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珠焦点 行业观察

光伏技術迭代升級加速市場競爭 澳門推動形成清潔能源融行業發展新模式

发布日期:2022-06-16 10:24

端午過後,中國光伏產業迎來了意料之中的火熱。不僅在A股市場上,多家光伏領域上市公司紛紛宣佈擴張產能計劃,而且隨著大硅片和以鈣鈦礦為代表的新一代光伏企業崛起,中國光伏市場逐漸步入了競爭的“白熱化”階段。

 

然而,在光伏企業工作的張子墨意料不到,將迎來更為忙碌的工作節奏。6月3日,端午節當天,原打算好好休息一天的他,一大早就接到了廠裡的電話。“喂,老張,有一批FBR顆粒硅下游企業急著要,能不能加個班啊”。放下電話,張子墨急忙驅車趕往廠區。塔吊林立,機器轟鳴,雖然在假期,但整個廠區都在滿負荷運轉,沒有一點兒節假日放鬆的氛圍,反而比往常還要忙碌。臨近中午,一輛長13米的高欄大貨車才緩緩駛出成品庫廣場。直到這時,張子墨才能緩上一口氣:“剛剛駛出的車上,裝載著大量FBR顆粒硅,一切順利的話,今天就可運到下游廠家”。在廠區現場,像這樣的高欄大貨車不時地頻繁進出。據張子墨介紹,在正常情況下,每天都有近90噸FBR顆粒硅從這裡運往全國各地。

 

這只是中國眾多光伏產業上游企業的一個場景。事實上,近兩年來,隨著中國相關部門連續出台多項利好光伏產業的政策,以及因為俄烏衝突引發歐洲能源危機,中國新能源行業迎來了空前的發展機遇,光伏海內外市場需求前景廣闊。據中國能源局數據,截至2022年3月底,中國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約320GW,同比增長22.9%。第一季度光伏新增裝機容量13.2GW,同比增長148%。在國際上,據伍德麥肯茲預計,2022年,全球光伏市場新增裝機容量將累計突破1,000GWdc大關。

 

“市場火熱,競爭加劇,與此同時不斷湧現的新技術也為光伏行業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對此,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助理秘書長江華表示,值此“乾坤未定”之時,不知中國光伏市場上還要出現“幾匹黑馬”,“幾只黑天鵝”。

 

政策推動引燃產業

光伏產業簡稱PV(photovoltaic)主要指以硅材料的應用開發形成的光電轉換產業鏈條,包括高純多晶硅原材料生產、太陽能電池生產、太陽能電池組件生產、相關生產設備的製造,以及光伏發電的應用等多個環節。相較於西方發達國家,中國光伏產業起步較晚。但在全球關注環保問題及中國“雙碳”目標確立的背景下。光伏發電憑藉“三低”即低污染、低能耗和低成本優勢,受到國家政策大力扶持。近兩年來,為平穩度過“碳達峰”關鍵期,中國密集出台系列光伏發電扶持政策,鼓勵“光伏+”與建築、交通、工業等場景的進一步融合,有序推進分佈式光伏發電,並提升光伏發電的智能性與穩定性水平,助力產業加速發展。

 

去年4月,中國工信部等五部委印發《智能光伏產業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5年)》,明確到2025年,光伏產業智能化水平將顯著提升;智能光伏特色應用領域大幅拓展。同年6月,中國國家能源局綜合司下發《關於報送整縣(市、區)屋頂分佈式光伏開發試點方案的通知》,將開展整縣(市、區)屋頂分佈式光伏建設,規劃黨政機關建築屋頂總面積光伏可安裝比例不低於50%,學校、醫院等不低於40%,工商業分佈式不低於30%,農村居民屋頂不低於20%。

 

至此,中國光伏產業正式迎來了蓬勃發展的時期。在政策的推動下,2021年,分佈式光伏新增裝機規模首次超過集中式,成為光伏領域最大的“黑馬”。國家能源局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戶用光伏繼2020年首次超過1,000萬千瓦後,2021年超過2,000萬千瓦,達到約2,150萬千瓦。戶用光伏已經成為中國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和落實“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力量。在時代的浪潮下,一大批卓越的中國光伏企業頻頻湧現市場。包括晶澳科技、天合富家、正泰安能、因能科技、創維光伏、陽光新能源、中來民生等中國光伏企業正式走向了行業的前端。

 

海外市場需求強勁

6月6日美國白宮宣佈依據《國防生產法》在未來兩年停止對東南亞四國(泰國、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的太陽能電池板徵收關稅,並以此作為推動清潔能源計劃的一部分。

 

對此,江華表示,俄烏衝突後,歐洲國家紛紛提出能源獨立性要求,在歐美的政策下,中國光伏產業的景氣度迎來了階段性利好。他進一步闡釋稱:“東南亞各國在光伏產業鏈中負責組裝,其原材料和零部件還是來自中國。‘關稅豁免’或利好在東南亞部署了光伏組件生產,並借道東南亞出口美國的相關中國光伏企業。”實際上,海外市場上對中國光伏組件的需求從未下降過,近兩年來尤為明顯。據公開數據顯示,2021年歐洲市場從中國光伏企業進口40.9GW光伏組件,較2020年的26.7GW同比增長54%。今年一季度,歐洲市場從中國光伏企業進口16.7GW光伏組件,同比增長145%。

 

新技術引發新競爭

在政策和市場需求的“雙輪”驅動下,光伏行業技術進步也在持續推動降本增效。在產業上游,大硅片正在取代傳統的小尺寸硅片,成為業內的“新星”。據悉,目前,光伏市場主流的硅片尺寸有3種,包括166mm、182mm、210mm。成本是光伏行業發展的關鍵要素,而從轉換效率、單GW設備投資額、產品良率、量產數據,大硅片的優勢是明顯的。新技術的誕生必然要“攪動”市場的格局。自單晶取代多晶成為市場主導地位後,隆基綠能與中環股份就已確立了行業“雙雄”地位。但大硅片發展超預期,兩家公司再怎麼擴產都無法滿足日益增長的大硅片需求。目前,硅片的競爭格局已經鬆動。

 

同樣競爭加劇的還有產業中游。日前,全球首條百兆瓦鈣鈦礦產線在浙江衢州正式量產。從2009年首次面世,到2022年首條規模化線落地,十多年間,新一代光伏技術鈣鈦礦不斷刷新轉化效率最高紀錄,並取得其他太陽能電池技術幾十年才實現的發展。對此,江華認為,鈣鈦礦實現百兆瓦級的規模化量產,意味著以鈣鈦礦為代表的新一代光伏電池技術向產業落地邁出了重要一步。

 

據介紹,鈣鈦礦光伏電池是一種新型人工合成光伏材料,相對晶硅太陽能電池有高吸光率、高轉換效率、柔性、透光的優勢,可以在陰雨天等低光照環境正常工作,能接受極端低溫和高溫,具備柔性且具有20%至80%的透光性。在此背景下,一些企業也紛紛入局。近日,昆山協鑫光電材料有限公司宣佈完成數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此次融資由騰訊領投,所融資金將用於進一步完善公司100兆瓦鈣鈦礦生產線和工藝。5月5日,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在寧德時代業績說明會上稱,公司鈣鈦礦光伏電池研究進展順利,正在搭建中試線。

 

澳門光伏潛力巨大

事實上,在以光伏為代表的的清潔能源領域,澳門在產業上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如節電節水、建築能效、交通減排等領域,可以多元化地推進項目和產品研發,以滿足澳門的節能環保市場需求,並且應利用澳門政府經費充裕的優勢開拓前瞻性技術研發。澳門還應利用市場便利和優勢,充當項目“孵化器”,積極推動光伏等清潔能源和節能環保項目的產業化和市場化。

 

對此,澳門亞太拉美再生能源產業研發中心理事長羅兆就曾言及:“現在的大學裡有一些空置的教學樓,有很多閒置的屋頂。我們認為,完全可以把這些閒置的樓房屋頂作為光伏發電的實驗地,希望能為我們產品的實驗過程中提供一些數據。”

 

與此同時,澳門在與大灣區攜手發展光伏產業方面,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去年10月,在粵港澳大灣區新能源產業高峰論壇上,澳門光伏產業協會會長沈輝就表達了這一個觀點。他在會上表示,當前廣東部分城市在光伏細分領域形成了一定的優勢,未來應該重點關注應用端,例如在全國率先實現5%至10%的光伏發電比例,同時發展一些高端的發電形態,如太空光伏電站等。他認為光伏建築可以助推建築發展新模式,其發展前景巨大,在澳門可以適當推廣。無論是羅兆還是沈輝,他們都希望澳門可以在中國光伏產業發展方面作出積極貢獻,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為中國光伏產業的進一步發展提出“澳門方案”。

浏览次数:658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