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建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 學者籲加快民商法律制度銜接

发布日期:2020-11-29 22:26
     橫琴毗鄰澳門,僅一水之隔,它是澳門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融入國家發展的第一站。2020年10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鄭重提出要“加快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由于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将由粵澳雙方共商共建共管,打造與國際規則高度銜接的營商環境,助力澳門經濟适度多元發展,它在建設推進過程中必将凸顯出大量的跨境民商事法律問題,如何進行民商法律制度的銜接?而澳門與内地分屬兩個不同的法域,依據《澳門基本法》的規定,澳門是享有高度自治的特别行政區,它具有獨立的立法權和司法權,粵澳缺乏共同的最高司法機關統一法律适用,這将是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中面臨的挑戰和障礙。鑒于此,本文将梳理分析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中凸顯的跨境民商事法律問題,提出相應建議和對策,加快民商法律制度的融合和銜接,以期保障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的順利推進。



一、擴大澳門民商法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内的适用
     在橫琴粵港澳深度合作區産生的民商事法律糾紛能否直接适用澳門民商法?依據2011年4月1日起施行的《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适用法》第2條規定:“涉外民事關系适用的法律,依照本法确定。其他法律對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适用另有特别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本法和其他法律對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适用沒有規定的,适用與該涉外民事關系有最密切聯系的法律。”第3條規定:“當事人依照法律規定可以明示選擇涉外民事法律關系适用的法律。”上述法律規定表明,《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适用法》賦予當事人明示選擇法律适用的權利,在當事人沒有選擇時,可依據最密切聯系原則适用法律。目前涉港澳台民商事法律關系參照适用涉外民事法律适用。因此,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内發生的民商事糾紛,如果民事主體、客體或内容中有一個因素與澳門具有聯系,則可認定爲具有“涉外因素”,即可參照适用《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适用法》,當事人可明示選擇民商事糾紛的法律适用,當然包括澳門民商法律。但是,對于不具有涉外因素的民商事法律關系則只能适用内地法,當事人不能選擇域外法律。

     由于建設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是一國兩制的新實踐新創舉,深度合作區需要在經貿投資、金融管理、産地證照、通關模式、社會民生等合作領域進行體制創新和務實合作,目的在于用橫琴空間做大澳門新型産業增量,用橫琴資源破解澳門空間局促和産業單一問題,爲澳門産業多元發展創造條件,助力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考慮到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特殊定位,應當盡可能地擴大澳門民商事法律的适用,建議修改《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适用法》,對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内發生的民商事糾紛,不論是否具有涉外因素,當事人均有權依據意思自治原則明示選擇适用澳門民商法,充分尊重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内的商事主體協議選擇法律适用的權利。在當事人沒有協議選擇法律适用時,法院也可以依據“最低聯系原則”而非“最密切聯系原則”适用澳門法,擴大澳門民商事法律的适用範圍,探索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民商事糾紛當事人協議選擇适用澳門法處理民商事糾紛新機制。

二、加快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跨境商事規則的相互銜接
     随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建設推進,商事規則的相互銜接則迫在眉睫。由于商事規則都是商人們在長期的貿易經濟往來中達成共識所形成的規則,相對而言,内地與澳門的商事規則差異性不大。例如,知識産權保護方面,内地和澳門均加入了《保護知識産權巴黎公約》《保護文學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專利合作公約》《世界貿易組織知識産權協議》等有關知識産權保護的國際公約,内地頒布了著作權法、商标法和專利法等一系列知識産權法律法規;澳門《民法典》第1302條規定了知識産權,具體的特别法《著作權法》和《澳門工業産權法》。由于知識産權法具有很強的國際性,内地與澳門的知識産權保護的法律制度差異不大。再如,在破産制度方面,關于破産原因,内地和澳門均采取概括主義,内地《企業破産法》第2條規定:“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産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依照本法規定清理債務。”澳門《民法訴訟法典》第1043條規定:“不能如期履行債務之商業企業主,視爲處于破産狀況。”内地的企業破産法并未将個人破産納入破産制度的範圍;澳門的破産制度則将非商業企業主排除在外;從上述規則來看,内地和澳門的法律規定各異,但從價值取向而言,内地側重破産企業職工保護和稅收保護,澳門側重債權人的權益保護。筆者建議:一是加強調研,尊重差異性。要加強對粵澳兩地的商事規則的差異性進行比較研究,求同存異,探索和推進粵澳商事規則、制度、機制聯通、貫通、融通,形成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協同發展新模式。二是以個案裁判促進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商事規則的相互銜接。通過司法裁判的評價指引和規範,促進商事規則的相互銜接,例如,珠海法院可定期發布涉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審判情況通報,發布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典型案例等,促進粵澳商事規則的融和。三是建立一站式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糾紛解決平台。建立港澳調解員名冊,切實發揮港澳特邀調解員的作用,彰顯調解在糾紛解決中各個環節中具有靈活簡便、定紛止争的優勢,多元化解糾紛,打造集調解、仲裁、訴訟等糾紛解決機制于一體的功能完備、形式多樣、運行規範的一站式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糾紛解決平台,選擇商事調解機構、商事仲裁機構與司法共同構建調解、仲裁、訴訟有機銜接的糾紛解決機制。  

三、努力協調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民商事管轄權沖突
     從管轄權的規定來看,内地《民事訴訟法》規定的管轄依據爲普通地域管轄、特殊地域管轄、專屬管轄及協議管轄,以被告住所地标準爲主,對平行管轄持肯定态度。具體到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内地法院依據屬地管轄權對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行使屬地管轄權;澳門《民事訴訟法》規定:被告非爲澳門居民而原告爲澳門居民的,澳門法院有管轄權。即“被告就原告”原則。因此,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将不可避免會産生管轄權沖突,而澳門享有司法終審權,缺乏共同的最高司法機關來統一協調解決内地和澳門對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管轄權沖突。筆者建議:目前可以探索構建立案信息的通報平台以避免平行訴訟。内地法院與澳門法院要相互尊重各自的司法管轄權的前提下,對各自的司法管轄權進行自我限制,确立“一事不再理”原則和不方便法院規則,在内地法院和澳門法院均有管轄權的情形下,采取“先立案先受理”原則,避免平行訴訟。

四、簡化跨境民商事判決的認可和執行
     至于跨境民商事判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問題,2006年最高法院與澳門終審法院達成了《内地與澳門關于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判決的安排》,由于該《安排》規定的認可和執行的程序較爲繁瑣,當事人需要持生效的域外判決到有管轄權的境内法院尋求認可和執行,内地法院仍然需要采取訴訟程序,經審理後作出裁定,這增加了訴訟成本,訴訟周期較長。針對跨境民商事判決的認可和執行問題,筆者建議:一是建立珠海法院和澳門法院認可和執行民商事判決的報告制度,避免重複執行或超額執行。針對跨境民商事判決的認可和執行情況,可探索建立認可和執行民商事判決的報告制度,對認可和執行的情況進行定期通報,避免重複執行或超額執行,最大限度保護境内外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二是建議修改《安排》,簡化程序,促進判決的自由流通。内地法院與澳門法院在現有的法律框架内應相互尊重對方的民商事判決,建議最高法院與澳門終審法院磋商對《安排》進行修訂,簡化認可和執行程序,采取登記的方式予以認可和執行,簡便易行,促進跨境民商事判決的自由流通。

(作者:賀曉翊,法學博士,供職于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
浏览次数:9445
文章来源:法學博士賀曉翊
作者:王媛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