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珠焦点 行业观察 非常好玩

“ 趕集 ”風潮激活中國市集經濟 冀“ 塔石藝墟 ”帶動澳門文旅振興

发布日期:2022-05-19 11:54

最近,周碧欣的周末都是在市集裡度過的。逛市集,成為了她在疫情期間不能隨意逛街的代替活動,也成為了她主要的線下社交場所。走進市集,周碧欣能逛上整整半天,對她而言,市集更大的意義在於認識更多志同道合的年輕人。一天市集逛下來,她或許並沒有購買多少商品,但在她的手機微信裡,一定會添加很多原創手工藝品設計師的名字。第二天,她會帶著一些有著同樣對手工藝品感興趣的同伴來市集,或交流經驗,或談天說地。當然,在臨走之時,周碧欣和她的同伴也總會在攤位上挑選一兩件自己喜愛的手工藝品帶走,也有一些攤主會主動送給他們,但她卻會想盡一切辦法將錢付給對方,“畢竟這是生意,不是嗎?”周碧欣說。“市集確實是生意,但沒人會想著通過市集‘發家致富’”。在北京市朝陽區大悅城的一處市集裡,今年26歲的攤主趙華鈺表示,相較市集经济帶動澳門旅遊業的振興於在市集上直接銷售,他更看重的是市集在宣傳和線下引流方面的作用。他說:“我自己在淘寶上有店,但相較於線上,這種線下獲得的流量則更有價值和粘性。”他解釋稱,“比如有一次我們一天就能加100多個人的微信。這些微信就會變成潛在客戶,經常有人突然發消息來說‘我之前在市集加的你,我想定製什麼’”。

 

市集,本身是一種民間商品交易的場所。有意思的是,如今這一場所對於周碧欣和趙華鈺而言卻有著另外一種同樣作用:交朋友。但不同的是,市集更注重交友本身,而店鋪則在其中夾雜了一絲生意的“味道”。無論如何,在疫情令一座城市“靜止”下來的時期,市集便肩負起了這個城市消費復甦的使命,被行業寄予厚望。

 

形態多元化發展

作為一種定期舉行的商品交易活動,市集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如今,在北京、上海、西安、杭州等中國城市都出現了市集的身影。這些市集能夠滿足青年群體的社交娛樂、興趣愛好、消費體驗等多種需求,在年輕人中掀起了一股“趕集”風潮。

 

長期參與市集活動的王鵬將市集大致分為收費與免費兩種。在他眼中,前者可以再細分而後者則被直接定義為“偽劣產品集中地”。“這是因為市集的參與者不同”他解釋稱,一場成功的商業化市集應該有至少五方面工作人員參與,包括策展方、品牌方、志願者、攤主、嘉賓,而那些不收費的市集往往是一些小攤販自發臨時組織的,沒有主辦方,雖然省了門票,但商品品質也就沒有保證,更談不上主題,其中也沒有多少真正的手工藝人入駐,多數是一些批發商和“二道販子”。說起這種免費的市集,王鵬的臉上略過了一絲不屑。

 

翻開一本破舊的筆記,王鵬開始向記者介紹起了市集不同的形態。首先是賣各種雜貨的市集,王鵬介紹到,這種市集裡的攤主大多是手藝人、設計師,或者是自己熱愛收藏,淘點新鮮玩意的愛好者。“你很難買得到在淘寶上能看到的商品。”王鵬說,“這種市集裡的商品基本上都是攤主自己手工製作,不大卻很精緻,每件商品都是獨一無二”。還有些主題類型的市集,王鵬表示,他最喜歡去的就是這種市集。“最大的特點就是每個市集都有一個自己的主題。”他說,比如咖啡市集,市集裡販賣的所有商品,幾乎都與咖啡有關,喜歡咖啡的人可以通過市集聚集在一起。讓他難以忘懷的,是有一次參加了一個“二次元”市集,他說:“當時我第一次參加這種市集,一進門發現全是打扮成各種卡通形象的男男女女,嚇了我一跳。”王鵬分析,市集形態發展到今天,早已不再是傳統的地攤,多元化、主體化已經逐漸成為了當下市集發展的主流。而那些打著市集旗號“擺地攤”的免費市集,“最好看都不要看”。

 

交流和宣傳並重

市集還是賺錢的。雖然並不為了盈利,但一天下來,趙華鈺算了算賬,裡裡外外總共能賺到1,00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這在市集的攤主裡算是一般水平,趙華鈺稱,有些有才藝或者會說話的攤主可以做到日盈利2,000元到4,000元,有一年聖誕節,他隔壁賣手工根雕的攤主一天就盈利6萬元,不僅打破了這個市集的交易記錄,也成為了市集上攤主們口耳相傳的一件佳聞。當然,更多的則是“薄利多銷”。趙華鈺打趣地說道:“幹我們這行的,颳風減半,下雨全完,真是應了羅永浩說的那句話‘不為賺錢,就是交個朋友’。”趙華鈺還記得有一次市集裡包括他在內總共有30個攤主,但顧客卻只有10名,“那天我們幾乎顆粒無收。”他表示,自己已經記不得當時為什麼人這麼少,只記得在收攤後,他和幾個攤主一起去喝了頓酒,第二天,就有一個攤主再也沒有出過攤。

 

和趙華鈺算的“小賬”不同,市集的主辦方算的是一筆“大賬”。河北“石文創”市集主辦方河北古中山旅遊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封陽表示,對於主辦方而言,市集並不賺錢。由於市集環節眾多,從確定主題到招商再到攤位配給以及美陳方式,乃至場地落位、物料印刷製作、宣傳等一系列操作都需要主辦方先行墊付。“算下來,我們其實並不比那些攤主多賺多少。”封陽說道。然而,一場市集辦下來,收穫的遠遠不止金錢。封陽稱,市集上大多是個體戶,宣傳經費有限,開直播也打不開銷路。跑市集,交一次攤位費,就屬於是交了一筆宣傳費,“品宣大於銷售。”他表示,能跑市集的人大多也是認可市集為他們帶來的宣傳價值,“我家附近有一家咖啡店,如果有市集的話,他們寧可歇業也要去參加”。封陽回憶,去年他們主辦了一場石雕市集,攤主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石雕商及藝人。市集開業第一天就引流2萬多人次,當天成交額雖然不大,但根據後續調查,有很多攤主都收到了來自全國的訂單,反響熱烈。封陽說:“舉辦市集更多還是提供一個平台,讓品牌商家、消費者和組織者三方能同場交流。”

 

可帶旺澳門文旅

隨著內地市集興起,澳門市集也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實際上,早在2008年,“塔石藝墟”作為澳門市集的代表,就已成為了澳門最具規模的文創產品展銷與交流平台。如今,“塔石藝墟”每次舉辦均吸引眾多澳門及來自鄰近地區的文創品牌參與。在疫情的衝擊下,該市集無疑承擔起了澳門旅遊經濟振興的重任。澳門文化局表示,“塔石藝墟”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文化和旅遊發展規劃》的文化創意發展項目,將持續優化活動內容,期望將其打造成為大灣區文化產業品牌盛事。

 

據瞭解,“塔石藝墟”每年春季、秋季分別舉辦,而今年4月至5月1日,“塔石藝墟”不僅在每周設有逾百個特色手藝及創意飲食攤位,展示及銷售涵蓋生活用品、衣物配飾、手工藝品、手制天然產品等風格多樣的文創商品。同時組織了澳門手藝人到大灣區參與市集活動,向內地業界及民眾展示澳門創意多元的文化形象,促進大灣區文創領域的交流合作。此外,今年“塔石藝墟”還為觀眾帶來了多場澳門及內地歌手的精彩音樂表演和創意手藝坊,讓市民及遊客感受到了別具特色的休閒文旅體驗。對此,中國旅遊研究院研究員吳普表示,澳門作為一座擁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的旅遊城市,在疫情來臨之際,推動“塔石藝墟”等市集的發展,勢必將帶動本地旅遊業的振興,為在疫情期間加強內地與澳門的文化交流提供支點和基石。

浏览次数:2351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