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澳珠焦点 社團熱議 非常好玩

“飛盤”火出圈帶動小眾運動新發展 國內市場規模達 7,600 萬元

发布日期:2022-10-12 15:02

今年7月,某綜藝脫口秀演員小北的一句“玩狗不如當狗”將極限飛盤運動(下稱“飛盤運動”)帶出了“圈”。家住北京市三元橋的王默君也是在偶像小北以及一眾明星的“安利”下“種草”了該運動。“我家附近就有一個極限飛盤俱樂部,之前從那裡路過,也沒覺得有多好玩”。王默君回憶稱,本來以為那地方就是一個足球場,直到8月後,對飛盤運動產生了好奇心的他,才來到俱樂部一探究竟。

 

據王默君介紹,飛盤運動是集合了足球、籃球、橄欖球於一體的極限運動。其遊戲規則是,在一塊足球場地上,兩隊人搶奪飛盤並投擲到對方場地指定位置即可得分,搶奪飛盤期間不可有任何身體接觸,隊友之間可以通過相互投擲飛盤的方式進行“進攻”或“防守”。

 

王默君說:“飛盤運動本身是小眾運動,但最近玩飛盤的人越來越多,雖然我是8月才接觸到的這項運動,但現在已經算是這一帶的老玩家了”。他表示,通過飛盤運動,他在俱樂部裡認識到了許多新朋友,這個“十一”假期他也沒閑著。“我們俱樂部組織了好幾場比賽,我現在可是隊裡的主力呢”。

 

誠如王默君所言,隨著飛盤運動的“出圈”,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加入這一運動行列。今年7月,一研究機構發佈《2022年輕人新潮運動報告》指出,飛盤成為最受年輕人喜愛的新潮運動,對飛盤感興趣的90後達到47.49%,在全年齡段群體中位列第一,其次是85後,佔比44.06%。小紅書發佈的《2022十大生活趨勢》顯示,過去一年,飛盤相關內容的發佈量同比增長了6倍。與此同時,飛盤產業的市場規模也隨之水漲船高。根據艾媒諮詢披露,目前飛盤的核心產業國內規模預計為7,600萬元(人民幣,下同),預計2022年飛盤核心產業規模將持續高速增長,並帶動瑜伽服、運動鞋等體育用品市場的增長。

 

從小眾運動到廣為人知

飛盤的誕生於19世紀的美國。在1942年由福瑞德·莫瑞森製作出第一枚現代飛盤。中國早在上個世紀80年就傳入飛盤,但長期以來飛盤都是一項小眾運動,無人問津。就在三年前,如果你想在中國湊出一支專業的飛盤運動隊伍都略顯困難。2019年,在上海舉辦的亞洲大洋洲錦標賽上,以中國女子飛盤國家隊隊長的身份出戰的郭騂對此深有體會。她說:“當時女子組隊連教練和隊長都沒有,我的俱樂部教練承擔了國家女子隊教練的角色,我擔任隊長”。據悉,郭騂所在的上海sirens女子飛盤俱樂部是中國第一支女子飛盤隊,連續兩年獲得上海極限飛盤公開賽冠軍。郭騂回憶,一個臨時聚在一起、水平參差不齊的隊伍,在短時間內要去國際舞台與最好的女子隊們競爭,“壓力是很大的”。

 

但令郭騂怎麼也想不到的是,僅僅三年後,這項原本在中國極為小眾的運動突然間就“火”了起來。據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參與飛盤運動的玩家大約有50萬人。在社交媒體、小紅書以及抖音的助推下,再疊加疫情的影響,飛盤運動開始趨於流行。據媒體報道,8月5日,小紅書宣佈成為中國飛盤聯賽“官方合作內容社區”,官方賬號“CUL飛盤聯賽”已入駐小紅書。首屆飛盤聯賽的誕生,讓賽事成為飛盤這項運動的主體,推動這一新興聯賽被更多人認知與關注。

 

不僅在社交媒體上,各大綜藝明星也隨之親身“帶貨”。李誕、周迅、張鈞甯、顏如晶等等一眾明星紛紛在綜藝節目裡大秀飛盤運動。可以說,如今飛盤運動這項小眾運動已經從足球場走進了大眾視野,成為了一項廣為人知並老少皆宜的極限運動。

 

極低門檻兼具社交屬性

對於王默君而言,飛盤運動最吸引他的,還是其社交屬性。據他介紹,飛盤運動裡最重要的一環便是團隊合作。無論陣容是5對5或者7對7,單憑個人是無法得分的,必須依靠團隊把盤傳到場地兩側的得分區。而一般飛盤俱樂部還會組織三、四十人拼一個場地,既節省費用又可以輪換休息。

“很少有一項運動,是可以一下子讓你接觸到三、四十個完全陌生、但又跟你一樣年輕有活力的人在一起,整個場域都很有活力,很積極向上”。在王默君看來,飛盤一邊激發都市白領們的運動之魂,一邊讓當代“社恐”釋放自己。

 

除此之外,飛盤運動還是一項既是尊重規則的極限運動,又是允許男女隊員同場競技的運動,而且嚴禁運動員之間的激烈身體接觸。重視團隊、重視規則,飛盤賽後甚至會有“精神評分”,讓每個人發揮最大優勢,這是飛盤精神中的“尊重”原則。總和王默君組隊飛盤的女生Kiko說,之前總覺得自己個子小,在運動場上不被看見,但後來因為飛盤,她轉變了自己的想法。“如果長得不高就跳高一點,哪里不行就訓練哪里”。她接著說到:“我覺得我速度可以追得上他們,而且(飛盤)不是完全靠速度,到最後是靠腦子的。我知道他們要跑去哪里,我可以預判自己能擋住那個位置,(那麼)他們的速度也發揮不了優勢”。

 

不僅如此,相較露營、滑雪等一系列需要砸錢購買大量裝備的運動,飛盤愛好者顯得不那麼“敗家”。一個飛盤的價格從幾10元到上百元不等,對於新手來說,20至30元的飛盤就已經足夠了。一塊空置的場地、一個飛盤、一群朋友,就是一場飛盤運動的“成本”。說到這裡,王默君打趣地表示,如果說飛盤運動裡最大的“成本因素”,那應該是朋友。“如果你的朋友達不到一場飛盤運動最低的人數要求,那可能就真的玩不了”。

 

市場火熱產業稍顯冷門

雖然飛盤運動如今已經成為了家喻戶曉的“網紅運動”,但相較於火熱的市場,飛盤產業依舊稍顯冷門。作為國內飛盤運動的先行者,過去10多年裡,薛志行把所有的精力、時間都傾注在推廣這個項目上。“我是大學時通過外教接觸到飛盤,之後和同學組建了國內最早的飛盤社團,畢業後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公司,從事飛盤運動的推廣和裝備製造”。

 

如今,已成為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副秘書長的薛志行坦言,和飛盤運動眼下的熱鬧相比,飛盤產業的賽道還略顯冷門。“目前,全國做飛盤相關業務的企業不到20家,總體產業規模大約在幾千萬到一億元之間”。而憑藉著先發優勢,薛志行的飛盤公司也成為了行業的領跑者,“我們公司去年的營收為5,500萬元左右,第二名是深圳的一家企業,差不多1,000多萬”。薛志行說,“七成賣產品、三成賣服務”是目前國內飛盤企業的主流經營方式,“產品這一塊,包括飛盤本身以及飛盤的一些裝備,比如手套、衣服、鞋子,還有一些飛盤的教具等。服務方面,主要是飛盤培訓、賽事,還有一些團建項目。現在來說的話,在營收上,產品的佔比相對高,大概是70%。”

 

好消息是,隨著飛盤運動的普及,許多相關企業正在如雨後春筍般誕生。數據顯示,近三年,飛盤相關企業註冊年平均增速近20%。

 

同時,政策也正在推動這項運動的發展。去年11月,國家體育總局社體中心便相繼發佈了《全國飛盤運動競賽規則(試行)》、《全國飛盤運動裁判法(試行)》兩大文件,對飛盤的場地、具體競賽規則等內容做出了詳細規範。今年4月,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2022年版)的通知》,極限飛盤作為新興體育項目被正式列入義務教育階段課程。

 

對此,薛志行說到:“隨著國家和相關企業的不斷重視,國內飛盤這種小眾產業也一定會迎來新一輪的發展契機”。

浏览次数:1236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