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观察 行业观察

國內“培育鑽石”拓市場消費新空間 2025 年產業規模料逾 290 億元

发布日期:2022-10-26 20:10

最近,“00後”季怡與愛上了鑽石。但與傳統市場上每克拉動輒上萬元(人民幣,下同)天然鑽石不同,季怡與喜歡的是一種售價更加便宜,性價比相對更高的“培育鑽石”(也稱人造鑽石)。據她介紹,這種鑽石大都採用天然原料,通過實驗室人工培育,和天然鑽石同樣適用4C標準,根據GIA、IGI、NGTC鑒定結果進行定價。“一顆最小的0.3克拉鑽石,我只需要1,000元左右的價錢就能買到。”季怡與說,這可比傳統意義上的鑽石便宜了近10倍,而它與天然鑽石相比,區別僅在在名字和時間上。

 

一般而言,天然鑽石在地底形成後需經數百萬年的地殼運動才能形成被開採得到,而“培育鑽石”省去了漫長等待的時間,只要數周時間就可以直接獲得。同樣被“培育鑽石”性價比吸引的,還有“95”後白領女孩兒周曉愛,“雖然我不會要求男朋友在

求婚的時候購買這種鑽石,但作為日常的裝飾品,我還是更傾向於購買這種‘培育鑽石’。”周曉愛說,“畢竟沒有哪個女孩能夠真的經受得了鑽石的誘惑,不是嗎”?

 

實際上,隨著國內“培育鑽石”生產技術的不斷演進,愈來愈便宜的“培育鑽石”正在吸引更多的年輕消費者關注。據中國珠寶批發零售聚集地深圳水貝資深銷售商劉曉輝介紹,常來櫃檯上諮詢“培育鑽石”的,恰是一些文化水平高、年齡相對較小的客戶。“上午還有一個哈工大的教授定制了‘培育鑽石’作為結婚紀念日的禮物”。劉曉輝稱,實際上,一般人很難用肉眼分辨出“培育鑽石”與“天然鑽石”的區別,這種相對而言性價比更高的鑽石產品,正好可以滿足一大批特有消費者的需求。

 

劉曉輝的說法正印證了當前“培育鑽石”在國內市場的發展情況。據貝恩諮詢《2020-2021年全球鑽石行業報告》預計,2025年全球“培育鑽石”市場規模將從2020年的167億元增至368億元,其中我國“培育鑽石”市場規模將由83億元增至295億元。此外,2020年培全球育鑽石的平均零售價格為天然鑽石的35%,並且目前市場已有天然罕見的彩色、大克拉培育鑽出售。

 

眾資本齊聚新興領域

“相較於天然鑽石的不可再生,培育鑽的生產是可持續也更符合ESG投資下環保綠色的理念,並且Z世代年輕群體的獵奇、追新的消費觀也更容易接受‘培育鑽石’、太空金屬等新材料打造的飾品,他們不容易被過去的營銷思路所綁架,這就進一步打開了市場的想像空間。”ANOTA創始人浦奕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隨著“培育鑽石”在二級市場上的熱度不斷發酵,越來越多的國內珠寶品牌,特別是傳統珠寶商開始進入“培育鑽石”賽道,“培育鑽石”市場隨著越來越多的進入者逐漸火熱。

 

據悉,2021年8月,豫園珠寶時尚集團加碼“培育鑽石”賽道,推出自有“培育鑽石”新品牌“露璨”。周生生2021年年度財報顯示,旗下電子商貿平台分部的業務為買賣鑲嵌實驗室“培育鑽石”的珠寶飾品,意味著周生生正式進軍“培育鑽石”領域。而今年3月,曼卡龍成立合資公司上海慕璨,開始孵化全新時髦穿搭風格的“培育鑽石”品牌;8月,潮宏基公告擬與力量鑽石等創建合資公司,共同運營“培育鑽石”珠寶首飾品牌;中國黃金也宣佈將佈局“培育鑽石”領域並探索向上遊延伸。

 

與之相對應的,則是資本市場上亮眼的數據表現。Wind“培育鑽石”指數2021年3月至今,上漲超1,000點,截至10月14日,板塊總市值超700億元。今年三季度,“培育鑽石”題材相關股票在二級市場迎來了一波階段性走強;其中,金剛石微粉製造商惠豐鑽石於7月登陸北交所,十天內股價上漲逾八成。此外,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力量鑽石、四方達、沃爾德等多家上市公司股價均出現大幅上漲。

 

對此,北京地區一消費賽道投資人即向記者分析稱,“培育鑽石”在二級市場受到認可,主要由於產業技術成熟下逐漸凸顯的產能與價格優勢、可觀的利潤,以及潛在的市場空間。

 

產業正迎發展新契機

或許在季怡與的眼中,“培育鑽石”之所以能在國內市場上迅速“走紅”,僅僅是因為其足夠便宜且品質上乘,性價比高。但在多年從事鑽石生產及銷售的浦奕柳看來,這一現象的發生卻絕非這麼簡單。“‘培育鑽石’之所以能在市場上受到熱捧,與當下的歷史時機以及天然鑽石的毛坯產量下滑有著密切的關係”。

 

據他介紹,與“培育鑽石”相比,全球天然鑽石總產量,但自2018年起毛坯產量卻逐年下滑,2020年為1.07億克拉,較2019年減少了3,200萬克拉,同比減少23%;與此同時,全球天然鑽石毛坯產值也在下滑,2020年為92億美元,較2019年減少了38億美元,同比減少29.23%。鑽石消費需求旺盛疊加天然鑽石減產,激發“培育鑽石”潛力,在中性假設下,浦奕柳預計至2030年全球鑽石市場將面臨1.59億克拉的供需缺口。

 

此外,疫情也是導致鑽石市場供需失衡的關鍵原因之一。締凡鑽石公司副總經理楊帆表示,從2021年下半年開始,國際鑽石市場下游回暖,主要由於歐美和印度市場放鬆了疫情管控,積累的婚慶需求得到集中釋放,加上美國持續刺激消費,使得鑽石下游消費增長幅度較大。但天然鑽石供應的價格,卻在上漲。“疫情以來,歐美經濟實際上在衰退,民眾的購買力同樣處於下行區間。‘培育鑽石’因此成為天然鑽石消費的替代品。”楊帆稱,特別是2022年以來,受到國際局勢的影響,印度天然鑽石毛坯進口量大幅下降。在天然鑽石供給持續承壓的背景下,“培育鑽石”市場滲透率開始逐步上升。

 

不僅如此,“培育鑽石”的技術提升,進一步降低了生產成本,從而助推其再次擴大市場規模。據瞭解,培育鑽石龍頭企業“中兵紅箭”其子公司中南鑽石CVD技術已達國際主流合成鑽石水平,HPHT合成技術已經成熟,可以穩定生產30克拉以內的大尺寸高溫高壓法寶石級培育金剛石單晶,能批量供應3克拉以上高品質高溫高壓法寶石級培育金剛石產品。而另一龍頭企業“力量鑽石”已經批量化生產2克拉至10克拉大顆粒高品級“培育鑽石”,處於實驗室技術研究階段的大顆粒“培育鑽石”已突破30克拉。

 

而作為一家“培育鑽石”行業的民營上市公司—黃河旋風,在技術上也有一定的突破。據悉,黃河旋風採用HPHT實現4克拉至6克拉的批量製造,而且掌握了“10克拉培育金剛石單晶”合成技術,產品顏色達到D色,淨度達到VVS級,良品率達到50%。

 

技術進步帶來的成本降低,被認為是“培育鑽石”產業發展更關鍵的因素。對此,浦奕柳說:“現在一克拉‘培育鑽石’的製造成本大概在3,000多元,但在2018年之前,成本要高出數倍”。他同時表示,國內“培育鑽石”品牌主要是採用高溫高壓法,中國幾乎壟斷全球這項技術的生產。

 

有望誕生中高端品牌

在婚戀市場,鑽石被視為愛的象征。浦奕柳表示,“培育鑽石”在婚戀場景的普及和市場教育尚需時日,相較之下,悅己、送禮等場景用戶的接受度更高,他認為,設計創新力和品牌力是新生“培育鑽石”業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同樣看好“培育鑽石”的發展潛力,“飾品是非常大的賽道,‘培育鑽石’是新科技與日常消費深度結合的方向,市場規模預計高達萬億,在這一賽道中國有望誕生中高端品牌”。

 

談及此時佈局“培育鑽石”賽道,吳世春表示,雖然現新消費賽道冷卻,但卻是觀察消費品企業和出手投資的好時候,這個時間點更能考驗消費品企業是否真正具備造血能力,而不是僅僅有融資燒錢的能力。

浏览次数:2117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