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珠焦点 社團熱議 行业观察

童書市場生亂象亟需加強監管 冀澳門推動產業延伸“出海”

发布日期:2022-06-09 10:38

不久前,“毒插畫”事件屢上熱搜,在中國內地掀起輿論浪潮。5月30日,中國教育部明確通知要求全面排查中小學教材。隨後,人民教育出版社也發出道歉並承諾整改。隨著事件的不斷發酵,對“毒插畫”及相關問題的排查,也從教材類讀物延展至兒童文學類讀物。一時間,中國童書市場亂象逐漸“浮出水面”。不只是在本次事件中被披露的《東方娃娃》、《扁鵲看病》等兒童繪本,在中國很多兒童圖書櫃檯上,亦赫然擺放著諸如《屍畫》、《向日鬼呻吟》、《教主,你就從了吧》等書籍,封面與插圖充斥著骷髏、鬼臉、兇手甚至強姦等畫面。

 

對此,社會上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一種聲音認為,面對這些問題兒童圖書,相關部門應該趁早管理,追究責任;另一種聲音則表示,“毒插畫”及相關問題的出現,主要在於出版商在童書市場上不賺錢,由於資金缺少才導致粗製濫造,純屬商業問題,不必“上綱上線”。那麼,在中國,童書產業究竟賺錢嗎?答案是肯定的。

 

實際上,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童書出版一直呈現井噴式的發展,連續多年實現高速增長。加之近兩年,中國“雙減”政策落地,中小學教育轉向“素質教育”。以兒童繪本為代表的一批童書則成為了中國出版市場上的“新寵兒”。據今年4月,《經濟日報》發佈的童書市場消費數據顯示,與10年前相比,中國各年齡段未成年人圖書閱讀量都有非常明顯的提升。其中0歲至8歲兒童人均閱讀量從4.78本上升至10.02本,10年間增加了一倍以上。潛力巨大的童書消費市場吸引了大量的融資,以至全國90%以上的出版社都開始涉足童書領域。

 

但同時,童書產業風光表現下,亦不斷滋生著各種亂象。除了“毒插畫”的出現、盜版叢生、偽書猖獗、內容低劣等問題也存在已久。“其背後反映的,則是中國在該領域的監管缺位。目前國內沒有針對童書出版的分級和管控的法律法規,行業內也容易出現審核機制漏洞”。北京開卷總裁蔣艷平稱。

 

事實上,中國本土市場上也有很多優秀的兒童讀物繪本,那些真正為行業發展而盡心竭力者,希望通過各種方式讓“好書”留下來,為此,他們開設線下繪本館,線上則通過數字化方式將圖書轉化為有聲讀物。蔣艷平表示,除了內地,在港澳地區也有許多優秀的從業者在積極聯繫海外市場,希望能將中國兒童圖書產業向海外拓展。同時,她強調稱,但這一切的前提是中國的市場監管能夠進一步加強,只有“質高物美”的兒童圖書才會得到國內外市場的認可。

 

市場需求旺盛

北京市的黃雅莉家裡有兩個孩子,為了滿足孩子們的閱讀需求,黃雅莉從孩子1歲起就開始給他們購買兒童繪本。如今,她的家裡堆放著上萬冊兒童圖書讀物,為了不佔據家庭的太多空間,黃雅莉夫婦甚至單獨在家裡開闢出了一面牆用來存放這些繪本讀物。“我沒有精確計算過,我覺得有一萬多本了,最貴的上百元(人民幣,下同),便宜一些的也要幾十元,為了這些兒童圖書,我花費了不下10萬元”。她表示,自己在買書方面已頗有心得:要購買一些獲過獎的兒童讀物,比如那些獲得“凱迪克獎”、“國際安徒生獎”的書。

 

此外,要關注一些公信度比較高的出版社,比如21世紀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後浪出版社等。同時,可以購買一些經過時間歷練的童書系列,比如DK系列。黃雅莉只是當前中國眾多兒童圖書消費者的一個代表。中國兒童繪本讀物早在進入千禧年時,就已經成為了中國圖書出版業的“主力”之一。

 

消費者對繪本的熱愛更是直接反映在銷售業績上,讓繪本成為少兒圖書領域很賺錢的品類之一。據開卷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總規模為894億元,其中少兒圖書市場規模達到了234.59億元,佔總體的26.24%。而少兒圖書中,兒童繪本佔到了少兒圖書零售市場的24.98%,市場份額高達58億元,穩居細分品類第二位。

 

行業百家爭鳴

隨著時代的演變,童書行業的業態也正在變得更加豐富多彩。當前,包括蒲蒲蘭、海豚繪本花園、凱迪克、愛心樹、啟發、信誼、暖房子、世紀繪本花園、麥田等書企紛紛設立的線下繪本館,成為了行業內新的增長點。

 

據悉,“蒲蒲蘭繪本館”、“老約翰繪本館”、“愛貝樂繪本館”、“童立方親子繪本館”等線下繪本館的建立,是讓兒童圖書走出書店,步入人們更為熟悉的商場購物中心、社區、早教中心等地的一種全新業態模式。通過借閱繪本、講故事、免費講座等簡單的活動,線下繪本館可以讓更多的孩子能夠接觸到優秀的高質量兒童圖書。同時,隨著線上線下繪本共享和付費借閱新型模式的到來,繪本館的未來也迎來了一個新的發展契機。

 

此外,技術的發展也令兒童圖書數字化成為了可能。比如咿啦看書、伴魚繪本、繪本森林、哢噠故事、凱叔講故事等多項產品都在此處發力。據介紹,咿啦看書作為兒童數字閱讀平台,2018年上線的面向幼教園所的產品“動畫繪本館”,上線50天,在全國的園所開通量突破2,000家。目前咿啦看書APP註冊用戶數已超800萬。凱叔講故事已將兒童線上(有聲)讀物產品繪本化,2020年實現全部進貨貨總額5,000餘萬元,線下開拓繪本館。背靠樊登讀書IP,樊登小讀者APP聚焦兒童閱讀習慣養成付費型APP,內容涵蓋繪本讀物、科普、親子教育知識,盈利模式主要為會員付費,截止目前,會員用戶達200餘萬,2021年發力線下做閱讀課。

 

從圖書繪本到線下繪本館,再到線上有聲讀物等模式,童書市場產業也步入了多元化發展的“快車道”。然而不能忽略的是,在此期間一些“毒童書”也隨之流入市場,成為危害少年兒童身心健康發展的一大毒瘤。

 

對此,黃雅莉深有感觸。數年來的購書經驗,讓她對一些“毒童書”深惡痛絕。她向記者說到,那些成套販賣的便宜盜版童書,大多品質不佳,不僅有“毒害”內容,而且其書質量本身也有很大的問題。“那些正版圖書大都會採用大豆油調墨,但成本很高,而那些盜版童書為了獲得最大利益,書中則可能會含有超標的鉛等重金屬元素”。黃雅莉稱,長期閱讀這樣的書籍,不僅會對孩子的精神造成“污染”,更有可能直接危害孩子的身體健康。對此,蔣艷平也呼籲政府相關職能部門,加快對童書出版行業的立法進度,加強政策性監管力度,為行業發展提供一個良好的健康環境。

 

 

產業向外轉移

童書市場的火熱也帶火了一批以此為生的職業作家。除了內地的鄭淵潔、沈石溪、金波等童書創作巨匠之外,在澳門也有一批優秀的童書創作者深受讀者喜愛。朱叢遷就是其中之一。

 

據瞭解,長期從事兒童創作的朱叢遷現任澳門兒童文學協會副監事長。2016年,憑藉出版的第一部長篇兒童科幻小說《恐龍人與我走出的秋季》,一舉摘得共青團中央和騰訊2016NEXTIDEA影視盛典最佳原創IP、年度最佳青年編劇,獲評廣東省委宣傳部組織的廣東省原創文藝精品扶持項目,被評為2016上海書展暨“書香中國”上海周好書大推薦—100位出版名家特別推薦讀物。而緊接著在2018年出版的《恐龍人:失控的未來》,在2018上海國際書展博洛尼亞童書展強勢首發,並被專業團隊改編成科幻舞台劇全國巡演。

 

談及澳門兒童文學的發展現狀,朱叢遷認為,澳門在出版上佔有優勢,同時澳門人對兒童敏感感知度高,是為兒童文學提供深厚生長的土壤。但基於人口基數及消費文化的客觀因素,出版後應往外拓展市場,“因為兒童文學的現狀是,澳門家長對文化消費還沒有建立期待,與其買書給小朋友,倒不如買玩具。加上澳門市場體量小,容易‘內卷’。但澳門有先天性優勢,擁有良好的國際視野,可以和國內合作,同時也能與葡語系國家合作,開拓更大的市場”他說。

 

恐龍人系列源自龍圖騰的元素,承載著優秀的中華文化,朱叢遷希望可透過澳門作為中心,對葡語國家進行輸出。他透露現著手準備恐龍人系列聯冊的出版計劃,已與頂級的兒童文學出版社達成初步合作意向,也與影視公司洽談動漫改編,朱叢遷說:“我們希望在這件事情上,謀求更多澳門業界參與,希望在推動日後產業政策,以及連結澳門與葡語系國家方面,擴大澳門的影響力”。

浏览次数:3235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