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財經 行业观察

全國碳交易系統即將上線 料或現千億級市場規模

发布日期:2021-07-14 20:55
全國碳市場上線交易將於今年7月啟動,將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規模最大的碳市場,有望打造出千億級市場規模。這是7月14日,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透露出的信息
吹風會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表示,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將於今年7月啟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交易,目前各項工作已準備就緒。
趙英民還稱,全國七個試點省的加權平均碳價應該是40-50元人民幣之間。
此外,目前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預分配額已完成下發,預計最終核定配額和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均將超過40億噸,中國將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碳市場。
為啥中國要搞碳排放交易?
中國建設碳交易體系將在全社會範圍內形成給碳排放定價的信號,為整個社會的低碳轉型奠定堅實基礎,以實現中國政府對國際社會作出的“力爭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承諾。
那麼,為啥要給碳排放定價?這還要從國際形勢說起。
近些年來,隨著全球變暖問題日益受到重視,氣候變化問題逐漸演變為政治問題。歐洲屢次重提“碳邊界”問題,各國碳排放密集型產品將來極有可能在國際貿易中被徵收碳關稅,這直接導致越來越多國家甚至企業考慮措施來降低關稅風險,中國也不例外。
各國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政策一般分為三類:命令控制、經濟刺激、勸說鼓勵。其中,經濟刺激型手段由於靈活性好、持續改進性好受到各國青睞。
在經濟刺激手段中,最重要的就是碳定價機制。本著“誰污染誰付費”的原則,想要排放CO2等溫室氣體,那麼就應該首先獲得碳排放的權利,然後再為這個權利支付費用,這個過程被稱為碳定價。
碳定價機制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政府強制型手段,就是開徵碳稅;另一種是通過市場手段,也就是建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
這兩種機制在減排機理上有本質區別。以下介紹來自華寶證券:
碳稅指政府指定碳價,市場決定最終排放水平,故最終排放量的大小具有不確定性;碳排放權交易體系指政府確定最終排放水平,由市場來決定碳價,故碳價大小是不確定的。
正是由於這種區別,兩種手段具有不同的特點。開徵碳稅更適用於管控小微排放端,碳排放權交易體系則適用於管控排放量較大的企業或行業。這兩種政策是可以結合使用的。
中國選擇採取碳定價機制來實現碳排放、碳中和承諾。截止2020年4月,全球實行碳排放權交易政策的國際氣候協議締約國有31個,其餘包括歐盟、韓國、加州等。實行碳稅政策的締約國有30個,主要位於北歐、日本、加拿大。
各個國家和地區碳減排、碳中和承諾目標:
什麼是碳排放交易市場?怎麼運行的?
碳排放交易市場,是指將碳排放的權利作為一種資產標的,來進行公開交易的市場。
也就是說,碳交易的核心是將環境“成本化”,借助市場力量將環境轉化為一種有償使用的生產要素,將碳排放權這種有價值的資產作為商品在市場上交易。
至於碳市場的運行機制,首先,政府確定整體減排目標,採取配額制度,先在一級市場將初始碳排放權分配給納入交易體系的企業,企業可以在二級市場自由交易這些碳排放權。
其次,受到經濟激勵、減排成本相對較低的企業會率先進行減排,並將多餘的碳排放權賣給減排成本相對較高的企業並獲取額外收益。減排成本較高的企業則通過購買碳排放權來降低碳排放達標成本。
按照華寶證券的分析,有效碳市場的碳排放權的價格就是企業的邊際減排成本。在企業微觀決策上,主要是將碳減排成本、超額碳排放成本、購買碳配額的成本與超額排放生產帶來的收益進行比較,並作出相應決策。
碳交易的國內外格局是怎樣的?
從全球範圍看,當前尚未形成全球統一的碳交易市場。
歐盟碳市場是碳交易體系的領跑者,擁有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市場。根據路孚特對全球碳交易量和碳價格的評估,歐盟碳交易體系的碳交易額已達1,690億歐元左右,占全球碳市場份額的87%。
在北美洲,多個區域性質的碳交易體系並存。在亞洲,韓國是首個啟動全國統一碳交易市場的國家,已成為世界第二大國家級碳市場。在大洋洲,作為較早嘗試碳交易市場的澳大利亞目前已基本退出碳交易舞,僅剩新西蘭,該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目前穩步發展。
中國而言,目前還處於碳排放交易的試點階段,一旦全國性的碳交易體系啟動,將步入碳排放交易的市場階段。
目前,全國共有8個地區在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湖北、廣東、深圳、福建。
從價格上看,當前,全球碳排放價格處於上升趨勢,各碳市場的碳價差別較大。據華寶證券,歐盟碳市場碳價最高,中國試點碳交易市場價格最低。
華寶證券稱,中國試點碳價歷史最高點為122.97元/噸(深圳),最低點為1元/噸(重慶);歐盟EUA碳配額現貨碳價歷史最高點為47.91歐元/噸(折合人民幣約380元/噸),最低點為2.68歐元/噸(折合人民幣約22元/噸)。截止4月29日,中國碳試點碳價為 5.53-42.02元/噸之間(其中深圳碳市場碳價最低,為6.44元/噸,北京最高,為47.6元/噸),而同一天,歐盟EUA 碳配額現貨結算價為47.91歐元/噸(折合人民幣約380元/噸),為中國碳試點碳價的9-68倍。
中國碳市場潛力多大?
“全國統一碳市場將帶來千億級市場規模,”東方證券新能源分析師盧日鑫這樣估算。
在碳排放交易量上,盧日鑫認為,中國目前碳排放總量超過100億噸/年,以2025年納入碳交易市場比重30%-40%測算,未來中國碳排放配額交易市場規模將在30億噸以上,與歐盟總排放量水平相當。
在碳排放交易額上,盧日鑫認為,基於中國碳論壇及ICF國際諮詢公司共同發佈的《2020中國碳價調查》的研究結果,2025年全國碳排放交易體系內碳價預計將穩定上升至71元/噸,全國碳排放權配額交易市場市值總規模將達到2,840億元。
按照目前設計規模預測,國融證券認為,全國碳市場市值可能達到1,500億元左右,如若考慮到碳期貨等衍生品交易額,規模可達6,000億元左右。
其中,在碳配額遠期交易方面,根據劉傑的介紹,截至2020年底,上海碳配額遠期累計成交量達到433萬噸,並且幾乎每年都有穩定增長。
格林大華期貨研究員紀曉雲認為,以歐盟碳期貨交易量是現貨的30倍的標準測算,中國碳期貨的交易量可能達到4,000億噸左右。以當前試點碳市場平均50元/噸的價格測算,碳期貨年交易額將達到20萬億元,體量上與橡膠、鐵礦石、銅等品種大致相當。
目前,全國共有8個地區在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截至2020年11月,各試點碳市場累計配額成交量約為4.3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累計成交額近100億元。
參與企業獲利嗎?
對於直接參與碳排放交易的企業,盧日鑫測算:以5%的抵消配額的上限測算,目前CCER(國家核證自願減排量)項目年減排量的缺口在1.5億噸左右,參與開發的新能源企業及碳資產開發管理企業將獲利。
具體而言,以15元/噸的CCER價格估算,風電、光伏及生物質單位發電毛利潤將增厚4.8%、2.5%和6.4%,生物質最為顯著。
對於碳核查機構,盧日鑫測算:企業履約需通過自身碳盤查及第三方機構碳核查進行排放量審核,企業自身進行碳盤查的工作費用在12萬至18萬元/次。據北京財政局公佈的碳核查招標公告,單次碳核查費用在3萬元/次左右。全國碳市場初期擬納入1萬家企業,預計業務規模將達到20億元。
參與者是誰?
電力行業是碳排放交易市場的先行軍。
電熱力生產及工業集中用煤、交通領域大量耗油是導致中國碳排放量較大的主因。根據英國BP的2019年數據,中國93%的碳排放來自於化石燃料的使用,其中68% 來自於固體燃料如煤炭,23%來自於液體燃料如石油等,9%來自於氣體燃料如天然氣等。
根據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總經理劉傑的說法,目前,共向首批參與交易的電力行業發放了兩年的配額,電力行業年度碳排放量約40億噸。參與首批開戶的電力企業共計2,225家。
劉傑表示,全國碳市場首批以發電行業起步,“十四五”期間,預計石油、化工、建材等八大重點能耗行業都將被納入到碳市場,未來八大行業控排企業大約有8,000至10,000家。
全國碳交易市場架構如何?
即將運行的碳交易系統是全國碳排放權集中統一交易平,彙集所有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指令,統一配對成交。交易系統與全國碳排放權註冊登記系統連接,由註冊登記系統日終根據交易系統提供的成交結果辦理配額和資金的清算交收。重點排放單位及其他交易主體通過交易客戶端參與全國碳排放權交易。
全國碳市場建設採用“雙城”模式,即:上海負責交易系統建設,湖北武漢負責登記結算系統建設。
全國註冊登記系統落戶湖北,將彙聚大量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帶動湖北綠色金融業和低碳產業快速發展,有利於湖北建設全國碳交易中心和碳金融中心。
在股權架構方面,碳市場交易將分別以上海和湖北指定的實施機構為主導,其他聯建省市自願共同參與的方式。
為何要建設統一的全國碳交易市場?
全國八大試點碳市場的規則不統一、政府干預程度不一、碳配額價格差異較大等因素,因此,建立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已經成為一個必須事項。
在全國統一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成之後,地方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將何去何從?
按照劉傑的介紹,上海區域市場現有發電企業將直接劃入全國碳市場,全國性市場和現有地方試點市場將並存。
在全國碳市場啟動後,尚未被納入全國市場行業的企業將繼續在試點市場進行交易,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重點排放單位不再參與地方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市場。
趙英民也在7月14日的新聞發佈會上稱,在全國碳交易權交易市場開啟後,不再支持新增試點,現有試點須做好向全國碳市場過渡準備。
在參與企業方面,根據湖北碳排放交易中心相關負責人的介紹,“在首批電力行業啟動交易後,八大重點行業的企業將逐步從試點市場劃入全國碳市場。”
目前,湖北碳市場有十幾個行業的企業繼續在區域市場裏運行。
下一步執行計劃是什麼?
根據生態環境部有關要求,4月30日前企業要完成2020年度溫室氣體排放數據填報,6月30日前省級部門要完成核查工作,9月30日前省級部門要完成配額核對工作,企業將於12月31日前完成配額的清繳履約。
劉傑還稱,上海將逐步探索推出碳金融衍生品,如推出配額質押、碳基金、碳信託,以及借碳業務、碳遠期產品等金融產品交易,推進形成多層次碳市場。
據央視新聞7月14日報道,根據國務院批準的全國碳市場建設方案,在市場運行初期,只在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間開展配額現貨交易。
結合中國目前實行的碳排放強度管理制度,首批配額分配採用了基準法對全國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核發配額,目前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預分配額已完成下發,預計最終核定配額和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均將超過40億噸,中國將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碳市場。
目前,中國利用全國排汙許可證管理信息建設了重點排放單位溫室氣體排放信息管理系統,指導推動湖北省、上海市完成了全國碳排放權註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建設任務,通過系統運行測試和驗收。
下一步,還將穩步擴大全國碳市場行業覆蓋範圍,豐富交易品種和交易方式。
據第一財經,趙英民還稱,分行業完善配額分配方案,在發電行業碳市場完善之後,進一步擴大碳市場覆蓋面。
下一步制度規劃是什麼?
全國碳市場啟動在即,進一步完善制度規則,加快推進頂層設計乃當務之急。
劉傑認為,應加快完善立法體系和管理機制,推動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條例儘快出,加強多部門協調。應合理確定配額總量和分配制度,結合“3060目標”考慮國家配額總量設定,盡可能採用比較合理的配額分配方法,適時引入配額有償發放機制。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孫傳旺表示,全國碳交易市場建設需以政府的頂層設計為依據,自上而下地構建控排體系,包括構建統一的市場規則,明確統一體系下的各級主管機構監管職能,建立統一的標準化核算體系。
在碳定價機制和交易機制方面,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認為,基於綠色溢價的分析表明,對高排放、低溢價的電力、鋼鐵行業而言,其碳排放合計占總排放量的62%,更適合採用碳市場定價機制。對低排放、高溢價的交運、化工等行業,可能更適合採取碳稅定價機制。他建議,構建以“拍賣+期貨”為核心的碳市場交易機制,在配額分配環節推行以拍賣為主的交易機制,在配額交易環節引入期貨等衍生品。
彭文生表示,統一的碳市場可能帶來的一些問題值得關注,如污染物可能會隨著碳排放的地域性轉移而發生流動,可能導致污染物排放扭曲;全國統一碳市場與環境政策可能存在激勵不相容問題。如何實現碳市場與電力電價改革協調推進,可能需要進行審慎的價格機制設計,考慮額外研究出具有針對性的監管政策。因此,在通過碳市場推動碳減排的同時,也應儘快聯合分析各類相關市場交互效應,評估各類監管內容真實成本,避免對某個專一市場的監管造成事與願違的外部性。
浏览次数:5
文章来源:
作者:郑向东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