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特色品牌

中國汾酒史話百賢人物丨魯迅:獨愛汾酒的現代文學奠基人

发布日期:2023-11-25 18:00

 

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燦若星河,無論盛世還是亂世,青史留名之人,不勝枚舉。借用詩仙李白的一句話:“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中華酒文化,是中華文明史獨具特色的一個分支;汾酒,則是中華酒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品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筆者將爲尊敬的讀者朋友獻上一篇系列文章《汾酒賢話》。


(本文由《汾酒百賢》作者任志宏先生授權轉載刊登,不代表本報觀點。)

 

 

魯迅:獨愛汾酒的現代文學奠基人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魯迅先生是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中國翻譯文學的開拓者、中國現代思想解放先驅、中國新興版畫運動的偉大導師。筆者還是繞開這些高山,單說酒。


《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係》,是魯迅先生1927年在廣州的一次演講稿。文章從漢末魏初的曹操一直講到東晉末年的陶淵明,其實也可以看作是“魏晉時代精神與酒文化精神的變遷史”。200多年時代精神與酒文化精神的變遷,短短幾千個字給講得如此透徹,非魯迅先生所不能也。


世人一說酒文化,都會說唐詩宋詞如何如何,李白杜甫白居易如何如何,有多少首詩提到酒,有多少奇聞事。其實,真正的酒文化一定首先是精神的。如果不知道從精神層面入手研究酒文化,終究是門外漢。而且,酒文化從來都是與時代精神緊密相關的。什麽樣的時代,就會誕生什麽樣的酒文化。毛澤東說,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我們也可以這樣說:魯迅的方向,就是中國酒文化研究的方向。

 

與好友小酌汾酒

獨愛汾酒


魯迅先生喝白酒,只喝山西白酒,而且最愛山西汾酒。他在北京經常花十個銅子買的白乾,其實是山西酒。清朝到民國,整個北京的所有的大酒缸(小酒館)幾乎都是山西人開的。店鋪一般很小,店裏放幾個大酒缸。缸裏是山西酒,缸的蓋子就當桌子用。一小碟花生米,幾兩白酒,是許多酒客的幸福生活。因此,魯迅先生也是山西酒的老主顧。


對于魯迅先生這樣一位酒仙級的人物,不講究歸不講究,但懂好酒、惜好酒。在他極其簡練、惜墨如金的《魯迅日記》中,多次記載了關于友人和汾酒的故事。


1921年10月2日:星期休息。上午馬幼漁、朱遏先來。冀君貢泉送汾酒一瓶。


1923年11月8日:夜飲汾酒,始廢粥進飯,距始病時三十九日矣。


1925年9月26日:夜長虹來,幷贈《閃光》五本,汾酒一瓶。


《魯迅全集》中總共有多少次提到汾酒,目前還沒有確切的統計。但魯迅先生最愛汾酒,是毫無疑問的。1959年11月,時任中央法制委員會委員、山西省政協副主席的冀貢泉出席了全國政協的一個晚會。在這裏,他見到了魯迅先生的遺孀許廣平。他們談起了魯迅。談起當年與魯迅先生在北洋政府教育部時的交往。冀貢泉先生回憶他和魯迅先生在教育部時是“同司同室”,“同司”是社會教育司;同室則是兩人在社教司一間大統屋內辟出一單間同桌辦公。許廣平見到魯迅先生當年的“老同事”,感慨萬端,遂請其“寫些回憶錄作紀念”。冀貢泉先生“慨然俯允”。回去後夜不能寐,回想當年與先生在一起的歲月,心緒萬千,寫成《我對魯迅壯年的幾點印象》一文。文中冀貢泉回憶道:“魯迅雖爲紹興人氏,獨喜喝汾酒,我多次特地把魯迅所喜歡品嘗的山西名特産杏花村汾酒贈送給他。”
 

浏览次数:4222
文章来源:
作者:Thea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