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小叙事大歷史見證中國式現代化進程 丁燕作品研討會引發熱議

发布日期:2024-01-09 18:00

2023年10月,作家丁燕迎來了自己創作的高峰期——“工廠三部曲”(《工廠女孩》《工廠男孩》《工廠愛情》)和《等待的母親》在一個月內同時出版。2024年1月6日,來自國內及廣東省的多位評論家在東莞圍繞丁燕新作展開討論。


丁燕坦言,2010年從新疆南遷廣東不僅是她人生的分水嶺,也是創作的分水嶺。她認爲東莞是一個寫作的寶庫,任何有心人若能深耕細植,都能有所收穫。雖然在一個月內有四本書同時出版,是自己勤耕不怠的結果,但更是時代大潮和嶺南大地的助力。作爲廣東省作家協會報告文學創作委員會副主任、廣東省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的丁燕,一直以東莞爲核心展開創作。“工廠三部曲”是她沉浸東莞工廠十二年,深入瞭解基層産業工人的生活,最終凝結而成的鏈條狀系列作品;《等待的母親》是她在東莞寫就的紀實作品。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茅盾文學獎評委、陝西師範大學教授李震認爲“工廠三部曲”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他從大歷史觀、文學史、文學寫作、城市形象建構等四個視角闡釋了這部作品的意義和價值。


首先,李震從大歷史觀視角,指出中國式現代化就是鄉土中國的現代化,而現代化就是工業化。他認爲“工廠三部曲”用小叙事講述大歷史,見證了中國式現代化的進程。這部作品描述了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和特定的族群。進入二十一世紀後,中國式現代化進入衝刺階段,中國人在此刻表現出來的面貌最具有中國性;東莞是改革開放和工業化的前沿城市,也是中國式現代化的排頭兵,發生在這裏的故事最有時代性;“90後”大多是留守兒童,匱乏關愛和教育,進入工廠後全靠自己打拼,他們是中國由農耕社會向工業文明轉型的典型族群。丁燕采用由微觀叙事、細節真實、底層體驗、行業性知識等構成的小叙事來講述大歷史,讓我們看到了中國式現代化不是一個空洞的歷史,而是由若干看得見的、有血有肉的人物構成的一部歷史。


其次,李震從文學史的視角,厘清了“工廠三部曲”的工廠叙事與處于主流的鄉村叙事,以及爲數不多的工業叙事的區別,從而决定了其獨特的文學史意義。他認爲,如果我們把農村題材的小說叫鄉村叙事,那丁燕的“工廠三部曲”可稱爲工廠叙事。這個叙事不是意識形態化的工業叙事,而是把活生生的工廠人作爲叙述主體,描述這個族群的生存境况和生命運動過程。他認爲若把“工廠三部曲”放在當代文學史的序列看,那這是“又一種70後”和“另一種身體寫作”。上世紀九十年代末,“70後”走上文壇,但那些作者寫的是都市時尚和身體隱私。丁燕也是“70後”,但她寫的是工廠裏的勞作和艱辛,是人在疲勞和饑餓達到極限時的種種表現;她也寫身體,但她寫的不是身體的隱私,而是身體被機器規訓後變成組件的種種變化。所以,丁燕是“70後”中的一個特例。


再次,李震從文學寫作的視角,論述了“工廠三部曲”從非虛構到虛構、從社會生活到個體生命、從歷史邏輯到本質真實的現實主義法則。他認爲在今天這個時代,真才是最高的美學原則,因爲美和善的標準都沒有統一認知,而非虛構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才變得重要起來。他認爲中國當代文學中的非虛構寫作從1985年延續至今,但其中關于工廠的作品非常少,而丁燕的作品是較早描述工廠的非虛構作品之一。丁燕和大多數作家體驗生活的方式不同——她到流水綫上當普工,每天干十一個小時的活。如果以前作家體驗生活時是觀察者或旁觀者,而丁燕則是參與者。在她的作品中,叙事者與被叙述者都是主體,主客體完全融爲一體。在她的作品裏,既有口述實錄,也有個人體驗的直接陳述,還充滿了大量的行業性知識,非常獨特,而且她的作品和時代主調十分合拍。


最後,李震從城市形象建構的角度,論述了“工廠三部曲”對東莞作爲改革開放前沿城市的形象建構具有重要意義。他認爲丁燕用自己的真實體驗,甚至用自己的血泪和愛書寫了這座城市;而東莞也用自己的真實歷史書寫出了丁燕這樣一個作家。丁燕的作品對東莞城市形象的具有重要的建構意義,而東莞對丁燕的成長成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沒有東莞就沒有丁燕。丁燕和東莞是一個人和一座城的相互書寫、相互成就,應該相互致謝。


中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湖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晏杰雄認爲:丁燕用十二年時間關注産業工人的生存狀態與精神生活,創作出規制宏大的“工廠三部曲”,不僅建構了珠江三角洲個體工業生活的標本,也是一個當代作家如何自我轉型的典型範例。“工廠三部曲”有響噹噹的文學成色,經得起考驗與摔打,所以才能從當下大量同類作品中超拔而出。這三部作品將非虛構與虛構混搭,體式奇妙但却毫無違和感,是三部曲寫作中是一個文體創造。在南方科技大學副研究員、副教授陳勁松看來,丁燕以女性視角打量男性世界,以作家身份關注芸芸衆生,對于嘈雜而艱辛的工廠生活,她既是親歷者與實踐者,也是觀察者和記錄者。她的寫作充滿激情和力量,同時又飽含熱泪與悲憫。在她的筆下,“工廠”不僅是無數産業工人的生存現場,更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某種精神圖騰。


東莞理工學院圖書館館長田根勝用“對應、文化人類學、大文學”三個關鍵詞展開分析。他認爲丁燕從理想主義詩人到非虛構現實主義作家,從對東莞的書寫對應時代的發展,以打工個體和群體的叙事和創新書寫,讓作品具有文化人類學的意義,是對大文學有力的推動和開拓。在廣東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柳冬嫵看來,“工廠三部曲”就像一個紀念碑,對幾千年沒有發生過的城鄉巨變具有見證意義。《工廠愛情》中的主人公向南方是個飽滿的文學人物,他延續了鄉村青年高加林、孫少平等人的命運,是中國在轉型巨變中涌現出來的新人物。


東莞市委黨校文化與社會教研部教授、東莞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袁敦衛認爲,丁燕的作品具備經典文學的氣質,是東莞人文形象的鮮活素材和最新成果。在著名詩人黎啓天看來,早年的詩歌創作經歷,不僅鍛煉了丁燕對語言的敏感,還鍛造了她詩化的思維方式,她作品的語言簡潔精確、鮮活流暢、質樸靈動,充滿了詩意,所以“詩歌化”是丁燕作品的底色。本次研討會的學術主持、東莞市作協主席胡磊在總結時表示,丁燕是東莞作家群體中的佼佼者,多年來她一直心無旁騖,將全部身心投入到創作中,既勤奮又能吃苦,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他認爲丁燕的作品對中國製造業現場環境的變化和發展做了深度思考,展示了一個作家的大智慧和大手筆,爲當代工業題材的創作提供了可貴的參考借鑒。
 

浏览次数:4626
文章来源:
作者:Thea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