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波动 新聞快訊 經濟解讀

【經濟觀察】博彩修法引健康發展促落實經濟多元

发布日期:2021-10-28 15:23
      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下稱《博彩法》)文本上月公佈,隨即舉行多場公開諮詢,希望聽取業界和市民對博彩業發展的意見。博彩業已合法存在逾170年,作為本澳支柱產業,變革方向尤其引人關注。2001年時放開賭牌專營權,訂定最長經營權為20年。“三正三副”六張賭牌將於明年6月到期,為規範賭牌競投、博彩業監管,特區政府於9月提出修改現行《博彩法》,並啟動公開諮詢。政府希望藉修法推動博彩業持續健康發展,並為推動經濟、就業、基礎建設及民生福利等發揮正面作用。
      文 / 澳商記者吳爾珊



      修改《博彩法》公眾諮詢會於本月22日至25日連四天舉行,加上於上月舉行的業界諮詢會,與會人士普遍關注賭牌競投能批出幾張,又花落哪家,批給期限會有多長,以及如何履行社會責任、推動非博彩元素發展,希望修法之舉,能切實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促資本積累外溢其他產業
      2001年底,澳門立法會正式通過《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配合特區政府放開賭牌專營權的決定。賭權於次年2月競投開標,澳博、永利、銀河三家獲發博彩經營權牌照。隨即三家獲牌照公司,又以“轉批給”的方式,發出三張“副牌”,給予了美高梅、新濠博亞、威尼斯人。
      賭權開放的澳門本地生產總值(GDP)增長迅速,2002年時本澳GDP僅為548.19億元(澳門元,下同),2019年時GDP達4451.19億元。其中,2019年博彩及相關服務收益,據統計暨普查局數據顯示,為2933.8億元;最高峰值出現在2013年,為3169億元;而在批出賭牌的次(2003)年,這項數據僅為303億元。
      博彩業的快速發展,促使澳門短時間積累了大量財政儲備,其他行業也獲得了賭收帶來的外溢利好。首先即是旅遊業,來自全世界各地的賭客匯集到澳門,衣食住行、吃喝玩樂便能產生大量的消費,極大地帶動了配套的酒店業、服務業、零售業、餐飲業的發展。
      2003年時,有營運的酒店場所為71家,入住率約64.2%;2019年時,有營運的酒店場所為123家,入住率約90.8%。零售業在2003年時銷售總額為62.68億元,2019年時達771.88億元,增長逾10倍。
      而隨著酒店服務的越來越完善,除了吃喝玩樂與消費外,還衍生了另一個產業,即會展業,2019年全年澳門舉辦了1,536項會展活動,會展場館總面積、從業人員數量也在不斷增加。
      博彩一業帶動本澳產業“多點開花”,同時也提升了澳門的就業率。2003年2月時,本地勞動力參與率為61.2%,到2019年第四季度,該數據為70.2%。

維持適度規模優監管標準
      但也正是因為澳門眾多產業依附於博彩業及其關聯的旅遊業,“一支獨大”使得澳門經濟韌性較差,抵禦風險的能力也較弱。雖然本澳提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已很多年,但從去年至今,新冠疫情對澳門單一經濟結構的衝擊之大,為社會各界都再度敲響了警鐘。
      時值賭牌經營權到期,為配合重新競投,特區政府早前啟動修改《博彩法》,涉及9項修法要點。總結而來,則是希望優化行業監管,促進博彩業自身健康發展,並提升非博彩元素,落實推進本澳經濟適度多元。
      對於博彩業的發展趨勢,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此前曾表態,博彩業開放後為社會發展、經濟增長、民生福利、財稅收益帶來一定規模效應,但不能無限膨脹,需考慮適合的上限。保證未來的規模要有足夠競爭力並能為本澳帶來持續的稅收,故維持博彩業適度規模是必須。
      那麼,現行的6張賭牌會否增減?根據修法文本,李偉農稱,將明文禁止“轉批給”,也就意味著,現有的“副牌”或將不再存在。而對於具體的賭牌數量,李偉農則表示,交給大家去討論。
      亞洲責任博彩聯盟主席蘇國京則認為,賭牌數量之爭沒有意義,重點在於政府需要建立一套完善有效的監管體系,形成嚴格的準入門檻,同時符合並支持國家發展戰略,“(在此基礎上)發幾張牌都未嘗不可”。
蘇國京表示,博監局已建立部分標準,但尚不夠完善。“這套監管體系應該包括硬件、軟件、服務、安全、防沉迷等多方面的行業標準,並且每年都需要優化與更新”。
      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宋偉傑表示,賭檯數量是博彩業規模擴大的決定因素,建議政府在制度層面,對賭檯數量的上限和下限訂立明確規定。
      同時,“博彩業維持發展應不僅只依靠賭場賭廳的收益,而是要進行產業鏈的發展。”蘇國京建議,在設備採購、軟硬件和服務等多個層面擴大收入,於本地解決配套崗位用人問題,並且本地人可以在這些配套企業中佔有股份,也不失為一種渠道。
      而關於批給期限,2001年賭權開放時的20年,是為了給予博企足夠穩定的發展預期,但現下是否還適用?有學者指出,時限太長不利政府檢視不足、及時改進,太短則博企會更多考慮回報因素,或縮減長線、大規模投資,認為十年會是一個較合適的期限,但應配合出台協商續期機制,到期後不再重新競投,而是通過評估來續期,從而平衡穩定博企預期與本澳有序發展。

倡設基金推非博項目履責
      “一業獨大”的博彩業在疫情下已顯示“獨木難支”,日前澳門青年博彩從業員協會曾向成員收集意見,約九成受訪者希望政府將企業非博彩元素、社會責任,如對中小企扶持,納入賭牌批給考量範圍。
      宋偉傑建議,在法律中要求承批公司須繳納博彩毛收入中的一部分固定比率的費用,用於促進社會發展、產業建設中,如城建、文化、社會、教育等。
      還有與會市民提出,澳門基金會部分資金來自博彩稅,博彩稅為澳門社會,以及帶動其他衍生行業均作出了貢獻,為本澳經濟適度多元發在打下基礎,期望可參考基金會模式,設置休閒娛樂發展基金,加強休閒娛樂元素,以更好吸引遊客;又或成立初創企業基金,助力扶持初創企業、創造特色品牌;還可以促進澳門智慧城市、智慧旅遊發展,推動經濟數字化轉型升級。
      “維持現有經營權批給數量、縮短經營權批給期限,是希望維持博彩業有序健康發展;同時,亦希望博彩業在澳門經濟中擔當好‘以大帶小’的角色”,發揮好‘旅遊+’效應,進一步豐富澳門作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內涵。”澳門青年聯合會常務理事餘渭恆表示,當局可與承批公司研究,如何把握大灣區及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機遇,推動非博彩元素項目的發展,加速澳門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配合本地人才政策,拓寬澳門青年出爐,相信可提高城市整體競爭力和韌性。
浏览次数:4400
文章来源:
作者:吴尔珊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