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澳珠焦点

【來論】政府出入境制度關於“通常居住”內容表述有利於澳門整體利益

发布日期:2021-06-17 14:27
政府在2021年5月25日就《澳門特別行政區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許可的法律制度》向立法會提出建議:居留許可持有人如頻繁及有規律來澳門就學、從事有償職業活動,或從事企業活動,但沒有留宿,視為在澳門通常居住。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主席黃顯輝引述政府代表稱,新內容是行政長官與行政法務司、保安司和經財司三位司長經過多次探討,考慮到澳門可持續發展,和現行相關制度的穩定性而作出建議。


市民普遍認同政府建議,有利於澳門整體利益,呼籲立法會盡快討論通過。
本澳某高校法學院朱教授表示,本次修訂其實主要是明確了對人才引進制度對居留要求方面就“常居所”和“通常居住”的認定說明。此次修訂法案完全是在既有居留權法律制度框架内進行的,并非原則性或結構性變更,既符合國際慣例,又符合本地區的實際情況。
市民歐先生對此建議也表示認可,他認為其實澳門一直都是按“通常居住”這樣的認定實際在做的,並不存在什麼問題。這些年來技術移民促進本澳公司企業的發展,從而也爲本地居民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他認為澳門技術移民制度已經是大灣區最嚴格的,現在政府只是在法律上進一步明確人才引進政策對在居留方面的要求而已,相對以前並沒有放寬尺度。反之,如果真的嚴格要求在澳門有“常居所”,澳門到底是要人家來工作實現社會價值做貢獻,還是要人家來過夜?相信很多人未必做得到,很多技術人才只是“有才”未必“有錢”,大家都是“澳門居民”,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在澳門房價高企的情況下未必都能做到在澳門有常居所。政府現在提出的建議,其實是很務實的,既明確了政策執行尺度,也體現了澳門對“新居民”的人情味,并能夠有效避免因要求大家住在澳門而造成澳門住房教育醫療等資源更加緊張。

必要性

本澳某高校法學院朱教授表示,政府為了讓人才引進政策更容易落地執行,在粵港澳大灣區協同發展的大背景下,利用和珠海橫琴天然的區位優勢,必須對出入境法案制度進行明確補充說明的調整,澄清“常居所”和“通常居住”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全球很多國家和地區的法律都認為,只要有頻繁往來的工作學習,一個人可以同時在兩個或兩個以上地方“通常居住”,但“常居所”只有一個。只有從澳門的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地解釋“通常居住”,才能圓滿處理已積壓數年的身份續期等衆多個案,并能夠更好地“引入人才,為澳所用”。澳門的人才政策應重點從為澳門做出貢獻的角度去評估人才的價值,同時又避免了單一僵化地堅持“常居所”的硬性居住要求,雖然實際執行上有這樣操作,但倘不及時在法律制度上進行明確說明,必將導致政府部門執行尺度不一,法院法官在判案時完全依賴個人理解,容易誘發各類社會深層次矛盾問題。長期來看,若機械地解釋“通常居住”的内涵,即必須在澳門過夜,澳門在同其他城市的人才競爭中將處於不利的境地。

迫切性

一位不願具名的政府前線工作人員表示,也非常希望政府盡快通過該修訂法案。目前已經積壓的不少申請案例屬此類情況。在法律上盡快明確了,後續執行的時候才有法可依,可以方便他們加快工作進度,避免更多的爭議和法律訴訟。多位議員表示支持政府關於“通常居住”認定的建議,將繼續推進討論。此次新冠疫情肆虐,範圍廣時間長,疫情反覆,本澳博彩旅運酒店業遭遇寒冬,舉步維艱,進一步暴露澳門產業結構單一的弊端,要澳門經濟長遠蓬勃發展,市民富足受惠,澳門經濟適度多元是澳門發展的必由之路。 要實現澳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特區政府擬定了發展大健康產業、金融產業、科技產業及文化產業的方向,在這些領域,必須将外部人才引入和本地人才培養結合起來協同發展。要引入外部人才,就必須考慮解決技術人員及家人在居留申請期間的教育、就業、養老和就醫等方面的實際的困難,對澳門長遠發展是極爲有利的。這樣務實有力、包容開放、具前瞻性的做法,不正是全體澳門社會所需要的嗎?數位議員表示,爲了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和發展,應推動立法會盡早通過此法案,并在法案通過前就以“老人老辦法”原則盡快解決積壓數年的技術移民和投資移民等個案身份續期等問題。

(作者:敖仲平)
浏览次数:5356
文章来源:
作者:寶月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