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特色品牌

中國汾酒史話百賢人物丨喬羽:“喬老爺”和汾酒

发布日期:2023-12-19 11:33

 

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燦若星河,無論盛世還是亂世,青史留名之人,不勝枚舉。借用詩仙李白的一句話:“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中華酒文化,是中華文明史獨具特色的一個分支;汾酒,則是中華酒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品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筆者將爲尊敬的讀者朋友獻上一篇系列文章《汾酒賢話》。


(本文由《汾酒百賢》作者任志宏先生授權轉載刊登,不代表本報觀點。)

 

 

喬羽:“喬老爺”和汾酒

 


根據古籍《集記》記載,話說在唐開元年間,王昌齡、王之渙、高適都是風雲一時的大詩人,三人之間的感情也很好。一個冬天的晚上,三人齊聚東都洛陽,相約去一個五星級大酒店小酌。到了酒店之後,正趕上有現場演出,而是不乏當紅的歌手。當時的唐詩是用來唱的,詩歌就是歌詞。于是三人打賭,歌手當晚唱誰的詩歌最多,就算誰贏。最終,勝出的是“七絕聖手”王昌齡。


如果把這個場景搬到上個世紀90年代,那麽勝出的恐怕就是曾任中國音樂文學學會會長、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的“當代詞聖”喬老爺了。


喬老爺到目前爲止總共創作了1003首歌詞,其中堪稱“國唱”的超過10首。旅居海外的游子們這樣說:“我們是唱著喬老爺的‘一條大河’略解鄉愁的”;著名歌唱家郭蘭英這樣說:“我是唱著喬老爺的《我的祖國》、《人說山西好風光》紅遍神州的”;著名演員黃婉秋這樣說:“我是演著喬老爺的歌劇《劉三姐》一片成名的”;著名歌唱家李谷一說,沒有想到喬老爺的《難忘今宵》我一唱就是30多年;著名歌星毛阿敏這樣說:“我是唱著喬老爺的《思念》而家喻戶曉的”;蔣大爲感謝他的《牡丹之歌》、彭麗媛感謝他的《說聊齋》、宋祖英感謝他的《愛我中華》、佟鐵鑫感謝他的《最美不過夕陽紅》……很多人都在說:“我們是唱著他的《讓我們蕩起雙槳》長大的。”


中共中央組織部曾授予喬老爺“終身不退休的藝術家”稱號。這個稱號我是第一次聽說,太有創意了。


中國傳統的玩意兒,無論琴棋書畫,還是詩詞歌賦,都有各自的水準和規則。這些水準和規則不是給外行看的,而是給內行看的;甚至不是給內行看的,只是給自己看的。比如說古體格律詩,平仄要講究,對聯要工整,用要嚴格,意境要深遠,否則不能叫做“格律詩”。唐朝考中進士的都會去現在的西安大雁塔題名,吟詩作賦,春風得意。傳說有一位進士是走後門考上的,看到大家寫詩,他也裝模作樣吟了一首:“一座高塔平地起,下面粗來上面細。有朝一日倒過來,下面細來上面粗。”成爲千古笑柄。


古體詩到了今天已經衰落的不成樣子了。知道幷執行平水韻的寥寥無幾,平仄考究的寥寥無幾,對聯工整的寥寥無幾,而號稱詩人的卻烏央烏央的。1962年,喬老爺到汾酒廠,題了一首詩。十年動亂中把題字遺失掉了。後來喬老爺又給補寫了一條。詩的內容很好,但更妙的在于最後的跋語。


喬羽題詩  汾酒博物館藏
勸君莫到杏花村,此地有酒能醉人。
我今來此偶誇量,入口三杯已銷魂。


一九六二年在杏花村書此二十八字,毀于十年大難中。今應汾酒廠同志之命,重寫一遍,不求後福、不計工拙也。喬羽。


按理說,這麽好的內容,那些所謂的詩人一定沾沾自喜,逢人邊說,認爲是自己的得意之作。然而,喬老爺不認爲這是一首詩。如果說是“打油詩”吧,又覺得對大名酒不恭,于是說這算不得詩,僅僅是“二十八字”而已。


喬老爺“二十八字”代表了中國當代文人的境界。雖然確實不合平仄,但對老祖宗的傳統心存敬畏,用自己獨特的方式找到了自覺和坦然,此心可敬。如此一來,也就不懼墻壁上的唐代大詩人杜牧之詩了。


 

喬羽題詩  汾酒博物館藏
 


 

 

 

浏览次数:3229
文章来源:
作者:Thea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