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珠焦点 行业观察

騎行熱帶動中國自行車產業高端化發展 國產品牌仍需時間“突圍”

发布日期:2022-09-07 20:28

晚上8時許,北京長安街,在綠燈亮起的一刹那,數十輛自行車魚貫而出。今年夏天,這一幕已經成為了北京市新的景色。明亮耀眼的路燈下,一群頭戴盔、腳履靴,上身緊身短袖、下身短褲,臉帶護目鏡的夜騎者近乎瘋狂地踩踏著自行車,弓著腰、張著嘴,盡情地享受著風馳電掣的快樂。

 

和往常一樣,大學開始就參加學生騎行比賽而進入騎行圈,有著10年騎行經驗的于萌萌在晚上6時之後,就穿戴好了自己的騎行裝備,早早地出了門,騎著車趕到北京鼓樓下夜騎活動地點集合,今天他們要從鼓樓出發,以故宮為中心繞行長安街一周,這是她早就知道的計劃。但和平常不一樣的是,今天參加活動的人特別的多。“除了群裡的十來個老騎友,還有至少二十多人是我從未謀面的新朋友”。于萌萌說,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她表示,騎行本來屬於小眾運動,以前出來“溜車刷街”的就那麼十來位。“現在不斷有新人湧入圈子,熱鬧起來了”她說。

 

實際上,不只是在北京一地,繼露營、飛盤後,騎行正在成為全國各地新的網紅運動方式。如今,在夜幕降臨之後的深圳、廣州、上海、杭州、西安等地,你幾乎都可以在大街小巷上偶遇到這麼一群穿著騎行服的夜騎者從你身邊飛馳而過,或成群結隊,或獨自騎行。

 

而這場席捲全國的“騎行熱”,也正在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態勢帶動著中國自行車產業的快速發展。據中國自行車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在輕工業的全部19個大行業中,自行車是為數不多的增加值增速超過30%的行業,高於全國工業增速18.4個百分點。此外,艾瑞諮詢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自行車市場規模為1,940.7億元(人民幣,下同),預計2022年自行車市場規模將突破2,000億元。因疫情而改變的大眾出行方式,以及受到國家“雙碳”政策的影響,未來中國自行車市場回暖趨勢明顯,市場規模還將擴大,預計2027年可達2,656.7億元。

 

為什麼騎行運動會突然在國內“火”起來了呢?在十幾位“新騎士”口中,原因各有不同,有的人是因為疫情原因,參加騎行鍛煉身體,有的人則是跟風參加,只為圖個新鮮。但于萌萌卻給出了一個更有詩意的答案,她說:“或許現在的人們,都更喜歡清風劃過身體時那種自由的暢快吧,也許”。

 

自行車產業銷售火爆

自行車運動起源於歐洲,經歷了上百年的發展和演變,主要分為山地車和公路車兩個流派,在歐洲和北美等發達國家盛行。而在中國,隨著自行車運動的不斷發展,自行車的種類也愈發細分,現在市面上主要流行的自行車種類包括折疊車、山地車、公路車、死飛車、小輪車;頂級品牌則通常是環法自行車比賽中的常用車,TREK(崔克)和SPECIALIZED(閃電)兩個品牌是車友心目中的高端系列,中國具有高度市場認知的品牌則有中國台灣的捷安特和美利達等。

 

于萌萌的車就是幾年前從國外進口的TREK公路車,由於當時自行車運動在國內還不甚流行,這輛售價在3萬元的自行車也曾一度淪為于萌萌朋友們口中的“智商稅”。但誰也未曾想到的是,由於近兩年全球疫情的爆發以及騎行運動在中國的普及,這輛曾經的“智商稅”搖身一變竟成為了騎友們羨慕的車品。“有人曾出價5萬元買我這輛車,我沒賣。”于萌萌表示,雖然現在這種高端自行車“一車難求”,甚至已經成為了很多人心目中新的“理財產品”,但在她的眼中,車就是車,只有一種用途,那就是在寬闊的柏油馬路上馳騁。

 

然而,對於以販賣二手高端自行車為主業的王安來說,自行車可就不再那麼簡單了。“以英國自行車品牌Brompton(小布)為例,原價過萬的Brompton二手車基本可以原價出售,如果遇上部分零部件停產,且顏色稀有、成色較新的‘絕版’小布,甚至能高於原價售出”他說。自從全球疫情爆發以來,由於多個國家的自行車生產陷入停擺,現在國內的高端自行車多數都是二手車,就這樣,這些自行車一旦“上架”幾乎不用兩秒的時間就會被“搶走”,王安也因此在近兩年的時間裡賺了不少錢。

 

王安的“好生意”,反映的實際上是當前中國高端自行車的銷售現狀。中國本土高端自行車品牌瑞豹的區域負責人孔令滿就曾表示,今年以來,不只是北京地區的運動自行車需求旺盛,二三線城市同樣“一車難求”,工廠訂單基本都排到了2023年。銷售火爆的還有創立五年的本土新銳自行車品牌SEKA,“去年年底開始,國內和海外市場都只能接預訂單,沒有現貨,平均要等2個月至3個月。”SEKA品牌負責人劉志泉說。

 

此外,不只是自行車本身,其銷售熱度甚至已經傳導到了自行車的相關裝備領域。據瞭解,作為騎行附件,鎖鞋、騎行服、眼鏡、手套、頭盔等等,每一個種類都有從低到高不同的價格選項,是一項典型的拼裝備和“燒錢”運動。據統計,近年來這些裝備的銷售數據在國內與日俱增。

 

國產市場仍低位運行

雖然高端自行車在中國的銷售異常“火爆”,但這場資本的“饕餮盛宴”卻與國產自行車市場關係不大。疫情之前的國產自行車銷售市場一度比較低迷,“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年。”來自上海市的專營運動品店老闆周國良表示,這其中除了資金實力、供應鏈管理水平,很重要的原因是國產車廠大部分還是要靠進口零部件,以組裝車為主,自主研發的能力太弱。市場上80%的自行車變速器被日本禧瑪諾和美國速聯壟斷。他說,消費者對品牌的接受度和消費心理是重要因素。“預算夠的情況下大家寧可選擇歐美大牌”。但由於疫情原因,這些歐美大牌的自行車又常常斷供,所以在周國良看來,在中國銷售自行車算不上一門“好生意”。毛利低、重資產、淡季長。他向記者訴苦到:“每家店的面積在100平方米左右,租金一年40萬元,店內最少要配備1名技術人員。工廠的供貨跟不上,一年只有4至5個月的旺季時間,其他時間就是在放假,我是一直在虧”。

 

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目前國內自行車產業市場和銷售的嚴重錯位呢?中國自行車協會日前發佈的一組數據或許可以給出答案。數據顯示,每年中國自行車產量佔全球近七成,但核心零部件變速器長期依賴進口。中國自行車協會技術委員會委員餘世光曾在媒體上介紹,國內市場1,000元以上的自行車變速器,年需求量約800萬套,95%的份額掌握在日本禧瑪諾和美國速聯手中,禧瑪諾更是佔據了壟斷地位。“卡脖子”的變速器成為了當前國內高端自行車產業發展的主要桎梏。

 

在此背景下,國產自行車市場只能寄希望於國外廠商的供貨,一邊低位運行,一邊苦等著國內廠商的技術研發。“好消息是,隨著國內‘騎行熱’的持續發酵,國產品牌開始主推自己的車架和相關部件,供車友自行選配做組裝。”餘世光說,比如國產本土品牌瑞豹、SEKA(速咖)、千里達等也正在逐漸崛起。以瑞豹為例,從最初只能接OEM業務,即按照品牌方的圖紙完成生產,到如今在積累一定經驗和技術後,升級做ODM業務,根據品牌方的需求,工廠出設計方案並完成生產。目前,瑞豹自有品牌已經佔據公司營收的半壁江山。

 

于萌萌也在近日的騎行運動中發現了這一好的變化,“以前都是清一色的國外洋品牌,現在也能陸續看到一些國產品牌的車上路了,這是好事兒”。她說。

浏览次数:1349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