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特色品牌

中國汾酒史話百賢人物丨吳趼人:汾酒史上最震撼的“超級鐵粉”

发布日期:2023-12-24 15:57

 

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燦若星河,無論盛世還是亂世,青史留名之人,不勝枚舉。借用詩仙李白的一句話:“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中華酒文化,是中華文明史獨具特色的一個分支;汾酒,則是中華酒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品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筆者將爲尊敬的讀者朋友獻上一篇系列文章《汾酒賢話》。


(本文由《汾酒百賢》作者任志宏先生授權轉載刊登,不代表本報觀點。)

 

 

吳趼人:汾酒史上最震撼的“超級鐵粉”

 


吳趼人(1866-1910 年),原名寶震,後改趼人。廣東佛山人,一生寫了30多部小說,以及寓言和雜文,名聲大噪,被譽爲近代“譴責小說”的巨子。代表作品有《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痛史》、《九命奇冤》等。


吳趼人是一位生性幽默、狂放不羈、慷慨激昂、不可一世的作家。這樣的性格注定命運坎坷。他不願與權貴交往,曾拒絕清政府經濟特科的考試,絕意仕途,于是只能靠稿費所得度日。


吳趼人出生在一個破落的貴族家庭,曾祖父曾任湖廣總督,但是到他父親時已經家道敗落。在晚清靠寫小說度日,只能與清貧爲伍了。生活貧困,天天伏案用毛筆寫文章,真是不易。也就是在這樣的條件和環境下,他的小說才能有那樣的銳氣和批判性。


他早年患有哮喘,年過四十之後,哮喘加重,家境陷于窘難。萬不得已,要向一個朋友借錢。但是他借錢的方式很是奇葩。他把自己上開了很多洞的臭襪子脫下來一隻,在信箋上寫了八個字:“襪猶如此,人何以堪。”就寄給朋友。朋友收到信之後,啼笑皆非,馬上解囊相助,解了燃眉之急。


譴責小說,是晚清一個小說流派,是在1900年以後繁盛起來的。清政府鎮壓了戊戌變法,出賣了義和團,內政反動腐朽,外交軟弱無能,使國勢衰微到了極點。具有不同程度改良思想的作家紛紛通過創作小說來抨擊政府和時弊,提出挽救社會的主張。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將其命名爲“譴責小說”,幷總結其特點是:“揭發伏藏,顯其弊惡,而于時政,嚴加糾彈,或更擴充,幷及風俗”。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吳趼人著
 

李伯元《官場現形記》、吳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劉鶚《老殘游記》和曾樸《孽海花》,被稱爲“晚清四大譴責小說”。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代表了吳趼人文學創作的最高峰。小說以主人公“九死一生”的經歷爲主要綫索,從他爲父親奔喪開始,到經商失敗結束,通過“九死一生”二十年間的遭遇和見聞,描述了日益殖民地化的中國封建社會的政治狀、道德面貌、社會風尚以及世態人情,揭露了晚清社會和封建制度行將滅亡、無可挽救的歷史命運。


小說中的人物涉及到惡棍、騙子、狂徒、巡捕、強盜、訟師、煙鬼、官場人物、洋場才子、醫蔔星相、小報文氓、江湖劣醫、人口販子、洋行買辦等。作者用辛辣的筆觸,刻畫出當時社會的衆生相:有作賊的知縣、盜銀的臬台,有爲升官而命妻子爲制台“按摩”的候補道、逼使寡媳去做制台姨太太的觀察,有在洋人面前奴顔婢膝卻欺淩同族的民族敗類……


時至今日,知道幷且讀過四大譴責小說的人,已經很少了。筆者認爲,譴責小說使人清醒,盛世尤其應該經常讀一讀,從而共同努力更加美好的將來,避免國家進入暗無天日的亂世和末世。


說吳趼人的人生是泡在酒中的,恐怕一點也不過分。他的窮困潦倒,與他天天飲酒也有一定的關係。有記載說他“縱酒自放,每獨酌大醉”。晚年更是嗜酒成癖,喜歡在酒後與朋友談論天下大事。


吳趼人喝酒有一習慣,即以酒爲飯,一個月下來,粒米不沾。但是忽然有一日,他對朋友說:“吾殆將死乎?吾向飲汾酒,醰醰有味,今晨飲,頓覺棘喉刺舌,何也?吾祿不永矣。”大意是說,我一直愛喝汾酒。汾酒的味道香醇味厚,已經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今天早晨突然覺得汾酒刺喉嚨辣舌頭,我的身體這是怎麽了?難道我的福祿到此已經盡了?他的朋友勸他不要這樣悲觀,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起身就走。回到家中,坐在榻前,嘴裏吟道:“沉浮大化中,不戀亦不懼……”聲未終而目已瞑。


應該說,在6000年汾酒史上,對汾酒熱愛、把汾酒融入生命的“超級鐵粉”,吳趼人應該排在首位。但是,從健康飲酒、適量飲酒的角度看,這位大作家的飲酒習慣實在不宜提倡。所有的“汾酒超級鐵粉”都令人感動,但我們希望所有的酒民能健康飲酒、適量飲酒、快樂享受、健康長壽。

 

 

 

浏览次数:2331
文章来源:
作者:Thea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