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外賣業陷“ 利潤還是流量 ”兩難困境 澳門市場須借勢開拓數字經濟

发布日期:2022-04-01 20:34
石偉權站在馬路邊 ,猶豫著拿出了手機 。他撥打了一通電話 ,然後隨即又掛斷了 。到底是該把店面轉讓出去 ?還是再堅持一下 ?由於疫情 ,石偉權的外賣生意再次火爆起來 ,但他卻分明從每天的賬目裡看到 , 外賣利潤在不斷下降 ,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出現負數 。“ 我賣出去一碗餛飩 ,反而還倒欠平台錢 ,你說可笑不 ?”這個剛過而立之年的男人苦笑著點起一根煙 ,狠狠地嘬了一口並把它扔在了地上 ,用幾乎呆滯的目光冷冷地說到 :“ 我看不到外賣店的未來 ”。

同樣陷入苦惱的 ,還有潘啟文 。這位在上海外灘經營著一家網紅冒菜外賣店的老闆 ,在發愁著是否應該把冒菜的單價提高 。為了增加外賣收益 ,在上海賣了三年冒菜的他 ,去年聘請了專業的外賣代運營團隊 ,但月底查賬時他才發現 ,除了房租 、人工 、水電 、平台抽成之外 ,他還需要再承擔一份代運營的支出 ,原本就微薄 的利潤現在更加難以維持 。然而 ,代運營的人卻告訴他不要漲價 ,因為他所經營的冒菜店市場差異化不大 ,一旦貿然漲價勢必流失客戶 ,得不償失 。“ 流量 ,每天都是流量 ,就不能講點兒新鮮的嗎 ?”潘啟文憤怒著對著電話叫喊 ,但冷靜過後 ,他還是選擇了聽從代運營團隊的建議 。他歎了口氣 ,雙手垂在椅背上說 :“ 有時候真的不想再和代運營的人聯繫 ,但無疑他們始終是專業的 。”

實際上 ,在經歷了“ 百團大戰 ”之後 , 國內的外賣市場如今呈現出了一家獨大的趨勢 。平台在外賣產業領域幾乎擁有絕對的“ 話語權 ”,無數的商家正在陷入要麼 漲價 ,要麼關門的兩難境地 。從商家的角度看 ,好像無論如何選擇 ,這一產業似乎都已走到了盡頭 。然而神奇的是 ,在疫情的催化之下 ,外賣產業卻正在迎來一個蓬勃發展的時期 。從消費者的角度看 ,外賣已經不只是“ 懶人們 ”的專利 ,它正在成為整個中國社會的一種“ 剛需 ”。

市場越火爆經營越困難
疫情之下 ,外賣生意在中國徹底“ 火 ” 了 。艾媒數據顯示 ,目前 ,中國在業的外賣相關企業共 197 萬家 ,從外賣相關企業類型來看 ,個體工商戶有近 183 萬家 ,佔比超92%。《中國餐飲大數據2021》的研究顯示 ,2020 年 7 月後 ,餐飲行業的線上化提速明顯 ,到了 2021 年對部分“ 賽道 ” 而言線上化已經成為不可逆的大勢 。現在大多數門店都會提供線上點單和外賣服務 ,也有不少商家發現了這一商機 ,直接轉型純外賣店 。然而 ,火爆的生意卻並沒有為外賣餐飲經營者帶來實際的收益 ,反而卻成為了很多商家經營的負擔 。“ 這並不是什麼‘ 甜蜜的負擔 ’。”石偉權稱 ,在減去房租 、 水電 、人工等正常支出後 ,自己的餛飩店 只有 30% 左右的利潤 ,但平台卻要抽走 23% 。2 月 18 日 ,發改委等部門發佈文件稱 ,要引導外賣等互聯網平台企業 ,下調餐飲業商戶服務費標準 ,降低相關餐飲企業經營成本 。3 月初 ,平台相繼發佈公告 , 提出一系列措施幫助中小商戶“ 降本 ”和“ 增收 ”,下調部分困難商戶傭金費率 , 但並未全面降傭 。石偉權沒有等到“ 降傭 ”,在 1 月初 ,他就把自己的店面轉讓了出去 。然而潘啟文卻還在經營 。他坦言稱 : “ 雖然很難 ,但現實是這個市場確實很大 ,外賣也正在成為所有餐飲經營者的 ‘ 標配 ’。現在所有人都在硬撐 ,或許只有笑到最後的人才是真正的贏家 ”。

外賣行業陷入發展悖論
目前看來 ,潘啟文要想“ 活著 ”,惟一的辦法就是漲價 。但不出意外 ,在 3 月 14 日漲價當天 ,冒菜店的流量數據出現了明顯的下滑 。此外 ,從後台可以看到 ,很多食客在平台發表評論稱這家已經吃了三年的“ 良心店 ”變了 。一位在外灘上班的白領留言說到 :“ 不僅價格貴了 ,菜量還變小了 ,差評 ”。然而實際上 ,潘啟文並沒有刻意縮減菜量 ,他只是把原來 17 元( 人 民幣,下同)的冒菜套餐改為33元。看著這些評論,潘啟文內心十分複雜。當天結業後 ,他在電話裡又與代運營團隊的負責人大吵了一架 ,他想不明白 ,他只是想 “ 活下去 ”,有什麼錯 ?在潘啟文看來 ,外賣店漲價已經成為了必然 。首先是成本問題 ,原材料價格在不斷上漲 。漲價最厲害的是食用油 。他常用的一款大豆油 ,從 2019 年 10 月的每箱 120 元漲到了 2021 年 10 月的每箱 210 元 。此外 ,蔬菜 、肉類等都在漲價 。不僅如此 ,過去 ,一個煤氣罐 270 元 ,現在要花400元,房租兩年間也漲了1萬元。

更令他難以忍受的 ,是自己必須參加平台為消費者提供的一系列優惠活動 。但大幅度的優惠成本卻主要是由商家自己來承擔 ,這導致每單利潤非常低 ,有時甚至會 虧損 。他向記者算了一筆賬 ,以外賣紅包為例 ,一張 8 元的紅包 ,自己需要承擔大約 4元 。5元的紅包裡 ,自己需要承擔2至3元 。“ 如果不參加 ,平台就會削減你的流量 ”潘啟文說 。然而在石偉權眼中 ,外賣行業之所以出現市場越火爆經營越困難的原因 ,還在於越來越多的餐飲店上線外賣 ,令整個市場發生了嚴重地“ 內卷 ”。“ 上線外賣 ,苟延殘喘 ;不上外賣 ,死路一條 ”。石偉權表示 ,所有的商家幾乎都在想著如何與隔壁的外賣店競爭 ,在這樣的環境下 ,只能是“劣幣驅逐良幣”,從而直接導致更多 商家賣的越多虧得越多 。

澳門外賣能否另闢蹊徑
內地外賣產業的火爆也令很多澳門年輕人紛紛參與其中 。提起澳門的外賣市場 ,“ 澳覓 ”創始人兼 CEO 江海濤曾指出 ,雖然澳門人口少 、面積小 ,但事實上市場並沒有人們想像得那麼小 。以去年新春佳節為例,不少學生、上班族放假,一般要待至正月十五過後 ,外賣訂單量才能恢復正常 。在疫情影響下 ,居民留在家中 ,加上試行了全年無休配送服務 ,訂單已較去年同期多了兩成以上 。疫情下 ,不少外僱不在澳 ,倘若加上這些客戶群 ,公司的訂單可能增加不止兩成 ,或可達到四成以上 。 另外 ,疫情的爆發加速了本地電子商務的發展 ,部分電子商務運營商的業務激增 , 而“ 澳覓 ”是其中之一 ,後疫情時代 ,澳 門居民將更習慣網上購物 。

其實 ,澳門外賣市場成熟的背後 ,更深遠的變化在於電子支付配套設施的完善。 據瞭解,澳門特區政府於2020年2月8日推出聚合支付系統“ 聚易用(Simple Pay) ”,相容了包括支付寶( 澳門 ) 、 澳門中銀手機銀行 、工行 e 支付 、澳門錢包 、豐支付等多種移動支付工具 ,由此標誌著澳門移動支付發展邁上新台階 ,不僅清除了線下商戶的電子支付應用門檻 ,也讓“ 澳覓 ”等互聯網平台的使用門檻進一步降低 。現如今 ,澳門本地居民已經越來越熟練 使用“ 澳覓 ”、“ Mfood ”、“ 閃送 ”等互聯網平台 ,居民生活更加方便了 。而移動支付 、電子政務等數字化工具的普及 , 也讓澳門從極度依賴線下賭業 、服務業 , 轉換成線上全渠道產業發展 ,並帶來更豐富的就業機會 。外賣為澳門市場打開了數字化經濟的 “ 大門 ”。但同時 ,也有部分專家表示 ,內地外賣產業正在經歷的“ 悖論 ”,也為 澳門市場“ 敲警鐘 ”,一味發展單一的餐飲外賣註定將陷入兩難 。為此 ,澳門外賣產業應該把握住數字化經濟的發展契機 , 不斷延伸外賣服務的範圍 ,走出一條與內地外賣產業發展不同的道路 。石偉權或許永遠也想不到 ,外賣不止能送餐 ,還能送藥 、送小件的電器 。在他看來 ,這個行當已經“ 死了 ”。然而在澳門 ,這一產業或許會迎來“ 重生生”。
浏览次数:3227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