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解讀

“ 十四五 ”規劃前瞻中國經濟邁入新階段

发布日期:2020-10-29 15:52
中國共産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下簡稱“十九屆五中全會”)于26至29日在北京召開,研究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下簡稱“十四五”)和2035年遠景目目标建議。可以預見,在新冠疫情危機、全球經濟急劇衰退以及中美經貿摩擦加劇的大背景下,中國經濟将邁入新征程。



今年第三季度,中國GDP增長4.9%,比二季度提高了1.7個百分點,四季度預計走勢如何?陽光保險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陽光資産管理首席戰略官邱曉華認爲,中國經濟可能會恢複到6%左右,基本恢複到常态的增長區間。到三季度,工業已經恢複到疫情前的水平,服務業大致恢複七成;從需求角度來看,投資基本恢複到疫情前水平,消費剛剛走出下降通道,還沒有恢複到常态,因此未來幾個月很可能會在消費進一步恢複的推動下,經濟得以繼續穩步恢複和增長。如果四季度 GDP達到6%左右,中國GDP全年增速大致在2%略高一點的水平。

中國經濟在疫情後會有更大的變化,“十四五”将明确發展的主線。邱曉華提出,從“十四五”開始,中國将進入發展的新階段。這一“新”,首先體現在經濟發展由高速度轉向高質量,高質量發展将會成爲“十四五”乃至更長時間内中國經濟的一個主要特征,對速度的追求将進一步下降,對質量、效益的追求将上升到更加重要的位置。

中國此時提出“雙循環”新格局,是要把國内市場的潛能進一步釋放出來,作爲改革開放和政策調整的重要方面。這既是發展階段改變的需要,也是外部環境變化的需要,中國進入到高質量發展階段,更需要把發展的成果惠及老百姓;外部環境愈來愈複雜,更需要把經濟安全建立在國内這一更大的支撐力基礎上。而且,國内市場是中國應對各種挑戰最有效的王牌,14億人口的大市場,足以推動未來中國經濟在合理區間運行。

邱曉華提出,從明年開始,中國将進入以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标爲追求的新階段,一個開啓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的新階段。十九屆五中全會将研究“十四五”和 2035年中長期規劃,未來十五年将是中國基本實現現代化最重要的一個時間段。

持續深化彙率市場化改革

金融市場體系建設是金融體制改革、構建發展新體制的重要部分。在資本市場方面,“十三五”規劃提出,創造條件實施股票發行注冊制,深化創業板、新三板改革,成爲近年來資本市場改革與發展的重點,幾項措施均已落地實施。在“十四五”期間,中國資本市場将有何新的發展方向?香港致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肇越提出,首先,“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将會是資本市場的内生力量。“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對于産業鏈結構調整的影響重點在于進口替代,打造高科技全産業鏈;另外,中國将積極擴大相關商品的内需,充分消化外需的減少,對于内需确實不大的商品将會進行供給側調整。

關于外匯市場,“十三五 ”規劃提出健全利率、匯率市場決定機制。2019年,人民币對美元匯率跌破“ 7 ”,今年,人民币匯率圍繞7上下波動,近期出現一定升值。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表示,人民币最近的升值,一方面是因爲中國疫情控制較好,還有中美逆差擴大的因素;另一方面是因爲美元貶值,經曆過3月份的金融動蕩後,随着金融恐慌消退,人民币升值。但總體上,人民币匯率并未呈現出典型的升值周期。

管濤表示,“ 十四五”期間,人民币匯率很可能是在區域均衡合理後,大開大合、大起大落的寬幅震蕩走勢。一個基本的邏輯是,任何時候影響匯率升值和貶值的因素通常是同步存在的。在均衡匯率沒有大變化的情況下,升貶會此消彼長,只是有時升值因素占上風,有時貶值因素占上風,要相信市場,沒有只跌不漲或只漲不跌的貨币。



在政策方面,管濤提出的建議是,繼續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匯率市場化改革是制度型開放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沒有“無痛”的匯率選擇,如果未來出現升值壓力,将會是老問題、新挑戰。

另外,要穩步推進金融雙向開放,健全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加快國内金融市場的發展。只有國内金融市場發展起來之後,才有可能影響外部市場。還要持續加強市場的風險意識培育,如果出現順周期效應,會放大匯率的波動,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降低匯率波動的主動權掌握在市場,而不是完全靠政府,市場微觀主體要進一步樹立風險中性意識,建立财務紀律、管理外匯風險。

浏览次数:1326
文章来源:
作者:梁请茶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