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財經 行业观察

央行降準釋放資金萬億元與國際貨币流動拐點賽跑

发布日期:2021-07-15 18:34

澳商綜合報道中國人民銀行(簡稱,央行)決定於今(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預計釋放長期資金約1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一些機構認為,在全球流動性拐點即將到來的背景下,此舉顯示出中國貨幣政策的領先性。利於實體經濟融資和長線投資。
凸顯政策靈活性
安信策略認為,由於本次降準為“全面降準”,預計將釋放長期資金約1萬億元。可從三點對此解讀:
首先,當前的貨幣政策依然強調堅持“不搞大水漫灌”的政策基礎,繼續強調保持貨幣政策穩定性,未來一個階段貨幣政策將維持中性偏寬鬆基調。
其次,本次降準一定程度上也是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的常態化操作。降準釋放的約1萬億長期資金中,有4,000億將被金融機構用於歸還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還有一部分資金,將被金融機構用於彌補7月中下旬稅期高峰帶來的流動性缺口,以增加金融機構的長期資金佔比。據央行測算,此次降準將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每年約130億元,通過金融機構傳導可促進降低社會綜合融資成本,進一步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考慮到下半年除了7月15日到期的4,000億中期借貸便利以外,8月之後陸續還有3.75萬億MLF將陸續到期,因此不排除未來還有多次降準置換MLF的可能,這些降準如果出現,都應該被理解為對沖性的,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
最後,本次降準具有很強的信號意義。在此前召開的貨幣政策委員會第二季度例會中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此次降準展現了靈活適度中的“靈活”性。意味著央行的政策調整會適應經濟形勢的最新變化,甚至針對結構性問題進行前瞻性部署。在全球流動性拐點即將到來的背景下,此舉也顯示出中國貨幣政策的領先性。
利挖掘經濟潛能
央行公佈全部降準後,部分投資者對於經濟下行壓力的擔憂顯著上升,安信策略認為,當前經濟整體下行壓力並不明顯,企業盈利仍處於較好的水平,PMI也位於榮枯線上方,6月新公佈的社融數據顯示新增企業中長期貸款8,367億元,同比多增1,019億元,也表明經濟處於強勢區間。
不過當前經濟並非高枕無憂,全面降準政策的出台有利於更加充分的挖掘中國經濟的潛能。
把握戰略主動性
在全球流動性拐點即將到來的背景下,降準政策宜早不宜遲,先行降準有利於把握戰略主動,這也顯示出中國貨幣政策的領先性。國常會預告降準後,長債收益率大幅下行,10年期國債收益率8日跌破3%,收報2.9830%,5年期中票收益率8日降至3.5507%,兩者均低於疫情前的水平。安信策略預計,當前“結構性緊信用+寬貨幣”的組合仍將繼續有利於債市,繼續維持下半年流動性無憂的判斷。
從全球視角來看,歐美疫情在秋季可能再度捲土重來,為全球經濟復甦蒙上了一層陰影。且近日,歐洲央行在6月利率決議中堅持寬鬆貨幣政策,同時宣佈將中期通脹目標設定為2%,這是近20年來歐洲央行首次調整通脹目標。值得注意的是,2%的目標是對稱性的。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2%的通脹目標不是上限。通脹可能會出現暫時的、溫和的偏離目標。這意味著未來的一段時間內都不很難看到歐洲央行收緊的政策出現。同時,美國長期通脹預期的持續回落和當前極度寬鬆的流動性,繼續推動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行。可以看到,收益率曲線平坦化趨勢正在進一步顯現,美國經濟的衰退預期不斷上升。這或將標誌著全球再通脹交易的終結,成長型/科技股開始跑贏價值型/周期股。安信策略認爲,對於中國而言,這意味著輸入性通脹壓力下降,PPI同比見頂確認,增加了貨幣政策的“靈活性”。
預期或更加寬鬆
從理論上看,降準能夠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使得A股的實體企業能夠獲得很好的融資支持,有利於企業盈利的提升。更重要的是,降準將引發市場的寬鬆預期,同時有利於利率的適度下行,對於市場風格而言,低利率有利於長久期資產,成長股主線得到強化。
從歷史上看,降準對市場的影響方向並不是次次相同,從短期來看,1%的降準幅度往往引發市場對於經濟下行的擔憂從而引發市場短期走弱,0.5%的降準幅度則往往帶來更多的寬鬆預期,市場整體中性偏強。
有望帶動LPR調整
中信證券團隊認爲,1年期MLF利率對於LPR報價影響作用較大,而LPR對實際貸款利率影響顯著,LPR下調將直接帶動企業融資成本下降。2019年8月LPR報價方式改為按照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加點形成,市場化特徵更明顯。其中,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主要參考1年期MLF利率。從實施情況來看,LPR下調後,實際貸款加權平均利率也會隨之下降,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降準疊加商業銀行負債成本控制將引導LPR下行。降準通過向金融機構注入長期穩定資金,促進綜合成本下降,從而傳導至貸款利率水平,帶動LPR調整。根據歷史經驗,自LPR改革後,兩次全面降準大多帶動報價的算術平均值下行。此外,存款基準利率改革會限制存款利率上限,有利於降低銀行的負債成本,便利實體經濟融資,為貸款利率下行提供空間。
然而,LPR的下行仍存不確定性,調整空間可能也相對有限。一方面,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在7月9日降準答記者問時強調“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那麼作為政策利率的MLF利率大概率也不會變化。根據“LPR=MLF利率+加點”,降準如果只能改變加點程度,那麼LPR實際壓降的空間就會比較有限。另一方面,價格傳導存在時滯,存款基準利率改革對LPR的影響未必能在短時間內體現出來。
浏览次数:6
文章来源:
作者:郑向东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