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特色品牌

中國汾酒史話百賢人物丨衛俊秀:竹葉釀成醒世酒,杏花醉倒糊塗人

发布日期:2023-12-12 17:15

 

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燦若星河,無論盛世還是亂世,青史留名之人,不勝枚舉。借用詩仙李白的一句話:“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中華酒文化,是中華文明史獨具特色的一個分支;汾酒,則是中華酒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品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筆者將爲尊敬的讀者朋友獻上一篇系列文章《汾酒賢話》。


(本文由《汾酒百賢》作者任志宏先生授權轉載刊登,不代表本報觀點。)

 

 

衛俊秀:竹葉釀成醒世酒,杏花醉倒糊塗人

 


百度說,衛俊秀是中國當代深荷碩望的學者型書法大家。楊吉平說,衛俊秀與于右任、王蘧常、林散之爲20世紀草書四大家。柯文輝說,衛俊秀是爲20世紀中國書法的“謝幕”的人物。


衛俊秀(1909—2002),字子英,筆名景訊、若魯,山西省襄汾縣景村人。作爲書法大家,衛老有三個方面達到一般書法家無法企及的境界。


一是人生即書法,書法即人生。他活了93歲,學習、研究書法88年,人生的酸甜苦辣全部寄托于筆下。衛老命運多舛,五歲喪母,十二歲喪父,十四歲時最疼愛他的兩個姐姐也相繼病死,人世間的凄涼過早地向他襲來。他參加了抗日鬥爭,曾親歷震驚晉南的“景村慘案”,在日寇的槍口刺刀下幸免一死。1955年因學術專著《魯迅“野草”探索》,遂被株連爲“胡風反革命集團分子”,受到長達三年的審查和批判,又于1958年被捕入獄,經歷了四年的囹圄之苦,備受折磨和欺淩。出獄後又被強行逐回原籍景村——山西省襄汾縣西北隅一個偏僻的小村莊,“戴帽子”勞動改造,在十多年裏過著完全等于軟禁的生活,痛楚無告,凄苦備嘗。但是,“天不能死,地不能埋。”1979年終獲平反。衛老後來說:“我從幼小時起到七十歲時,是個悲劇,能有今天,書法之恩也。”


在那些生不如死的艱難歲月,書法是他人生的支柱,信念的源泉。他在1977年4月22日日記中說:“吾筆力所至,足使千人軍沮喪破膽,往古書家所夢不到的鐵筆也。如此乃稱得書中真雄。吾書法中之天地,凡宇宙所有之奇觀,均收納無餘,觀之不厭,味之不盡。”1978年11月7日的日記中又寫道:“吾之狂草,一似千軍萬馬奔赴緊急要塞,分秒必爭,不許喘息者,酣淋痛快之極,直給觀者以力量,雖懦夫亦知振作也。”這些話,絕不是狂妄,他是一種力量,一種信念,一種氣概。


第二個一般書法家很難企及的境界,是因爲衛老是位研究魯迅、傅山、莊子的學者型書法家,這三項研究使他對文學、哲學、書法藝術的理解,以及文學、哲學、書法藝術之間的融會貫通,達到了很高的水平。他1933年撰寫研究魯迅和《莊子》的書稿,1943年冬在重慶將自己撰寫的《莊子與魯迅》一文呈郭沫若先生指教。“承回信、指示,語多贊許”。1944年開始準備撰寫《魯迅(野草)探索》,1954年出版,其專著《傅山論書法》1947年在西安出版。這20多年衛老一直是治學與書法活動雙管齊下,二者相得益彰,學術生涯爲他後來成爲一位學者型書法大家奠定了堅實基礎,上升到一般書法家難以企及的美學境界。


三是衛老在書法上下的功夫,在當代書法家中鮮有能出其右者。衛老1914年始習字,每天寫仿16字,後于字間增添小字。其書法習作頗受校長師維鐸先生表揚,多次獲獎。後來名家常贊春、田羽翔指授,習何紹基、黃山谷、傅山諸家書。每天寫字10張,從無間斷。他初學何紹基,後來對傅山書法偏愛尤甚。同時遍臨張旭、懷素、黃庭堅、米芾、王鐸、傅山、康有爲、于右任書,又在魏碑、漢隸、秦篆上下了多年的苦功。極“左”時期,他堅持臨寫《集王聖教序》,爲了不被扣上“思想不正”的帽子,他故意將文字寫得不成句讀。在衛老心中,“書法即上帝”,不論是臨習古帖還是進行創作,一點一畫都可以看出心中的那份虔誠。


許多書法家的成功,都與機遇有一定的關係。但是衛俊秀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除天資外,環境、機遇與先生無緣。衛老是用88年做了一件事,沒有一點投機取巧,成就了一代書法大師。


衛老留給杏花村汾酒廠的作品有三件。一是韓生榮先生的聯句:“竹葉釀成醒世酒,杏花醉倒糊塗人。”二是一幅立軸:“昨年到酒泉,今來杏花村。酒熱詩朝壯,奮發共迎春。”三是“廣交翰墨青雲士,堅質浩氣,以振書風,亦正人心,爲精神文明做出貢獻,德業無量,國運恒昌。丁卯之秋祝賀杏花杯書法篆刻比賽會紀念”。都是衛老的精品。

 

 

衛俊秀書法作品 汾酒博物館藏


 

 

 

浏览次数:3231
文章来源:
作者:Thea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