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特色品牌

中國汾酒史話百賢人物丨梁羽生:無酒不武俠

发布日期:2023-12-04 16:39

 

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燦若星河,無論盛世還是亂世,青史留名之人,不勝枚舉。借用詩仙李白的一句話:“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中華酒文化,是中華文明史獨具特色的一個分支;汾酒,則是中華酒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品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筆者將爲尊敬的讀者朋友獻上一篇系列文章《汾酒賢話》。


(本文由《汾酒百賢》作者任志宏先生授權轉載刊登,不代表本報觀點。)

 

 

梁羽生:無酒不武俠

 


金庸古龍的汾酒竹葉青酒,是梁羽生釀的。


世人都知道金大俠在中國酒中獨鐘汾酒、竹葉青酒,卻不知道古龍是前無古人的“竹葉青鐵粉”。世人都知道“美酒英雄”是金庸古龍的一大主題,卻不知道金庸古龍的汾酒、竹葉青酒,是梁羽生釀出來的。


咱們先來看看梁羽生筆下的汾酒、竹葉青酒。


《七劍下天山》
這日,兩人到拉薩最大的一家酒館喝酒,時交正午,客人甚多,兩人找得一張雅座,要了一壺竹葉青,細斟淺酌。武瓊瑤一時興起,對李思永道:“我和你比賽喝酒如何”李思永酒量甚豪,笑道:“有事在身,你喝醉了如何是好?”武瓊瑤嘴巴一呶,輕聲說道,“怎見得一定是我喝醉?”李思永一聽,料得她是想炫耀內功,也輕聲說道:“這裏耳目衆多,你可不要胡亂賣弄。”
兩人一杯一杯地豪歡起來,飲了一會,不知不覺就喝光了三壺竹葉青。


《白髮魔女傳》
玉羅刹道:“好,你給這位老爺子燒幾味小菜,就要辣子鶏丁、樟茶鴨、抓羊肉、爆三樣好啦,爹,這幾樣小菜你挺歡喜的是不是?另外再燙一壺汾酒。”

《萍俠影錄》
一路無話,第三日來到陽曲,這是汾酒集散之地。入到城來,只見處處酒旗招展,雲蕾腹中饑渴,心道:“久聞山西汾酒的美名,今日且放懷一喝。”行到一處酒家,見門外著一匹白馬,四蹄如雪,十分神駿。
陽曲收復未久,樓上飲客無多,張丹楓還記得以前坐的是南面臨窗的座頭,便與雲蕾占了那張桌子,叫堂倌拿了一壺汾酒,切兩斤牛肉,一口氣喝了三杯。

《俠骨丹心》
金逐流酒意上,說道:“好,我就和你賭酒!”那人答道:“老弟豪情勝慨,世所罕見。今日賭酒,誰勝誰取,我都交上了你這個朋友了。好,酒保,拿一缸最好的汾酒來!”
那人捧起酒缸,說道:“這是三十斤一缸的,恐怕不我喝,再拿一缸來!”酒保張大眼睛,伸出舌頭,心想:“有生意好做,管你喝得了喝不了?”于是再捧出一缸汾酒,放在金逐流的旁邊,幷在他們兩人的面前,都擺了一隻海碗。

《草莽龍蛇傳》
丁曉見店中客人都注視自己,覺得不好意思,也放緩語調答道:“隨便什麽酒都行,只不要辣酒。”那堂官笑了笑給他拿來了一壺“竹葉青”。笑道:“客官這酒合你老口味。”
竹葉青是山西杏花村名釀,清醇清香,入口不醉,過後方知。丁曉喝了幾口正自陶然。


對于梁羽生、金庸、古龍爲三大宗師的新派武俠小說,梁羽生自己有一個比較公允的評價:“開風氣也,梁羽生;發揚光大者,金庸。”無論金庸多麽偉大,梁羽生是帶頭大哥。


新派武俠小說元年,是1954年;開山之作是梁羽生的《龍虎鬥京華》,1954年01月20日到1954年08月01日,連載于香港《新晚報》。梁羽生的《草莽龍蛇傳》,是《龍虎鬥京華》的姊妹篇,1954年08月11日到1955年02月05日連載于香港《新晚報》。


梁羽生的兩部開山作品連載了1年多。當時梁羽生和金庸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兩人都喜歡武俠小說,每天探討武俠小說。金庸也每天讀梁羽生的連載作品,但金庸從來之前從來沒有寫過小說,甚至沒有寫小說的打算。事後來看,帶頭大哥梁羽生相當于手把手拉著金庸走了一年。

 

1955年2月5日《草莽龍蛇傳》連載結束,梁羽生一時沒有新的題材可以寫了。于是金庸于1955年2月8日開始連載他的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一口氣連載了574天。洛陽紙貴,一報難求。“金梁武俠時代”開始了。


梁羽生不僅是新派武俠小說創作方面的帶頭大哥,也是“新武俠思想”的開創者。他摒了舊派武俠小說一味復仇與嗜殺的傾向,將俠行建立在正義、尊嚴、愛民的基礎上,提出“以俠勝武”、“寧可無武、不可無俠”的理念。


從白酒誕生以來的幾百年間,汾酒、竹葉青酒可以稱之爲“中國白酒的絕代雙驕”,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能在香港見到的中國名酒,大概只有汾酒、竹葉青酒。而將“汾酒、竹葉青酒”作爲新派武俠小說的代表符號,則肇始于1954年梁羽生的《草莽龍蛇傳》:“竹葉青是山西杏花村名釀,清醇清香,入口不醉,過後方知。”

 

梁羽生與金庸
 

有人說,梁不服金。

 

一、梁羽生不服氣是正常的,他有不服氣的本錢。
1、國學大師饒宗頤,是梁羽生的老師。雖然沒有帶過課,但是國學大師親炙和引領,對梁羽生的國學影響是終生的。
2、金庸最初是他帶出來的。
3、梁羽生舊學功底的許多方面,應該在金庸之上。


——梁羽生是詩詞名家。
《沁園春·白髮魔女傳》
一劍西來,千岩拱列,魔影縱橫;問明鏡非台,菩提非樹,境由心起,可得分明?是魔非魔?非魔是魔?要待江湖後世評!且收拾,話英雄兒女,先叙閑情。
風雷意氣崢嶸。輕拂了寒霜嫵媚生。嘆佳人絕代,白頭未老;百年一諾,不負心盟。短鋤栽花,長詩佐酒,詩劍年年總憶卿。天山上,看龍蛇筆走,墨潑南溟。


僅從這首詞就可以看出,梁羽生比金庸的古典詩詞水平要高出一籌。


——梁羽生是對聯名家。二十九歲擔任《新晚報》“一日一聯”專欄主編,撰寫了專著《名聯觀止》。


——梁羽生是下棋高手。22歲他奪得嶺南大學象棋比賽冠軍;31歲擔任《大公報》象棋專欄主編;41歲在香港大會堂演講“十五年來中國象棋之發展”;53歲參加“春季港日圍棋對抗賽”,力克日本棋手。


二、梁羽生與金庸沒有文人相輕,而是文人相重


梁羽生去世之後,最有名的挽聯是金庸寫的:“悼梁羽生兄逝世: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輩,亦狂亦俠亦文好朋友。自愧不如者:同年弟金庸敬挽。”


梁羽生生前更是笑言,“我是全世界第一個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寫武俠寫得更好的人!”


梁羽生與金庸一起參加一個武俠小說研討會,席間有人把梁羽生稱作新武俠小說的宗師,他再一次提到金庸:“我頂多只能算是個開風氣的人,真正對武俠小說有很大貢獻的,是金庸先生。”


金庸曾這樣評價梁羽生和古龍:“古龍就是這麽浪漫的人,與他的作品一樣的浪漫,看著過癮。而梁羽生的作品要老實一些,也像他的爲人。”


爲人老實,是金庸先生對梁羽生先生人品的肯定;作品老實,就要一分爲二地看了。文學作品太老實,就容易刻板、沉悶、規矩,就不容易引人入勝。梁羽生去世之後,網上流行一句話:“金庸萬歲,梁羽生85歲。”話有些絕對,但梁羽生作品比不上金庸作品的生命力,基本是可以肯定的。

 

做人要老實,作文不能老實。老實人“吃虧是福”,老實文永遠吃虧。這是梁羽生先生給我們的啓示。
 

 

浏览次数:2333
文章来源:
作者:Thea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