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財經 行业观察

中國數字藏品產業亟待規範化管理 冀開發新技術推廣澳門文化

发布日期:2022-08-26 12:17

或許在多年以後,徐遠東依然會記得2022年8月16日的那個上午。在一陣手忙腳亂的退款後,他將“幻核”的官方公告截圖並發到了朋友圈,配文則寫到:“NFT在中國走完了它短暫的一生”。

 

8月16日,騰訊旗下的數字藏品平台“幻核”官宣關停,收到消息後的徐遠東一時間茫然無措。太突然了,此時徐遠東在“幻核”平台裡尚有百餘件數字藏品,包括一件剛剛入手的某知名二次元定制圖像。雖然官方發佈的公告稱可以繼續持有,但平台都關停了,誰還會繼續收藏這些“前途未卜”的數字藏品呢?兩個小時後,徐遠東收到了一部分數字藏品的退款。但他卻高興不起來,在他的記憶裡,那時的天空,悶熱、陰霾。

 

實際上,中國數字藏品市場遠沒有徐遠東想像的那樣悲觀。雖然在頭部領域,部分大廠的數字藏品平台正經歷這一場“國進民退”的變革,但這依舊抵擋不住數字藏品平台在中國的增長勢頭。2021年,NFT(Non-FungibleToken,非同質化通證)概念大火。今年,由其本地化衍生的數字藏品行業在國內迎來“爆發期”。據01區塊鏈、Forechain不完全統計,2019年至2022年8月,國內數字藏品平台達998家。

 

在已知具體上線日期的數字藏品平台中,僅2022年上半年新增數字藏品平台達639家,佔比近90%,其中4月新增數字藏品平台更是達199家。當前,中國數字藏品應用場景十分廣泛,帶火了博物館、文博、藝術作品、動漫、IP原創作品、版權等行業。一份來自艾媒諮詢最新發佈的《2022-2023年中國數字藏品運行狀況及投資消費行為監測報告》調研數據則顯示,2021年中國數字藏品銷售額為1.5億元(人民幣,下同),預計未來幾年將保持150%左右的增長速度,預計2026年,中國數字藏品銷售額將達到151.12億元。

 

重新解構的市場

 

徐遠東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數字藏品的,彼時他還對數字藏品沒有過多關注。徐遠東通過網絡瞭解到,所謂的數字藏品,是數字經濟與元宇宙發展的產物,是基於區塊鏈技術進行惟一標識的數字化文創產品,涵蓋繪畫、圖片、音頻、視頻、三維模型等多種內容形式。在保護其數字版權的基礎上,數字藏品可實現數字化發行、購買、收藏和使用。憑藉相關底層技術所賦予的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不可複製、可追溯等特性,數字藏品成為具有收藏價值和現實資產屬性的數字資產。抱著獵奇的心態,徐遠東進入了這個“新奇”的世界,隨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但隨著“幻核”的關停,徐遠東卻愈發看不懂這個市場了。用他的話說,中國現在的數字藏品市場怎一個“亂”字了得。

 

誠然如其所說,中國數字藏品市場正在上演如此神奇的一幕:一方面以騰訊、阿里、百度、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為首的數字藏品平台正在逐漸“降溫”。在今年4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證券業協會聯合發佈的《關於防範NFT相關金融風險的倡議》下,不止是“幻核”,賽博藝術平台、嘉熠元藝平台、駿網數藏先後表示,接政府相關部門通知,關閉二級市場,只啟用轉贈功能,待審查合規後再重新開放交易市場。而TT數藏、昌盛數藏、頂藝TopArt、無極數創空間等中小型平台則直接宣佈停運。

 

取而代之的,則是擁有著國有背景的數字收藏平台。無論是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旗下的官方平台“天工數藏”正式上線,還是大河報·豫視頻官方數字藏品服務平台“大河數藏”的官宣運營,無疑都意味著中國數字藏品頭部市場正在重新解構;而另一方面,隨著平台搭建成本的逐步降低,一大批“新玩家”也隨之大量湧入該市場。徐遠東告訴記者,他經常能看到一天內各種平台冒出八個到十幾個。“甚至一個公眾號、小程序,都能成為數字藏品平台的‘基地’。

 

熱度不減的產業

“數字藏品真正在國內火起來是在2022年3月、4月,發展至今已經有一兩千家,這裡面有央企,如靈境·人民藝術館、新華數藏等,也有上市公司,比如藍色游標MEME、京東靈稀、閱文集團數藏等,但更多的是中小企業運營的‘琳琅滿目’、‘魚龍混雜’、‘來路難查’的中小數藏平台。”

 

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元宇宙工委聯席秘書長高澤龍表示,近兩年來,隨著元宇宙概念的走紅以及NFT技術在中國的應用落地,數字藏品在國內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最上游是一些文創藝術開發者,他們可以是非遺人員,也可以是政府或博物館乃至傳統媒體行業;中游則是一些搭建平台的互聯網從業人員而下游則是數藏玩家。同時,他認為,當前中國數字收藏平台的“爆發式”增長,或與其較低的搭建成本有著密切的關係。

 

那麼,搭建一個數字收藏平台究竟要多少錢呢?記者通過淘寶隨機搜索即可查知,現在一個數字收藏平台的H5開發僅需2.9萬元,如果包含APP,則也只需要5.3萬元。同時,平台包含發佈藏品、空投、轉贈、分享推廣海報、邀請、抽籤、區塊鏈信息服務、二級市場(寄售)等17項功能。

 

而在產業鏈上游,數字藏品所能帶來的實際經濟效益也吸引著大量的創作者進入這一領域。今年年初山東省以非遺項目濟南皮影戲為元素創作打造的7,000枚數字藏品,一經上線便銷售一空,傳承人從發行平台分賬近10萬元,相當於疫情期間其辛苦一年的演出收入,且不用任何實體物料。對於產業鏈下游的玩家而言,相較於傳統的藝術藏品,數字藏品具有價格便宜(一級平台成交價)、沒有場地交易限制,以及可以避免損耗等優勢。

 

此外,數字藏品也能被地區政府所用來推廣地區特色文化。比如在今年6月,全球化的數字藝術產品及服務機構,元気星空METACHI宣佈,與澳門自強文創智庫建立戰略合作關係,依託澳門特區政府的支持,發佈了首個以澳門旅遊和文化內容為主題的數字藏品,光繪澳門系列。據悉,本次發行的4幅作品,選自中國“光繪第一人”王思博新近全新創作的光繪澳門系列。這組作品以澳門世界文化遺產“大三巴”、“議事亭前地”等歷史城區建築和匯聚中西方特色的“官也街”等街景為背景,運用新的藝術創作和表現形式,幫助大眾更好瞭解澳門的文化和歷史。

 

逐漸規範的未來

熱度高、成本低,大量玩家的湧入也令這一行業出現了一些令人不悅的“異變”。比如平台“跑路”、虛假宣傳等問題時常發生。而這也是官方不斷出手大力整治這一領域的根本原因。“對於國內湧現的這批數字藏品平台是否合規,目前法律沒有明確規定,但如果售賣數字產品是基於其虛擬貨幣的屬性進行炒作,就涉嫌違法。此外,還要看平台是否取得了相關資質,數字藏品交易平台的性質是否有將數字藏品進行金融化、證券化的傾向”。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說。

 

雖然當下數字收藏平台的未來確實“前景不明”,但徐遠東在近兩個月來,還是看到了數字藏品發展的新方向。前段時間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發佈了《上海數字經濟發展“十四五”規劃》首次將NFT概念納入其中,並在數字貿易領域提出,支持龍頭企業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設,研究推動NFT等資產數字化、數字IP全球化流通、數字確權保護等相關業態在上海先行先試。

 

徐遠東認為,伴隨著行業的規範發展,數字藏品一定會從“概念試錯期”,進入“理性經營期”。“潮水退後,或許是‘一地雞毛’,但中國人從來不缺乏從頭再來的勇氣,不是嗎”?他若有所思地說到。

浏览次数:2544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