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經濟观察

【經濟觀察】深合區金融業探索“離岸結合在岸”創新發展

发布日期:2022-09-08 14:47

      澳門作為國際自由港,具有不設外匯管控、資金進出自由等制度優勢,以及與國際經貿特別是葡語國家的緊密聯繫,亦決定了其橋樑優勢,對於灣區金融產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而作為承載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平台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也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中明確對現代金融業重點工作的佈局,包括通過澳門對接葡語國家市場、開展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以及設立多幣種創業投資基金、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等。有專家指出,深合區金融業發展重點在於如何發揮澳門作用,在探索跨境深度合作新路徑上持續發力。
      文 / 澳商記者吳爾珊

      “離岸還是在岸?”這是於9月3日舉行的橫琴智慧金融論壇拋出的問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金融發展的方向究竟為何?橫琴金融業在屬地上屬於“在岸”概念,但是澳門金融業屬於“離岸”概念,“結合中央對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總體要求和戰略定位,以及深合區金融業發展基礎,‘離岸結合在岸’的發展邏輯比較合乎實際。”廣東金融學院副校長易行健出席論壇受訪表示。
      與港澳人幣離岸中心對接聯動
      從發展方向來看,全球廣義的離岸金融中心主要可以分為“內外一體型”(如倫敦)、“內外分離型”(如紐約),以及“島國型”(又稱“避稅型離岸金融中心”)三大類型,易行健認為,深合區更適合“內外分離型”,即“離岸結合在岸”的發展邏輯。
      “目前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人民幣在國際上的地位,無論是投資、支付、結算,還是資產組合等方面地位非常低,佔比非常小,僅依靠香港離岸中心是遠不足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程度。”易行健稱。
在內地現時沒有離岸金融中心的背景下,未來人民幣國際化與國際金融樞紐建設需要離岸金融有更大規模發展。易行健稱,結合中央對深合區的定位與深合區自身金融業發展基礎,無論是直接投資還是證券投資,以及銀行、保險等金融業的開放,都需要離岸業務和在岸業務分離型的發展。
      在易行健看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人民幣離岸業務,需要思考怎樣更好地與港澳人民幣離岸中心進行對接與聯動,穩妥推進金融業務創新和發展,推動人民幣離岸業務與銀行、保險、證券等相關子行業,以及財富管理、資產管理等機構在深合區落地,創新跨境金融管理體系,並且建設人民幣國際化、資本項目可兌換在深合區的試點,從而為實現粵港澳大灣區金融差異化發展、多元化提供制度創新的實驗和樣板工具。
      易行健亦表示,“離岸結合在岸”的模式,會遇到風險隔離問題,建議未來在短期內把FT賬戶的適用主體範圍擴大。“以前紐約曾經做過國際銀行便利,就有效地把離岸業務和在岸業務進行了較好的風險隔離”。
      機制須銜接更要敢於先行先試
      “深合區作為‘一國兩制’全新的實踐示範,在支持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因此‘離岸’與‘在岸’應該是要兼顧和融合的。”澳門城市大學副校長葉桂平稱。
      不過,他也指出,在深合區由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這一制度模式下,需考慮機制銜接的要求,這是兩地在推動資金流動、銀行等業務並軌要探索的問題。“澳門經濟適度多元、深合區建設明確要發展的產業,都需要金融作為支撐與搭配。以及金融資產跨境管理、房地產抵押等跨境業務將來如何銜接,都是澳門市民關心的問題”。
      “業內一直在探索機制銜接方面的工作。”葉桂平表示,澳門已在積極推動金融業立法工作,以及軟硬件各方面基礎設施建設。在深合區方面,建議可以用好珠海經濟特區立法權,或者通過廣東立法,以及提請全國人大在合適時候進行相應立法。
      葉桂平認為,深合區日後實行的“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的“封關”政策,有利促使琴澳人流、物流的活躍,但資金流要活躍起來,機制的銜接就很重要。但法律出台耗時較長,會拖慢金融發展的需求,當前要做到是敢於先行先試、敢於試錯,只要保持總方向不變,即支持澳門經濟適度多元、推進“一國兩制”實踐新示範的大方向不變。
      另外,葉桂平亦指出,深合區在推動金融業發展的過程中,要做好資金圍網,在金融數據、個人資料的互聯互通形成便利。“即在澳門金融管理部門填寫的表單不需要在深合區反復填寫,或者在深合區所產生的數據可以通過兩地建立的電子金融聯網實現相互傳輸,從而提升工作效率”。
      冀澳成出海口揚中葡平台作用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金融業發展也是在支撐澳門現代金融業的發展。”葉桂平指出,澳門要發展跨境金融業務,須充分利用地緣優勢,深合區的核心金融業務就是離岸金融業務,為內地資金提供出海機會,亦為境外資金進入內提供投資渠道,為區內企業提供外匯交易、出口信貸、國際結算等金融業務。隨著資本項目進一步開放,深合區配套產業逐步完善,在助力灣區經濟協調發展的同時,突破空間制約,服務國家發展。
      而澳門作為離岸金融市場,2020年末本地人民幣存款餘額為280.75億元,與中國香港的7,209億元、中國台灣的2,440.89億元的距離較大,也說明澳門離岸人民幣業務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葉桂平提出,擴大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完善離岸人民幣利率譜係與定價機制,將有助吸引境內外投資者參與澳門債券市場業務,境內外企業也可以在澳門債券市場上獲得發展所需資金。
      葉桂平還建議,澳門可進一步深化與內地的經濟合作,力爭成為華南地區經貿業務的另一個出海口,“這是內聯”;澳門又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節點城市,可更加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發揮中葡貿易平台作用,“這是外聯”,從而幫助境內企業“走出去”,境外企業“引進來”。
      “中國與葡萄牙及其他葡語國家經貿往來和金融合作整體而言進展狀況良好,澳門在推動‘中葡平台’建設也取得較大成績,但是澳門存在區域面積狹小、產業結構較單一等短板,因此需要深合區積極推進規則銜接、機制對接,打造具有中國特色、彰顯‘一國兩制’優勢的區域開發示範,加快實現與澳門一體化發展。從這個角度而言,深合區金融發展採取‘離岸結合在岸’的發展方向切實可行。”易行健表示。

浏览次数:7277
文章来源:
作者:吴尔珊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