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察

“虛擬人”引爆元宇宙新產業風口2030年料中國市場規模逾2,700億元

发布日期:2022-08-17 11:41

打開軟件,挑選心儀的“虛擬人”形象,換上服裝,挑選聲音和場景,一鍵導入需要直播的內容視頻,單擊“開始”,一場24小時的“虛擬人”直播帶貨就完成了。“自從有了‘虛擬人’,我再也不用起早貪黑到直播間裡去了”。李小婉是一名浙江省杭州市的MCN機構負責人,每天的工作就是承接各種商業產品,並在自己的直播間裡安排主播帶貨。但隨著國內的疫情出現反復,直播間也隨時可能會被封停。為解決這一問題,李小婉購買了“虛擬人”直播服務。“一開始,我只是想試試,沒想到‘虛擬人’這麼好用”。李小婉表示,自從使用了“虛擬人”以後,不僅工作不再受場地限制,而且自己的業務銷量也隨之翻了一番。

 

同時,隨著使用的不斷深入,她發現相較於聘請專業的主播帶貨,“虛擬人”成本更低。她說:“‘虛擬人’在大規模大批量應用的時候,成本會逐漸遞減。請真人主播,尤其是有一定粉絲基礎的主播成本昂貴,但是‘虛擬人’主播就只是一筆固定的支出,不會隨著直播時長或次數的增加產生更高的溢價付費”。

 

此外,“虛擬人”在能力上還存在著超越真人的價值。比如,“虛擬人”可以在不同的場景間使用不同的語言進行交流互動等。如今,李小婉的機構採取的是“雙線”運營模式,一部分國內優質產品依舊用真人主播進行帶貨,但另一部分高端國際產品則使用“虛擬人”帶貨。

 

實際上,不止是直播帶貨,隨著AI技術的持續進步和元宇宙概念的不斷“發酵”,近兩年來“虛擬人”早已走出直播間,開始在汽車、銀行、證券等行業“持證上崗”。“虛擬人”的火熱也帶動了其整條產業鏈的興旺。據瞭解,2021年國內新增“虛擬人”相關企業超6萬家。截至目前,國內虛擬數字人相關企業超過16萬家。根據產業服務平台量子位發佈的《虛擬數字人深度產業報告》,到2030年中國虛擬數字人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2,700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身份型虛擬人”(虛擬偶像、虛擬IP等)的市場規模預計達到1,750億元,佔主導地位,而“服務型虛擬人”(虛擬主播、數字員工等)總規模也將超過950億元。

 

火出圈的虛擬人

“虛擬人”是指具有數字化外形的虛擬人物,需要具備三個主要特徵:擁有人的外觀、人的行為和人的思想。代表性的細分主要是虛擬偶像、虛擬員工等。

其實,早在2019年,李小婉就已經開始關注“虛擬人”這一新技術的實際應用了。但在彼時,由於技術開發能力還不甚成熟,除了在影視領域知名度比較高的“洛天依”之外,“虛擬人”在社會上的知名度還不是很高。另外,高昂的“虛擬人”製作費用,也使一大批企業望而卻步。但僅在兩年後,這一現象就出現了變化。據李小婉觀察,2021年6月前後,“虛擬人”開始在市場中熱起來。她關注到,當時市場已經陸陸續續出現一些代言“虛擬人”,比如天貓的Ayayi和鍾薛高的阿喜Angie。同年11月,“柳夜熙”的出現,則是被公認為“虛擬人”爆火的重要節點。自此之後,“虛擬人”則頻繁地出現在社會的各個領域。

 

在文娛界,美女學霸“華智冰”、谷愛淩的智能分身“MeetGu”等成為文娛界的頂流新秀。在媒體界,虛擬主播、虛擬記者的出道也令人津津樂道。人民日報推出的AI虛擬主播“果果”,可以清楚地利用英語、廣東話等多種語言向觀眾進行播報;2021年全國“兩會”期間推出的數字主播“小C”,以一頭清爽幹練的短髮和高顏值示人,剛出道就對話代表委員和專家,“沉浸式”解讀兩會熱點,如今微博粉絲已有132萬。

 

與此同時,各大企業也在打造“虛擬員工”。萬科首位數字化員工“崔筱盼”獲得“最佳新人獎”,在系統演算法加持之下,她以遠高於人類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種應收、逾期提醒及工作異常偵測中大顯身手。如果你留心觀察,可以發現一些商場裡的代言人海報也紛紛換成了“虛擬人”。以國風“翎_Ling”為例,出道兩周年,這位虛擬明星已拿下了寶格麗、雅詩蘭黛、天貓奢品等多個品牌的合作及代言。

 

更廉價也更親民

“虛擬人”憑什麼火出圈?在李小婉眼裡,這一問題的答案顯然是在技術成本。她表示,在兩年前,她就想引進“虛擬人”進行直播帶貨,但動輒十幾萬的製作費用令其打了“退堂鼓”。沒想到的是,僅僅兩年之後,“虛擬人”不僅操作變得簡單,價格也降了下來。

 

李小婉使用的“虛擬人”服務,來自於一家供二次元、超寫實數字人形象定製服務的公司元創島。據該公司的官網的資料顯示,只需三步,商家就能借助公司的技術開啟“虛擬人”直播:運用公司的雲服務,隨意創造角色豐富、造型多變的虛擬形象;無需昂貴的動捕設備,一個攝像頭就能輕鬆搞定捕捉;安裝客戶端,就能同步直播方案,支持抖音、快手、虎牙、微信視頻號、鬥魚、B站等平台。

 

不僅操作起來簡單,價格也格外讓人“心動”。目前,該公司主要提供三種服務:面部捕捉、半身捕捉和全身捕捉。價位最低的產品中,設備只需“電腦+手機”的面部捕捉,就能使用公司的所有數字資產,即27個女性角色和21個男性角色,外加可以DIY的捏臉系統,價格上則以使用時間來分,每月599元,每年4,999元。捕捉的範圍越大,費用越高,半身捕捉效果,每年7,999元,全身捕捉則需要另外支出1.2萬元的感測器設備費用。

 

此外,“虛擬人”的火爆也離不開“Z世代”的追捧。今年以來,“虛擬人”打造的IP形象不斷推陳出新,從外在到內在,從華麗的表演到實實在在的能力呈現,其目的都是為了迎合“Z世代”的審美和消費需求。數據顯示,“Z世代”群體規模約2.5億人,已成為中國互聯網的中堅力量,可以說他們的消費與審美需求直接影響“虛擬人”的研發與應用。艾媒諮詢調研顯示,中國“虛擬人”愛好者中,19歲至30歲之間的年輕人佔比63.4%。與此同時,37.2%的受訪網民每月為“虛擬人”花費金額在200元及以下,24.8%的受訪用戶表示,願意花更多的錢支持虛擬人物。

 

 

將迎來千億市場

在此背景下,“虛擬人”已經能夠撐起一個千億的產業市場。據天眼查顯示,中國近七成的“虛擬人”企業都成立於1年之內。隨著技術創新步伐加快,“虛擬人”進入門檻逐步降低,入局玩家數量增長也尤為迅速。不少公司正在發力佈局“虛擬人”產業。從企業地區分佈來看,廣東、山東、江蘇三地排名前三,其中廣東擁有超3.3萬家企業,排名第一。研報顯示,2021年下半年以來,“虛擬人”賽道在投融資領域維持著高景氣。一級融資市場為“虛擬人”相關公司提供了極大的資金助力,主要集中在“虛擬人”生態、虛擬偶像、AI內容生成與“虛擬人”綜合服務等方面。

 

據瞭解,2021年,“虛擬人”相關企業融資共有2,843起,融資金額為2,540億元。而2020年,相關企業融資有1,713起。不僅如此,包括紅杉、IDG、順為資本在內的一線基金紛紛入局,總融資金額達到近8億元。最近的投資信息來自字節跳動,今年1月,打造了虛擬IP形象“李未可”的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宣佈完成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由字節跳動獨家投資。

 

“我們2017年關注這一賽道的時候,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虛擬人’是什麼。就在2021年,尤其是下半年,好像很多人都明白了。不少投資人都在尋找合適的投資標的。”盛景嘉成投資人劉迪說。

浏览次数:2789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