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訊 澳珠焦点 行业观察

助眠產品熱銷催生中國四千億市場 全球產業發展空間仍待發掘

发布日期:2022-04-25 20:24
每到深夜降臨 ,季曉倩就開始與時間對抗 。拉上窗簾 、關閉臨街窗戶 、 戴上蒸汽眼罩 、點燃香薰蠟燭 、打開智能音箱播放“ 白噪音 ”……但一系列操作下來 , 她還是無法入眠 。一閉上眼 ,季曉倩的腦海 裡就浮現出各種各樣的畫面 ,見過的人 、發生的事 ,甚至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 。 她簡直就要“ 瘋 ”了 ,越是想要睡眠 ,這些畫面在腦海裡就愈發清晰 。她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只是想要睡個好覺而已 ,她開始祈禱 ,希望能將這些畫面從腦子裡清空 。但可笑的是 ,直到那該死的鬧鐘在耳邊響起的一刻 ,季曉倩也無法從無休止的對抗中擺脫出來 。“ 整個人像經歷了一場戰爭 ,睡醒的那 一刻 ,疲憊 、焦慮油然而生 。”她說 。 失眠 ,已經伴隨了她一段時間 。為了重新找回自己的睡眠 ,季曉倩開始在網上求助 ,香薰蠟燭 、蒸汽眼罩等常規助眠產品已經不再管用 ,褪黑素 、安眠藥等藥物治療方式也逐漸失去 作用 。在失眠微信群裡,她聽從了朋友的建議 ,開始大規模的投入資金購買新興的助眠產品 。

趁著商家做活動 ,季曉倩把自己的床墊換成了擁有智能芯片的功能性床墊 ,購置了價格不菲的 AI 智能睡眠儀 ,又在網上參加了提高睡眠品質的課程 ,並且高薪聘請了一位職業睡眠諮詢師 。現在好了 ,在與深夜的對抗中 ,自己除了擁有大批的“ 武器 ”,甚至還有了“ 軍隊 ”。但沒完沒了的“ 戰爭 ” 卻越發激烈 。 惟一值得欣慰的是 ,在這場與深夜時間的對抗中 ,自己還有一大批“ 戰友 ”陪同 。打開微信群 ,屏幕裡跳動著各種吐槽 。季曉倩說 :“ 然而十分奇怪的是 ,很多失眠者都是一邊罵著助眠設備的實際功效 ,一邊又在豪擲千金購買這些產品 ”。她表示 ,每次打開微信群 ,“ 吐槽者 ”和“ 安利者 ”基本上是相等的 ,她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 ,只能邊買邊試 ,希望能有一款產品能幫她找回自己丟失的睡眠 。 

產品“ 百花齊放 ” 
對於季曉倩而言 ,如今市面上的助眠產品實在是太多了 。智能床上用品 、智能音箱 、 手錶手環等可佩戴助眠設備以及香薰 、藥物 、蒸汽眼罩不勝枚舉 。可以說 ,如今的睡眠產業已經形成了集寢具 、保健藥品 、軟件服務 、智能科技為一體的產業集群 。作為現代生活的一種新業態 ,睡眠產業面對的主要人群就是以季曉倩為代表的一批睡眠品質差或失眠的人群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發佈的《中國睡眠研究報告(2022)》 顯示 ,當下中國有超 3 億人存在睡眠障礙 , 57.41%的被調查者表示在近一個月有1天至 7 天失眠 ,2.96% 的被調查者大部分時間失眠 。僅在季曉倩的微信群裡 ,失眠者就多達 300餘人 。 為了能睡個好覺 ,這些失眠人群大多數的選擇就是“ 用錢解決 ”。據中國睡眠研究會公佈的《2020年中國睡眠指數報告》顯示 , 2020 年 67.4% 的受訪者購買過足浴盆 、助眠枕 、睡眠儀 、褪黑素 、蒸汽眼罩等網紅助眠產品 。 在季曉倩的微信群裡 ,一位連續失眠數個月的 95 後工程師李惠安 ,甚至總結出了一套購買助眠產品的經驗 。“ 褪黑素對自己沒啥作用 ,還容易造成頭暈 ,催眠藥“ 右佐匹 克隆 ”效果比較好 ,但是藥不好弄 ,得需要醫院開處方證明 ;“ 薰衣草 ”味道的香薰最受女性偏愛 ,高顏值產品大概率不適合埋單 ;手機軟件中能真正助眠的功能多為收費模式 ,標價從幾十元(人民幣 ,下同)到上千元不等 。”李惠安稱 ,由於自己長期失眠 ,這些助眠產品幾乎成了他日常生活中的 “ 剛需 ”。 但和季曉倩類似 ,李惠安至今也沒有找 到一款真正適合自己的助眠產品 。最近 , 他把目光放在了智能助眠產品上 ,智能睡眠儀 、睡眠呼吸機 、智能床等紛紛進入了 他的購物車 。

助眠“ 劍走偏鋒 ”
除了傳統助眠產品外 ,行業也異化出了一些與眾不同的助眠服務和相關產品 。 比如“ ASMR ”。石原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 ,自己有一天會通過用鑷子剝雞蛋的方式將自己的聽眾哄睡 ,從而成為一名網紅主播 。 究竟什麼是“ ASMR ”,至今業界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 。但石原稱 ,在“ ASMR ” 主播界 ,人們大都將這一助眠方式稱之為 “ 顱內高潮 ”。簡而言之 ,就是通過聽覺上對大腦的刺激 ,讓受眾的大腦處於放鬆的狀 態 ,從而令人快速入睡 。從事“ ASMR ”服務的主播 ,則被人稱之為“ 網絡哄睡師 ”, 石原就是其中之一 。每天 ,石原的工作就是通過網絡 ,把網線另一頭失眠的客戶哄睡 , 盈利主要來自兩方面 ,一部分是通過網絡直播獲得點讚打賞 ,另一部分則來自網絡交易平台上的明碼標價 。

如今 ,“ ASMR ”助眠的方式五花八門 。 有的是單純靠輕聲細語的人聲 ,有的則是輕輕觸碰各類物體 ,石原用鑷子剝雞蛋的方式就屬於後者 。 隨著失眠人群的逐步“ 年輕 化 ” , “ ASMR ”在直播平台上出盡了風頭 。在抖音 ,主播“ 偏暖少年 ”的直播間有近 5,000 觀眾 ,兩小時的點讚能達到16.2萬人 ;在淘寶 ,“ 一生有你舒心屋 ”店鋪一條20分鐘的文字語音可以賣到80元 ,一個月的語音通話價格達到了33,440元 。 此外 ,除了“ ASMR ”,睡眠行業裡一條更為新奇的賽道也正在漸漸崛起 。2020年4 月 ,一款主打“ 舒壓助眠功能 ”軟糖橫空出世 ,逐漸成為了 95 後失眠人群的“ 新寵兒 ”。由於有過互聯網公司的工作經歷 ,這款軟糖的創始人機智地將產品與年輕人的功能性需求和實際生活場景相結合 ,從助眠入手把握年輕人的“ 痛點 ”,產品上線一 個月就賣了 300 萬元 ,在抖音上有眾多 KOL 種草 。

此外 ,一批為每個人的睡眠開啟“ 量身定制 ”模式的助眠 APP 也在市場上出現。蝸牛睡眠 、潮汐 、小睡眠 、Pillow 、Sleep Cycle 、清新冥想 、白噪音等十幾款 App 不斷上線 ,最高的一款 APP 下載量達 6.5 萬 人次 。 這些睡眠 APP ,主要面向白領用戶 ,不僅可以自動追蹤頭部睡眠 ,監測睡眠深度和品 質 ,還可播放海浪 、山澗 、森林 、雨聲等催眠音效 ,並提供付費冥想課程等 ,通過增值 、定制和會員服務盈利 。通過 APP 這些失眠者能夠形成社交效應 ,分享夢話記錄等互動行為 ,在未來 ,這批用戶也將成為睡眠經濟體系下的重要消費人群 。 

市場“ 方興未艾 ”
天眼查數據顯示 ,近 5 年來 ,睡眠經濟相關企業年度註冊量呈整體上升趨勢 ,每年均有超400 家企業註冊成立 。目前 ,中國有超 2,500 家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含“ 助眠 、失 眠 、睡眠 ”。有數據顯示 ,2020年中國睡眠 產業的市場規模已超4,000多億元 ,2030年將突破萬億元 。 實際上 ,不止是中國 ,睡眠產業在全球範 圍內也擁有極大地市場需求 。在日本 ,失眠早已成為社會性問題 ,自2016年以來 ,由睡眠引發的市場規模正日益擴大 ,預計到2022 年日本睡眠醫療產業市場規模將達到 1,791 億美元 。 在美國也情況相似 。一些美國經濟學家表示 ,美國作為全球睡眠醫療產業發展最為成熟的市場 ,未來仍有一定的增長潛力 ,預計到今年年底 ,美國市場規模將達到 7,568 億 美元 。 在澳門 ,一項名為“ 全澳中學生健康生活習慣 ”的調查顯示 ,只有39.7%的中學生受訪者每天睡眠時間在 8 小時以上 ;平時有 53.2% 的受訪者睡眠不足8小時 ,主要是因為測驗和考試需熬夜的影響 ;38%因瀏覽社交平台等網上活動而睡眠不足 。在暑假有 63.8%和36.6%的受訪者 ,因熱衷網上社交平台和打電子遊戲而熬夜 。 換句話說 ,澳門逾五成受訪中學生睡眠不 足 。“ 這些都是中國睡眠產業潛在的用戶 群 。”慕思集團副董事長姚吉慶表示 ,睡眠產業在中國方興未艾 ,未來希望借助科技創新推動產業“ 揚帆出海 ”,為全球的失眠者帶來中國“ 福音 ”。
浏览次数:6
文章来源:
作者:方寶鈴
分享到: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沒有評論
关注我们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