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財經 行业观察

美貨幣超發遭“反噬”製造商苦不堪言

发布日期:2021-07-22 15:54

澳商綜合報道美國貨幣超發後果顯現,由於原材料價格上漲和短缺,美國一些製造商現在要承擔比標價高的費用。這使得他們苦不堪言。
製造商遇42年最嚴價格上浮
根據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最新發佈的數據,6月份,美國製造商報告了42年來最嚴重的價格上浮,製造業價格指數上升到92.1%,上升4.1個百分點,創下了1979年7月以來最高紀錄,這也是該行業連續13個月價格上漲。
上周,美國勞工部也表示,不包括食品和燃料的核心生產者價格指數6月份繼續上漲,攀升幅度為2010年以來的數據之最。
ISM製造業商業調查委員會主席菲奧雷稱,前所未見的超長原材料準備時間、關鍵基本材料的大範圍短缺、商品價格上漲和產品運輸的困難正繼續影響著製造業。菲奧雷稱:“由於產品稀缺,幾乎所有基本和中間製造材料都出現了價格上漲”。
而持續供應短缺和材料成本飆升的背景下,美聯儲最新數據顯示,5月份增長0.9%之後,美國工廠產出6月份意外地下降了0.1%。儘管經濟大幅回升,美聯儲的工廠產出指數仍低於疫情前的水平
原材料價格漲吞沒利潤空間
據美媒報道,6月份,絕大多數生產材料都出現了價格上漲。原本,隨著美國經濟回暖,項目和訂單不斷增加,但美國建築公司和製造商現在表示,由於材料成本上升,他們面臨潛在的難以預測的損失。他們不得不放棄賺取利潤,或者自掏腰包來支付超出其投標的材料成本。
相關產業高管表示,鋼鐵、銅、黃銅、木材、層壓板和塑膠材料(如PVC管)的價格上漲尤其難以預測,也難以計入標書。由於生產和運輸瓶頸以及需求增長,材料庫存始終緊張。這使得一些材料價格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比如,美國卷材鋼板的現貨市場價格自今年年初以來已經上漲了超過80%。
對於製造商和建築商來說,從提交標書到實際開工可能要間隔幾個月的時間。總部位於威斯康星州傑克遜市的商業建築櫥櫃和櫃檯建造商Cathedral Builders總裁賈亞克米尼(Jody Giacomini)說,最近,該公司為膠合板、黏合劑、層壓板和其他材料支付的價格迅速上漲,已經超過了公司的投標價格。賈亞克米尼說,層壓板6月份上漲了3%,7月份又上漲了3%,但往年層壓板價格通常每年上漲1%至2%。她抱怨稱:“我們如何為兩個月後的標書定價,並仍然拿下業務?現在的價格根本不能確定”。
美國費城的鋼鐵分銷商Delaware Steel總裁戈登伯格(Lisa Goldenberg)說:“現在,對那些還沒到手的鋼材,以及我沒有信心在45天內能到手的鋼材,我不會進行任何報價”。
上述高管稱,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注重材料費用的估算。如果公司在投標中考慮過多的價格上漲因素,就很容易被那些沒有過多考慮的競爭對手壓低報價。但如果少算了價格,建築和製造公司以後會面臨更高的成本。而一旦簽訂了合同,他們的客戶往往不願意承擔這些風險。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建築承包商哈珀建築公司專門從事由美國聯邦政府出資的項目。其總裁哈珀(Jeff Harper)說,他今年已經掏了約200萬美元來支付超出其投標價格的材料成本。“這是一場真正的賭博。”哈珀說,“現在要想知道如何在十幾個競爭者中獲得合同,並且在這個過程中做到不虧本,是很困難的”。
加州一家小型金屬零件製造商AccuSwiss近期訂單激增,但其總裁薩熱施瓦拉(Sohel Sareshwala)說,該公司經營21年後首次出現虧損,因為不銹鋼和鋁以及黃銅的上漲成本吞沒了利潤,黃銅的價格過去7個月上漲了一倍多。
薩熱施瓦拉說,其客戶通常會和該公司商談多個零件批次的固定價格,且大多是回頭客,在現有價格上不斷調整可能會失去訂單。
木材價格“腰斬”難抑通脹
儘管其他材料價格齊齊上漲,但值得注意的是,過去的兩個月,由貿易行業媒體Fastmarkets Random Lengths編制的木材綜合價格指數暴跌了50%。自疫情以來,木材價格從2020年4月的每千板英尺(thousand board feet)349美元漲到了今年5月的1514美元,而現在,這一價格跌到了每千板英尺770美元。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認為,木材價格下降是好跡象。“由於短缺和瓶頸等原因,一些價格上升得非常快,它們應該停止,某些情況下實際應該下降。”鮑威爾6月底稱,“我們的預期是,現在看到的這些高通脹讀數將開始減弱……就像這些木材所經歷的一樣”。
但也有經濟學家不那麼樂觀。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經濟學家斯特恩(Michael Strain)說,儘管木材、半導體和汽車供應鏈的問題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自行解決,幫助減緩價格飆升的壓力,但是通貨膨脹的風險,並不取決於同一組商品的價格持續上漲。
“現在的問題是這些一個接著一個的、持續了好幾個月的一次性因素,是否會改變人們對未來價格上漲的思考方式,是否會使他們更有可能進入他們老闆的辦公室要求加薪。”斯特恩說,“而我認為,目前的答案是,我們並不知道”。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潘銳表示,美國過去幾十年都保持了較低的通脹率,這是因為美元作為超級貨幣享受了全球化帶來的紅利,這使得美國的通脹被極大壓縮了。美國在全球其他地方佈局生產,將其製造業向外轉移,海外人工、稅收、原材料等費用都較為低廉,因此美國能以低廉的價格進口,這幫助美國維持著較低的通脹。
“現在我們看到,全球化即便不是被逆轉,也至少是受阻了,疫情又使得整個世界市場出現了分割,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形成東亞、歐洲和美國三大區域性的市場,取代原先的全球市場。這種背景下,美國再想像過去一樣享受全球化紅利,使得它的通脹率保持低水平,基本上就很困難了。”潘銳認為,“與此同時,美國又進行貨幣超發,其國債也大規模地迅速增加,未來美國國內通脹率向上提升是確定無疑的,只不過,以什麼樣的幅度和速度提升,還得進一步討論。屆時,美聯儲可能會進行調控,但能不能調控住也不得而知”。
浏览次数:3
文章来源:
作者:郑向东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