產業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數據顯示,去年母嬰產業市場規模已達40,857億元,預計今年將達47,761億元,2024年將增至76,299億元。
在互聯網普及上升、網絡零售發展驅動下,中國母嬰電商產業發展迅猛,用戶規模持續增長。數據顯示,去年中國母嬰電商用戶規模為2.16億人,預計今年將達2.43億人。
艾媒調查顯示,中國嬰幼兒托育服務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其中2015年市場規模為334.8億元,2019年達到1,728億元。而去年受疫情影響回落至612.8億元,預測今年將達到1,739億元。
調查顯示,63.8%的消費者購買母嬰產品時最先考慮產品品質。其次為價格要素、品牌要素、口碑要素,佔比分別為52.4%、48.1%、46.1%。其中美贊臣、飛鶴、伊利是購買較多的奶粉品牌,用戶比例都超過了30%,其後依次是雀巢、美素佳兒、惠氏、雅培、金冠。
數據顯示,產後媽媽使用母嬰護理服務月度消費支出水平主要在5,000-10,000元,佔比37.6%,但是月均消費在10,000元以上的佔比超過4成,母嬰護理服務月均消費在5,000元以下的比例為17.4%。
冀出台新政破生育瓶頸
雖然“三孩政策”的出台在某種程度上刺激了母嬰產業市場,但事實是去年我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處於較低生育水平。
知名職場博主耿向順稱,別說開放二胎、三胎,就算開放四胎、五胎甚至不限制生孩子的數量,結果都是大同小異的:不願意生的人,再怎麼放寬條件,都還是不願意生。現在的住房、教育、醫療和食品蔬菜等價格高居不下,孩子撫養成本高昂,教育成本更高,年輕人收入又不高,養活自己、過好自己的生活都成問題,更別說生孩子了,不敢生,生不起,養不起,更教育不起。
他認為,要想提高生育率、增強年輕人的生育欲,應該去想辦法降低房價、物價、孩子的教育養育成本,增強孩子們成長和發展的保障措施,去想辦法提高年輕人收入,減少年輕人們的壓力和負擔。知名博主王月笛也持同樣觀點。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人口與未來”網站聯合創始人黃文政稱,孩子的看護是二孩家庭面臨的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以前中國的企事業普遍有托兒機構,隨著企事業改制,單位托兒所基本就消失。
以前城市基本都只生一孩,看護困難並不十分嚴重;保姆和家中老人都可以來幫忙照顧孩子。
現在問題越來越麻煩:第一,等到生二孩、三孩,家中老人歲數一般也大了,即使有心也未必有力,何況很多老人自己就只生了一個孩子,並不覺得小一輩需要兩個或者三個孩子。再說,消費觀念的改變也致使很多老人不願意把時間都花在幫子女看護小一輩上。第二,隨著城鄉差距縮小,農村人口大幅減少,保姆價格會快速上漲,一般城市家庭雇傭保姆在經濟上越來越吃力。
因此,他認為如果要提升生育率,政府可以考慮興建大量免費的或者低價的托兒機構,保障職業家庭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這也是政府投資最少,但最能夠起到提升生育率效果的措施。此外,在人工智慧充分發展的前提下,實行普遍發錢的基本收入制度,或許能最終促使人類回歸生存、繁衍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從經濟循環的角度來說,人的價值應該是創造市場需求、保持人類基因的多樣性,而不是為了維持某種勉強的分配制度而從事大量的無效勞動。在這個意義上,基本收入制度或許是人類恢復正常繁衍的最終出路。
浏览次数:4574
文章来源:
作者:郑向东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